博客作者: 强薇

爱碎碎念,爱唠叨,爱流水账,爱自己。
微博:

 『强薇』那些用来打发时间的

1
待业赋闲在家,整天面对着电脑电视打发时光。总结一下最近看过听过的。 一、电影 《窃听风云》    在电影院看的,很喜欢,回家又下载来看。大爱刘青云。人真的不能有贪念,欲望会变成一个漩涡,不但毁掉自己,还有身边的一切。 《夜店》     小制作总能带来惊喜,徐峥的演技真的不错,镜头切换和故事架构也很有意思。我看了两遍,没觉得腻。 《飞屋环球记》      美女姐姐为了安慰我带我 […]

 『强薇』岁月如歌

1
我没想到李宗盛唱的第一首歌竟然是《我终于失去了你》,在那一瞬间我几乎要哭出来。他抱着那把红色的吉他,调侃自己,唱着那些感动过无数人的歌曲。我以为他会唱《爱的代价》,他却唱了《当爱已成往事》。我还是喜欢他在“理性与感性”那场音乐会的感觉,是一个音乐鬼才,一个用声音用音乐打动人的李宗盛。他写的歌能挑动很多人的心弦,成为很多人心中故事的蓝本。今晚,总有些商业的东西,老男人太过花哨总归是让人难以接受的。 […]

 『强薇』在等待中过活

1
上午九点,起床。 扔一颗鸡蛋到锅里,开始煮。等水沸腾。 把衣服泡在盆里。等洗衣粉化开。 打开电脑。等系统启动。 买菜,做饭,吃饭,睡觉,上网,看电视, 偶有三五好友小聚,姐妹淘在一起聊的无非还是等待。 我总是生活在等待中,等待锅里的菜煮熟,等待空调启动屋子变凉。 等待通知开工的电话,等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等待房子交付,等绿树慢慢种起, 等待一个人的出现,等可以聊天可以发呆可以让人放松的某个人, 等 […]

 『强薇』《合肥日报》2009年招聘采编人员试题

1
  一、基础知识以及政治经济文化常识(每空0.2分,共计15分) 1、中国共产党十七届中央政治局常委是(请按先后顺序排列):            ;现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是       ;责任安徽省人民政府省长是     ;现任中共合肥市委书记是                。 2、安徽省2008年全省GDP达到         。在中国大 […]

 『强薇』病中求药

1
近日身体不适,源自自己的折腾。 从黄山回来就哪哪都不舒服,一回来就去吃火锅,甚至吃海鲜火锅。 我到现在都不敢确定那个叫鲍鱼的丑陋东西有没有煮熟,尽管服务员很笃定地跟我说:熟了! 总之我就是过敏了。 起初以为我又招惹哪里的虫子们了,引来它们的一阵围攻,且专盯我的腰部和腿, 挠了很久,用花露水,用无极膏,通通没有用,还愈发地张狂 无奈之下进了药店。 那个姑娘毫不客气地让我掀起衣服给她看,我回头看看身后没 […]

 『强薇』【备份重发】重聚

1
在推开清水饭店碧潭厅的门之前,乔乔只知道有几个老同学在等她,绝不会想到当她推开门的时候第一个就撞上了韩波的眼神。如果三年前她能知道会以这样的方式再见面,打死她不会选择用不告而别的方式出逃。 乔乔对韩波点点头,跟屋子里的几个男人打个招呼,就坐到了韩波对面的徐一伟旁边。韩波没有出声,继续看着手里的扑克,等着上家李方出牌。 李方坏笑着打趣乔乔,“乔乔,怎么不坐我旁边来,怕我么?” 乔乔白了他一眼,“上 […]

 『强薇』【备份重发】农民

1
从骨子里,我就是个农民。当我走在西递的巷子里,我就是这么想的。   从屯溪到西递,一个小时。坐在小巴上,我明明很困,手里也拿着小说,耳朵里也塞着耳机,却没办法安睡,没办法看书,没办法听音乐。我总是被窗外的景色牵引,无非是满眼的绿色,却总让我无法专注于自己的事情。前排坐着的是自助游的上海人,听不懂他们说什么,听语气应该是感慨一路的景色好看吧。他们和司机聊天,问当地人的收入,仍是不禁要和“我们上海 […]

 『强薇』【备份重发】想一杯摩卡

1
我以为我把博客的背景音乐换成欢快的,我就会快乐起来。听着那些高兴的歌曲,有时候是会让人高兴起来的,至少不那么低落。所以,我把心情低落归结为天气原因,或者,更狗血一点的剧情,是情绪周期在作怪。   我喜欢在洗完衣服后看自己的手,发白,没有血色,近乎青色,通透可以看到血管。指甲也是白色的,像极了贫血的人。我喜欢抬起手,对着日光灯,看丝丝的光穿过指缝。我总觉得这很像天使之光。   有朋友要当爸爸了。 […]

 『强薇』【备份重发】为自己

1
图片无备份,不发了。 快下班的时候,L在网路上问我晚上要不要出去一起吃饭,还是那个味道很好的小饭庄。我想了想,冰箱里还有爸爸做的排骨,又忽然很想吃炒青菜,于是拒绝了邀约。拖沓了一会,下班半个小时后我才从办公室出门,晃晃悠悠到了家门口的菜市场。买了两根黄瓜,两把小青菜,一张豆腐皮,又晃晃悠悠穿过天桥回家了。  关上门,隔绝了外界的喧嚣,屋里安静的可怕。  淘米,煮饭,我纠结了很久,一个人吃,要放多 […]

 『强薇』【备份重发】重游天堂寨(无图版)

1
修改大小后的图片没有备份,不发了。。。好麻烦   题记:天堂寨归来后,我就去工作单位报到上班,终日忙于适应新环境、在新的工作岗位上手忙脚乱、准备论文答辩、从学校搬出来、毕业散伙饭、最后的毕业手续,一直没有时间坐下来写作业。今天手机丢在了办公室,新住地的宽带还没有安装,终于能在洗好衣服后静静坐下来,打开音乐,开始写作业。     上一次去天堂寨是三年前,我的大学毕业旅行。可是三年后我已经记不起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