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钱琨

男人四十,有信仰无追求。
微博:

 『钱琨』宾语腾讯博客点击量过千万

1
宾语老兄在腾讯里博客点击率超千万人次, binyu.qzone.qq.com 今日访问人数:5069 历史访问人数:4191553 今日浏览量:11667 历史浏览量:10386556     我想对于宾语老兄来说,他现在生活的目标就是完成好他的工作,而他的工作就是让一些事情更透明。每个时代的人都有每个时代的人的工作,确实,我们只要做好自己的工作。    所以看到他的博客过千万以后,我决定更加努力的工作,呵呵。     […]

 『钱琨』寻找亚特兰蒂斯 二魔鬼三角

1
第二章:魔鬼三角 “波塞冬号”出直布罗海峡进入大西洋已经两天了,春天的大西洋风平浪静,碧蓝色的海水与天际接成了一片,几只海鸥懒散的落在波塞冬号末展开的桅翼上打着盹。波塞冬号船上的柴油发动机一直在工作着,风帆并没有用上。船平稳的向西南方向行驶。我已经完全了解了亚特兰蒂斯公司和波塞冬号的一切,加西亚是一位西班牙富商,儿时他从他的父亲那里继承了两亿美元的财产,但都被他所痴迷的寻找亚特兰蒂斯的活动败光了, […]

 『钱琨』寻找亚特兰蒂斯 一

1
寻找亚特兰蒂斯 “亚特兰蒂斯毁于人的贪婪!” 柏拉图    第一章:地球仪上的中心 接到报社的电话时是上午,我正在睡一个囫囵觉,电话的那边是财会小张的声音,“钱琨,快到报社,这里有一封来自国外的特快专递!” 她的话有些语无伦次,好半天我才弄明白,有西班牙一家名为亚特兰蒂斯的公司给我寄来了一封特快专递,小张告诉我,“信袋里面厚厚的,象是一大叠文件,你快点到单位来收下!” 等我拿到快递信袋打开后,发现里 […]

 『钱琨』好久没有你的信

1
电子信箱的地址簿,一直没有你的信箱号码,我总觉得不需要,直到有一天给你写信的时候,才发现怎么也找不到了。 就好象放在裤子口袋里的一粒沙,没有掉的时候,总会把磨那粒沙当做一种习惯,失去的时候,才会突然发现少了些什么。 记忆里中自己年轻时代的感情,总把要求放在第一位,后来自己慢慢变老,慢慢习惯了谎言和幼稚,慢慢习惯了一个人时的孤独,才明白谎言和幼稚来自自己的大脑,总是编织着美丽的计划来迷惑自己,直到有 […]

 『钱琨』骆驼

1
它是一只骆驼,有一个庞大的身体,和一张地包天的嘴,走路的时候,身体会微微晃动着,那是在沙漠里养成的习惯,生存的习惯。 我没有想到,会在淮南遇到它,它的驼峰之间披着一件红色的座垫,座垫上零零碎碎的挂着各种发光和发声的饰物,一个矮个子的男人牵着它,那男人只到它的腿部,它却安心的被那人牵着。 它很英俊,真的,它的头部微微的昂起,那只有点象橡皮糖的嘴,轻轻的咀嚼着,它的表情很休闲,它没有考虑过它有什么未来 […]

 『钱琨』台湾人的生活

1
我的MSN上,有好几位台湾朋友,有的从事图书出版业,有的从事商业贸易,这段时间我们的聊天多了起来,相互间的沟通从单纯的工作,变成了家常式的聊天,很多很有趣的事件和看法也在聊天间不经意的流露了出来。 一位从事出版业的朋友很认真的和我讨论一下马英九、陈水扁以及台湾的经济情况,对于阿扁,这位朋友只说了一句话“真是有才华”(他还没有看过赵本山的小品),对马英九他说了这样一句,“走了一个坏蛋,来了一个笨蛋”。我 […]

 『钱琨』东城市场小记

1
所有淮南人,不管城东城西,凤台高皇,都永远知道这个名字,东城市场。 如果你现在去淮南,从三路车到田家庵终点站,下车后往东走五十米,一条路朝着北方的集散市场会出现在你们面。往里面走去,你可以买到衣物、箱包;走到中间的十字路处,向西拐,你可以买到结婚用的一切用品,还有百货和文具;继续往北走,你能买到各式的廉价鞋,再往北,你能买到各式各样的铁制品,从盛水的铁桶到煤球炉;再往北,你会看到一片码头,河的对岸 […]

 『钱琨』三部曲小说〈寻找亚特兰蒂斯〉的后记

1
三部曲小说〈寻找亚特兰蒂斯〉的后记 我一直认为,这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作品,前两部即将在明年一月份的〈今古传奇故事版〉中连载。 〈寻找亚特兰蒂斯〉是一个三部曲,〈寻找亚特兰蒂斯〉完成于2008年3月,〈黄金面具〉完成于2008年6月,〈夺宝奇兵〉完成于2008年10月(完成ING)。三部小说中,来自西班牙埃斯特雷马杜拉的皮萨罗家族,他们从印加王手中夺取的那个太阳神因蒂的面具,是一切的线索。 这三部曲中我最喜欢哪一部,〈寻 […]

 『钱琨』我的小说《水葬》即将由广西人民出版社出版

1
我的第一部正式出版的长篇小说〈水葬〉即将由广西人民出版出版。 从7月底直到9月26日,我都在忙于这部小说的写作,这将近两个月的日子里,我几乎有一个月的时间都是早上四点钟起来写作,加上还要报道奥运会以及重新拉开战幕的中超和意甲,有好几次我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累的已经根本撑不下去了。 七月底我前往上海出差,在那里我开始创作这部小说,开始时写的很顺畅,的确是感觉找到了。 这部小说我需要感谢两个人和单位,一是花 […]

 『钱琨』关于一个兄弟的回忆

1
昨天在MSN上和一个兄弟聊天,我有好久没有他的消息,平常,我们都会在MSN上看到对方,唯一的感觉是我们俩人都还活着,都还能上网。他大学毕业后一直在上海,正好过段时间我要去上海,想找他喝酒,得到的答案却是,他早已经回到青岛老家。   他是青岛人,1999年时复旦大学新闻系毕业,那时候上海的媒体都在极度扩张中,他喜欢足球,在当年上海大部分新闻系毕业生都想办法新民文汇劳动报这样的报社钻时,他接受了《新民体育报》的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