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钱琨

男人四十,有信仰无追求。
微博:

 『钱琨』女人的责任

1
那是2008年8月的一天,中午与某位不成器的朋友一起吃了顿饭,我骑着摩托车,那位不成器的朋友吃完饭要回单位,一起陪他回单位的还有他的小三。小三买了一塑料袋苹果,于是我终于为我的摩托车找到了最适合乘载的物品,那袋苹果。 我骑着车到了他的办公楼下(这位不成器的朋友是公务员),走过了两个中年男女,样子看起来有四十余岁,接近五十岁的模样。我没有在意,直到那个女的对我开了口。 “师傅。”那女的对我说道,“能不能帮个 […]

 『钱琨』当双鱼遇上射手

1
其实在没有见到她之前,他还认识了一个射手座的女孩,那女孩是从金寨来的,个子高挑,长圆形的脸蛋上有一双圆圆的眼睛,他认识那个女孩时,正好处于他的感情空白期,和第一个狮子座的女孩分手,还没有认识第二个狮子座女孩。 那时他24岁,那真的是他的黄金年龄,很帅气,尤其是穿着西服的时候,他给她送了很多花,她也收下来了。他们俩人在一起的时候,总是找不到共同的语言,他无法接受她的冷漠和游移,她亦无法接受他的态度,他 […]

 『钱琨』当天蝎爱上天蝎

1
“你还抽烟?”他惊异的看着她,她无意识的笑了笑,吐出了一个烟圈,“刚学会没有多久。”这是一句谎话,她会抽烟很久了, 从离婚前的三个月,她就开始抽烟,算起来她的烟龄也有一年的时间了。她透过烟雾看着他的眼睛,他的眼中有点她喜欢的迷茫。 他恢复了正常,无所谓的笑了笑,“女人有很多种,但是抽烟的女人只有一种。” “哪一种?” “佩服男人的那一种。”他狡黠的笑着,“因为男人可以抽烟。” 她又无所谓的笑了笑,她知 […]

 『钱琨』当双鱼遇上巨蟹

1
他用力的踏了踏跑道,脚下很滑,红色的塑胶有点耀眼,这已经不再是那条碎煤坩石组成的跑道,他有些贪婪的踩着这条跑道,他上学的时候,跑道上铺的碎煤坩石,在那样的跑道上跑步,一旦摔倒,身体就会跌的到处是伤,他跌过,直到今天还记得。 那时候操场上总是挤满了人,跑道是煤坩石的,球场上则是泥巴,偶尔有几片草叶,也只是根附在泥地上,摔一跤腿就会烂了。他记得那时候操场上每个角落都挤满了人,不象现在,场地的条件好了, […]

 『钱琨』冻疮

1
它从右手的小姆指外侧一点点的长出来,有点点麻痒,接着一点点的在右手上蔓延开来,中指、食指,终于把我的右手变成了难看的胡萝卜。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手上竟然能长出冻疮,一直觉得自己的皮肤是最好的,以前踢球的时候腿上出现外伤,伤口化脓都不抹药,五天内自然会好,现在坐在家里打字,手上竟然也能长出冻疮。 以前的几个冬天,我从来没有长过冻疮,很清楚的记着,以前双手浸入冰水中时,只有有点点凉,现在再次浸入水中时, […]

 『钱琨』猫语者

1
经历了《水葬》还算不错的发行以及《迷屋》的冷场,《猫语者》即将在一月底登陆网上书店(如果不因为雪而影响到运输的话)和京沪汉渝津穗各地的新华书店,对比《水葬》的兴奋以及《迷屋》的高调,我不知道应该如何形容《猫语者》这本书。 《猫语者》从一个单亲的女孩的死亡开始说起,谈到了一段有些畸形的爱情,从中引出的却是古埃及传说,当然,这是有点偏离主题,我并不想把这个女孩的死亡作为主线,这个故事谈到的是一个开花店 […]

 『钱琨』阿凡达,一部外星钉子户的血泪史

1
詹姆斯—卡麦隆的《阿凡达》终于在圣诞节前在欧美上映了,国内将在1月初上映,这其实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时间段,因为一月初恰恰是大部分人相当忙碌的时间段,不过我身边的朋友,包括女朋友在内已经对阿凡达表现出了强烈的兴趣,不过我不想看配音版,由于BT被封,只能等着在悠视上看原音版。 《阿凡达》其实是一个较为简单的故事,即争夺一个星球的资源,争夺的一方是人类,另外一方是纳美人。所有对《阿凡达》感兴趣的人,完全是被宣 […]

 『钱琨』从NHK的《坂上之云》说起

1
日本NHK的历史战争剧《坂上之云》最近在日本播出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该片改编于司马辽太郎的小说,整个故事讲述了日本如何一点点成长成一支强大帝国的史实,电视剧通过对中日及日俄战争的史实描述,展现了日本陆军和海军如何在19世纪末成为亚洲最强大的陆海军的历程。 也许所有中国人对日本人有一股原始的仇恨,但是非常公平的说,《坂上之云》的拍摄极为真实,真实到近乎纪录片的程度。从北洋水师到访日本时日本水兵对于北洋水师武 […]

 『钱琨』我的2009年阅读史

1
根据强班的要求,特写这篇2009年的读书历程。 一年中,人总有很多读书的时候,但主要有四个读书时刻:一,入厕之时;二,查阅资料之时;三,闲瑕之时;四,睡觉之前。前两个读书时刻比较专业,这里主要列举的是后两个读书时刻,闲瑕和睡觉之前所读之书,可能更有代表性。 己丑年阅读史 一:慈禧全传 作者:高阳 简介:慈禧全传以慈禧作为线索,跨越咸丰末年、同光时期及宣统元年上下七十年,描绘了人物上千名,展现了气势恢弘的晚 […]

 『钱琨』绿色世界史

1
“如果没有野兽的话,人是什么?如果所有野兽都消失了,人就会因为巨大的精神孤独而死去,因为在野兽身上发生的事情,也会在人的身上发生……教给你的孩子,我们一直在教我们孩子的东西:地球是他们的母亲。发生在地球上面的事情,也会落在地球子孙的头上。如果人对地球吐唾沫,他也就是对自己吐唾沫。地球不属于人,而是人属于地球。人并不是构织生命之网,人只是网中的一根线。他对于这张网所做的一切,也就是他对于自己所做的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