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钱琨

男人四十,有信仰无追求。
微博:

 『钱琨』所谓感动

1
一位读者朋友,看了我的《迷屋》的后记,很感动,专门留了言,然后加了我的QQ说,她很感动,很感动。我也淡淡的说道,无所谓感动。所谓感动者,只不过感动别人而己。 我本来准备把《迷屋》送给她,但是最终我放弃了,没有必要,我不想看到某个女人拿着我的书,然后说着,其实, 怎么怎么样。我爱你的时候,我为你付出的是我的全部,你从来没有一丝真正爱过我,还怎么怎么样,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你的算计也够了,都可以去选台湾地区 […]

 『钱琨』重温《启示》——阿兹特克的灭绝

1
早上重新下载了一便梅尔—吉布森在2006年拍的《启示》,07年下过一次,那时候电脑硬盘小,看完之后又删了,换了新硬盘之后,一直又没有找到种子,今天终于算是找到了。两年前看完《启示》后的震撼感现在依然强烈,阿兹特克文明的末端展现的贫富分化、破坏生态资源、无穷尽的战争,最终导致了阿兹特克文明走向尽头。 有人说《启示》描写的是玛雅文明,其实《启示》描写的是阿兹特克文明,玛雅文明在公元15世纪已经走向了末端,他们困 […]

 『钱琨』花想容:我们迷失的是自己的心——读钱琨的《迷屋》

1
我们迷失的是自己的心——读钱琨《迷屋》   花想容      《迷屋》是钱琨的第三本悬疑小说。相比他的另一本书《水葬》,《迷屋》在叙事手法上有了重大突破,在不经意间将读者带入扑朔迷离的重重画面,而且贯穿着一个颇为动人的爱情故事。 我常常说,我写的小说,情节是虚拟的,感情是真实的。这句话用在《迷屋》里更为恰当。因为这本书里,钱琨将一个错综复杂的悬疑事件和自己的一段往事巧妙结合,在天衣无缝的一幕幕场景 […]

 『钱琨』滚滚红尘

1
小说《寻找亚特兰蒂斯》签下的那一刻,我突然想到了在2008年的3月,热水器坏了,每天晚上,我都要跑到基地的浴池里去洗澡,晚上回家的时候,一点点构思《寻找亚特兰蒂斯》的第一部分。那时候脑海里跳出的两个字是“三毛”,于是一点点把《寻找亚特兰蒂斯》的第一部写出来了,第一部分的故事围绕着印加王的宝藏。 我第一次知道印加王国,还是从三毛的小说里,《万水千山走遍》。我甚至能一便便想象出那时的情景,她脸色灰蒙蒙的,穿 […]

 『钱琨』国庆旅游攻略

1
上周有个朋友从合肥回来,准备在国庆节去成都玩,但是被我劝住,一是路程太远,飞机票不打折,火车时间太长,二是成都一定人山人海,如果遇到下雨或者闷热天气,你就不是去玩,是去受罪,我建议他去西安。想了想,把心里想好的国庆八天的四条可旅游线路贡献给大家看看,没有大的城市,没有国际城市,除了西安之外,应该都算是小城。 一:西安 从合肥坐火车,只需要不到二十个小时就可以前往西安,卧铺票的话最低150元搞定,西安的 […]

 『钱琨』大陆姬晓苔横空出世——花想容小说《禁衣》读后感

1
花想容小说《禁衣》读后感——大陆姬晓苔横空出世 花想容的第四部长篇小说《禁衣》于2009年8月份出版,这是女作家花想容篇幅最长的一部作品,故事在一场充满了黑暗色调的时装秀中被缓缓拉开了序幕,在女模特的失踪和死亡事件背后,花想容把读者一点点带入了服装设计师米果的生活中,一点点感受米果的爱与恨,米果的快乐和悲伤。 从写作者的纯技术角度来讲,将近二十万字的《禁衣》是目前华语悬疑小说中难得的精品——我知道每一位出 […]

 『钱琨』一只猫

1
我是被它的叫声惊到的,有几天晚上跑步的时候,我经常在家门口看到一只流浪的花猫,它象只受到惊吓的兔子一般,躲在门口路灯灯光的边缘,只留下半个阴影在灯光下,每当我走近它身边时,它总会发现凄厉的“喵”,然后跳走。 我总会觉得有些莫名,我从来没有见过一只动物,在逃跑之间还要向你发出暗示,老虎会在进攻前发出叫声,狼在与猎人相遇时也会发出叫声,前者是进攻的信号,后者是恐吓,但逃跑前为什么会叫?也许是它受惊过度 […]

 『钱琨』如果我娶了黄蓉做老婆

1
首先,有个如果,目前老钱是单身。 如果我娶了黄蓉做老婆,一定会历经千艰万苦,首先她是单亲家庭,单亲家庭中的孩子多半有些倔强和叛逆,这需要你付出很多时间去哄她;其次,她的爹地与《拜见岳父大人》中罗伯特德尼罗主演的岳父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说你英俊潇洒,他一定会觉得你花花肠子靠不住,如果你老实木讷,他一定又觉你过于本色,缺少男人气。挣钱多了他怕你花心,挣钱少了他怕你照顾不好他女儿。总而言之,想娶黄蓉做老 […]

 『钱琨』我发誓今年结婚

1
算是今晚的,老钱在十八个月内已经相亲28次,结果在相亲前我就预测出来了,28次,26次是没有感觉,2次是人家看不上我。回家以后我发誓,我今年一定要把婚给结了。 人世间最大的痛苦,莫过于相亲,比相亲更痛苦的,是相亲回来的感受,比感受更痛苦的,是还要写博客。 我今年一定要把婚给结了,一个人面对自己的时候太多,对于人的精神不好,我不想步我的某些出色的写作前辈,写到最后只能去解脱生命。我想好好活,好好活的前提就是别 […]

 『钱琨』一寸山河一寸血——《我的团长我的团》观后感

1
1985年,广西电影制片厂开拍《血战台儿庄》,国军之抗战史,终于正式被承认。2009年春,由康洪雷导演的《我的团长我的团》正式在全国各卫视播出,同样是2009年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承认,将以最庄严、隆重的方式迎接在巴新国军抗战将士遗骸归国。 《团剧》播出,反映两极。认为好看者臂如我,认为这是建国以来最好看、最优秀、最人性、最真实、最不YY的电视剧;认为不好看者,则认为《团剧》看不懂、血腥、乱。看懂的人,前者多属于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