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钱琨

男人四十,有信仰无追求。
微博:

 『钱琨』一个诗人的死亡

1
湖北籍的诗人余地十月四日在家自杀身亡,享年三十岁。   偶尔读过几首余地的诗,没有太多的印象,公平的来说,我不懂诗,诗需要那种用心去体验生命的人才能写出的出来,才能读的懂,我做不到这一点。如果要说对余地有什么痛惜之处,那就是他与我同龄:三十岁的年纪,两个双胞胎的孩子,一个正在做化疗的妻子,可能他无法承受生命中的压力而选择死亡,但是生为活人的我,是没有资格对他的死进行的猜疑的。只能说他太可惜了。 &nb […]

 『钱琨』一则鬼故事:孟婆汤

1
她的手有些僵硬,鬓发粘在有些发硬的脸颊上,她也记不得有多久没有洗脸,好象有十几年了吧。 这栋房子,她已经住了好几百年,从她搬进来的时候,她就一直住在最北边的那间房子里,她知道不会有人来打扰她,因为这只是一间置放空物的储物间,这几百年来她看尽了人间的沧桑。她终于明白了一件事情,能让容颜不老是死亡,她每次照镜时总能看到自己的容颜,与几百前死亡的时候一样年轻。 她不愿意离开这里,因为她一离开这所房子,就 […]

 『钱琨』台湾的编辑

1
前两天前递给台湾某文化公司一部长篇小说,这是我的第一部长篇小说,至今末出版,我不认为这是一部成功的小说,因为曾编辑对这部小说评价很高,但始终无法出版。 第一次投稿是给北京一家文化公司(已经倒闭),那家公司刚刚忙着推出他们的“悬疑天后”,这位悬疑天后以善长将歌影星与自己的作品联系在一起。那家公司要求我写一部“雨从地狱里来”,结果开头连写了三便就被删了,而且对方最后的态度极为恶劣,而开头的态度则极为卑 […]

 『钱琨』被点名了……

1
1.上一次哭是什么时候…为什么? 不记得了。好象是看血战台儿庄吧2.生活与工作如何平衡?有时候确实分不清3.你认为分手后的男女朋友还能做普通朋友吗? 根本不可能,这是一个真理,也是原则。4. 在成长的岁月中,有没有一道菜,让你难以忘记? 真的菜算不算,回锅肉。5.如果爱情是场戏.要剧终散场.你还要演么? 估计是要演下去,因为身不由己。6.你相信承诺吗?为什么? 同意,承诺是大大的狗P7.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什么? 感觉8.你觉得朋 […]

 『钱琨』秋天的味道

1
    秋天,是有一种味道的。 这味道要你去体会。它是清晨早起时,那带有寒意露气打在身上的阵阵凉意;也是中午时分,微热的阳光晒在身上发出的那股淡淡的躁动;亦是傍晚,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湿气慢慢从小道两旁的梧桐中渗透出来,带有点寂寞。 记忆中最美丽的秋天,是七年前。那时有朋友在农村,九月底需要割黄豆。于是我自告奋勇前往,割的时候很痛苦,因为自己缺少经验,又很好强,于是一个人将大半亩地割完时,手和 […]

 『钱琨』中国足坛十大脸谱

1
注 1:文章是应搜狐体育的兄弟的要求写的,可能字数有些长,一篇日志有可能发不完。 2:关于朱广沪的内容我认为写的很好,但搜狐体育国内足球主任告诉我,“你不能说他是奴隶”,于是上网的第二天,朱广沪的文章被删掉了一大篇 3:可能有错字,诸位兄弟读了勿怪 4:其实我是一个国际足球记者,嘿嘿…… 5:这篇稿件我最用心写的一篇是李毅的稿件,因为李毅也是安徽人,是我们的老乡     中国足坛十大人物脸谱 对于中 […]

 『钱琨』书评:夏日里的薄荷茶,读花想容的《血色天堂》

1
注: 1:《血色天堂》是容容第二部长篇小说,出版时候我决定写个书评登在《东方早报》上,我上次给《东方早报》写专栏还是2006年,我的兄弟高松在那个时候又准备离开,结果这篇费尽心思的书评,在八月二日的《东早》文化版上只登了两百余字,心里多少有些遗憾。 2:我的好友花想容是新浪悬疑怪谭的版主,恐怖悬疑作家,双鱼座,著有两部长篇小说《手工美人》、《血色天堂》。后一部作品极为用心,很细致的将昆曲融入了小说中,最 […]

 『钱琨』从刘备女儿的命运谈起

1
一到心烦而不想看书的时候,我就会强迫自己读几遍《三国志》,书是我在1996年春天时买的,岳麓书社出版的,两本书加起来要了30多元,现在这个价格看起来不算什么,但当时是个不小的数目。 《魏书——诸夏候曹传》记载几个极生动和生刻的故事,但这些故事即不为那些所谓站在百家讲坛上的专家学者所重视,在民间流传中也找不到太多的痕迹,但却是极为生动的传奇。   汉中之役,夏候渊为黄忠所斩,夏候渊所生五子,长子衡袭爵。中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