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陶妍妍

安徽商报副刊部副主任
微博:

 『陶妍妍』吴哥窟的神谕

1
    它的重现是个神谕: 所有的旅程,都不可能是完美的。 此行去柬埔寨,最遗憾的是没专程去坐吴哥窟的热气球。虽然网上攻略对此旅游项目褒贬不一,但我总忘不了曾看过的一副吴哥城的全景照片。想象一下,热气球从巴肯山西面缓缓升起,坐在热气球上的人用镜头拍下吴哥窟的全景,巨大的石雕废墟与原始森林水乳交融,夕阳让眼前的一切都变成了蜜糖色——这对我有着多致命的吸引力。 再想象一下,1861年,法国生物学家亨 […]

 『陶妍妍』因为微笑,文明不会消失

1
1月15日晚9点,我坐在新桥机场的候机大厅内,拿着一天前刚到货的《孤独星球柬埔寨卷》,等待合肥与暹粒间第一班直航飞机的到来。 这趟旅程完全是计划外的,没时间做攻略,至使出行前一刻,我对这个飞行时间只有三个半小时的东南亚国度还是一无所知。只知“吴哥窟”、“高棉的微笑”、“暹粒”这些关键词。 柬埔寨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国家?这趟行程会有意外惊喜吗? 椰树下的排球赛: 因为一小时时差,飞机落地暹粒机场时, […]

 『陶妍妍』你不是奇迹,你是传奇

1
    1995年5月,我刚过完14岁生日,揣着生日聚会上意外得来的50块零用钱,准备豪掷一把,去书摊买三本正版《阿拉蕾》。   兴冲冲跑去,发现一老头堵在报摊中间,一手拎着拿牛奶的小塑料篮,一手哗哗翻着报摊上的新杂志。   “她居然死了”,老头一边翻杂志一边摇头。我好奇地侧头盯着杂志封面,多嘴一句,“邓丽君是谁?”老头回过神,透着啤酒瓶一样厚的大眼镜瞪着我,“你居然连她都不知道?”那语气仿佛 […]

 『陶妍妍』带上闺蜜去旅行

1
  1月15日晚9点,坐在新桥机场的候机大厅内,我和筱懿一起等待着合肥与暹粒间第一班直航飞机的到来。   世间很多事都是冥冥中注定的。两年前,我们曾策划过一趟闺蜜旅行,目的地就是柬埔寨。但因当时没有直飞航班,加上我做事一项有拖延症,后来这位“秒干”公主干脆不催我了,跟着另三个姑娘去了清迈度假。 该来的还是会来。 作为万达环球国旅暹粒直飞航程中,唯一受邀的自媒体代表,这趟暹粒之旅完全是计划外的 […]

 『陶妍妍』那个有10块钱却愿意给你9块9的男人

1
就我短暂的婚姻生活来看,男人都很会演。特别是婚前男人,最会演的戏码就是豪爽和乐观! 不相信你回想一下嘛,在你的结婚典礼上,司仪有没有问过他,“结婚后,财政大权归谁管”?对面站的那位,当时一定是气冲丹田的爽利回答,“老婆管”!下面可有若干阿婆阿公作证,他那副鼻孔朝天的豪气模样,至今还刻录在我们的婚礼光盘里呢。 可是,结婚三年了,我至今不知道,我亲爱的胖子,究竟有几张信用卡,几张存折,他的工资每个 […]

 『陶妍妍』她的寂寞经不起衰老

1
  刘若英的微博里,曾写过这么一个小段子。   以前去外地拍戏,总喜欢把饭店里的东西东挪西移,把陌生地方搞成自己地盘的样子。现在年纪大了,这样的力气也消失了,到哪里都能适应了。   接着,她又说起另一个段子。一顆沙粒,飞舞在沙漠中,它遇见一朵小花。问小花:”你寂寞吗?” 小花不回答; 他遇见一顆树,问树:“你寂寞吗?”树也不回答;小沙粒飞的好累好累,终于,它遇见了一顆仙人掌,不气馁的问它 […]

 『陶妍妍』女人特立独行的资本

1
  前几日,莫后Karen到大溪地度假,心情大靓,通过微博上传半裸动态图,背影跃入大海,并留言“来到大溪地,必须开放福利”。网友调侃她:敢转过来吗? 想看Karen正面半裸照?太不了解她了。26岁那年她已全裸出境过,半裸更不会是问题。 看到这儿若急吼吼去找她的全裸照,怕要失望的。莫文蔚素以一双长腿著称,性感一直是标签之一,但全裸出境的她却毫无肉欲和情色感,日后更无须把脱掉的衣服一件件穿回去,她大喇喇地把裸 […]

 『陶妍妍』终于嫁给有钱人

1
本文配图选自电影《嫁个有钱人》,郑秀文、任贤齐主演。   头次上门的尴尬: 在遇到木之前,我觉得自己还挺好的。 做为家里的独生女,我很受宠。爸爸是老三届大学生,一辈子都在设计院画图纸,妈妈以前是厂里的医务人员,现在退休了。虽然家里经济条件并不宽裕,但从小到大,他们都把最好的给我,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福。98年我到合肥上大学,毕业后就应聘到一家小学当老师。我喜欢我的工作,每当看到孩子们又学会了一个词 […]

 『陶妍妍』王菲,她的人生已是个圆满的闭环

1
  写过王菲的人太多。   她是站在华语乐坛巅峰位置的女子,无论歌唱事业还是爱情人生,都有着自己的路径。从某种程度上说,“王菲”这个个体,因为自身的慧根,加之群魔乱舞娱乐圈的诸多磨砺,已日见修得圆满。如今的她,强大到可以独自成为闭环,别人的来与去,走或留,都只是蜻蜓点水,对她来说也只能锦上添花。   所以这样的人生,旁人怎么好意思指手画脚。   但既然领了读者的命题,文债总要还,硬 […]

 『陶妍妍』陪Ta去看万水千山

1
  写在前面的话:大家好,我是陶妍妍。 我有个三岁儿子叫木耳菜。其实在他还是粒种子时,我就想开个博客,通过文字和他说说话。 我不算一个口才太差的人,但口才作为交流工具,或交心工具,还是有很多不同的。我个个性中有很多羞怯成分,在人与人的沟通中,会出现很多障碍——这种“障碍”让我必须借助文字。 在和他一起成长这几年,我慢慢熟悉起一个陌生小动物的行为规律,也慢慢看清自己很多隐秘的个性。 我想和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