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孙孝峰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孙孝峰』比起生命什么还重要

1
昨晚做了一个梦,自己一直在别人的监视与恐吓之下,刚开始还是下战书,最后直接是监视与人身控制,我趴在床上,窗户是永远关不上的,一双眼睛一直在望着我,我用手死死地抵着门,内锁一直是没办法锁的,旋转它根本就没有反映,我就这样在一双眼睛的死盯下,在门可能被打开的情况中,趴在床上读着永远读不完也看不懂的文字,在这样苦苦煎熬的一刹那,闹铃响了,我醒了,顿时有种起死回生的感觉,在床上愣愣了足足两分钟,感谢自己醒 […]

 『孙孝峰』繁华落尽见真淳

1
许辉是当代小说界一名有影响的作家。 1976年开始发表作品,中短篇小说和散文曾先后获得多项中国当代文学重要奖项,小说《夏天的公事》、《碑》等还被选为高校教材、高考25分大试题和研究生考试50分大试题。近日他的中短篇小说集《人种》由安徽文艺出版社隆重推出。这是作家长期甘于寂寞中的提升而以心血凝聚成的文学精品。 阅读文本的过程中,我们清晰地感受到:许辉是江淮大地的歌者更是生活的智者!江淮大地不仅是他创作的源泉, […]

 『孙孝峰』杂花生树无主题

1
  又有一段时间没有写东西了,是自己心里太乱,不知道说些什么,也不知从何下手,有时就干脆就憋在心里不说什么了。 岁末的阳光晒在身上暖暖的,现在好想一个人走到郊外,就那样没人注意,也没人认识在一个阳光较好的坡地上晒上半天,然后一个人静静地离开,就像我没来过一样。 不知怎的,最近老想起小时候的事情,昨天还和一朋友聊天,说自己这样的心态是不是老了,我们现在应该有这样的心态吗?同学一阵无语之后,说我还 […]

 『孙孝峰』回首2009

1
2009年即将逝去的时间里,冷月照耀着疏林,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也许是在这样的意境里,姜夔写下这样略带伤感的文字。 不知是明月提醒了我,还是我提醒了明月。在这样一个日子里,月亮自己挂在高空受冻,皎洁月光下的人们也是行色匆匆,匆匆中出门匆匆中归来,忙碌中似乎忘记了时间。 就这样在不经意间,时间流逝了,等到发现时突然间觉得自己失去很多,又是一年春来到,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句子,但内里的感伤也是需要 […]

 『孙孝峰』世界伟人成才丛书 (一)老子:马车上读书入了迷

1
老子:马车上读书入了迷   公元前571年,一个婴儿的降生,影响了中国的历史。 这年的一天早晨,楚国曲仁里村被一团团紫色烟雾笼罩着,整个小村宛如仙境。一声清脆的啼哭划破长空,村民怀着疑惑和惊喜,循着哭声涌向李夫人家,只见一个脑门宽阔、眉目清秀的婴儿躺在李夫人怀里。这个孩子长着两只特别大的耳朵,村民们很喜欢,就给他取名李耳。 李夫人生下李耳后,不久便去世了。李耳没有见过自己的父母,他是被村里的好心人养大的 […]

 『孙孝峰』冬日絮语

1
一天一夜的暴雪,让大家感受到冬天的味道。 周日的晚上,看着漆黑的夜空下飘着鹅毛大雪,心里特别的兴奋,我代的学生老早就想上徐志摩《雪花的快乐》了,我就在宿舍和同学们津津唠叨着,同学还说这明明是上《秋声赋.》和《茅屋为秋风所破歌》的时候,由此可见今年合肥的雪下的比较早啊,2010年的第一场雪来的确实要早一些,现在还没到2010年呢。 周一6点30起床,比平时早起了会,就为了赶个早看雪景,一晚上也兴奋地厉害还有睡好,早 […]

 『孙孝峰』寻找时间的方向

1
寻找时间的方向                      ——评郭明辉中篇小说集《寻找一棵树》 孙孝峰 郭明辉是活跃于当代文坛的积极分子,出版长篇小说多部,尤以中篇小说见长。《寻找一棵树》收入作者2001—2005年间创作发表的七个中篇小说,一定程度上彰显出作者小说创作的实力。 《寻找一棵树》是个诗意 […]

 『孙孝峰』春日

1
    行云有影月含羞    春风临夜冷于秋         三月暮    花落更情浓    流莺声在绿荫中    无处觅残红      春风平湖醉    婉转鸟鸣啼    […]

 『孙孝峰』唐晓亮散文杂评

1
坚持文学的本土化实践                        ——唐晓亮的散文世界   唐晓亮这些年的文学创作是活跃并富有成果的,他以散文见长,文笔优美,用笔自在,直抒胸臆。他在泾川这块美丽的山水中已经生活了二十多个春秋,他热爱这片山水,并用自己的文笔在泾川这片有灵性 […]

 『孙孝峰』世事沧桑 众生万相——评《重庆森林》

1
        世事沧桑 众生万相——评《重庆森林》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什么东西上面都有个日期,秋刀鱼会过期,肉罐头会过期,连保鲜纸都会过期,我开始怀疑,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不会过期的?” “其实了解一个人并不代表什么,人是会变的,今天他喜欢凤梨,明天他可以喜欢别的。” “在1994年的5月1号,有一个女人跟我讲了一声‘生日快乐’,因为这一句话,我会一直记住这个女人。如果记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