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陶妍妍

安徽商报副刊部副主任
微博:

 『陶妍妍』都只是插曲

1
  A暧昧在蔓延     两个月前,我的心情特别差,感觉天要塌下来了。长这么大,第一次喜欢上一个男人,却被自己最好的朋友横刀夺爱,友情和爱情在一瞬间全都背叛了我。   中专毕业后,表姐把我介绍给出版社做信息员,就是帮忙统计出版社新书什么时候上柜、上多少品种、销量怎样,每周定时发回社里做报表。还有就是社里来了销售人员帮忙接待,搞搞促销活动。工作简单,时间上也自由。 LEE是我接待的第三 […]

 『陶妍妍』他也曾布满痛楚的纹理

1
森山大道有段特牛掰的话:“极端看来,我没有,也不想拥有人际关系。对我而言,最重要的是能拥有一个人静静发呆的时间,如此而已。不多做无畏的思考,孤单而忘情地度日。”   他当然不是自闭狂,与世界交流的通道是摄影。那样强劲的摄影风格,是充满人格力量的人。也只有这种力量型,才能享受浩瀚无边的寂寞。   寂寞是个悖论。有些人,与人的交流值向零轴线靠拢时,精神世界却在无限放大。   前段时间,汪 […]

 『陶妍妍』相爱的人未必适合婚姻

1
    1     我老公,应该是前老公,是我大学师兄,他读化学、我读经济。   大三那年,有天我和好朋友去她男友新租的房子玩,认识了。就称他伟吧。伟当时读研一,样子很腼腆,给我留下很深印象。几个月后,我和伟确定了恋爱关系。   我是土生土长本地人,家庭条件不错,这套房就是我爸妈的。我父母对未来女婿的要求就是人品正、有上进心、对我好。伟家在农村,母亲在他上初中时就去世了,父亲是民 […]

 『陶妍妍』或许我们都曾如此不堪地爱过一个人

1
      A 阿木给我打电话,说自己喂养的海豚终于做了妈妈,问我要不要去鼓浪屿看他。他的声音又回复到最初的清澈与洪亮,我们聊了好久,我嗅出他的情绪里,有冬天晒完被子后,留下来的太阳的好味道。   去年冬天时,我接到她的电话。问我春节期间可不可以来趟北京。她说她知道这个要求有些无理,但,我也许是她拯救自己的唯一途径。   我本来不想,但好像也没法拒绝。主要是因为内疚。虽然,我曾 […]

 『陶妍妍』左小祖咒:怪蜀黍的童谣

1
有一次左小祖咒出新专辑,接受记者采访前,特地再三叮嘱记者:“左小祖咒的祖,不是诅咒的诅,不要搞错了。”   看到这段我嘿嘿笑了。因为他的音乐太暗黑系了,好像“诅咒”更适合他一些。不过若知道了他的本名叫“吴红巾”,会想,老吴家对他的期待,该是多么向阳花的一个人啊。   想选张左小的照片做主图,暗自感谢那顶常年不摘的礼帽和万古长存的墨镜。不信你百度一下“左小祖咒老婆”,照片里的小莉和不戴墨镜 […]

 『陶妍妍』请给我无聊的权利

1
刚上班那会儿,每天中午回家吃饭,我都会打开电视,看两集《樱桃小丸子》。有一天,樱桃小丸子在 学校大扫除,居然被关进了厕所里,眼看天色越来越黑,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丫头,幻想出很多恐怖 的东西,忍不住大哭起来,于是,我也跟着大哭了。 年过三十,做了妈妈,我现在比那会儿更无聊。周末的中午,最快乐的事就是跟儿子窝在沙发里,一起 看《海绵宝宝》。 海绵宝宝有很多名言,比如“抓水母、抓水母”。但石头脑袋 […]

 『陶妍妍』从前慢

1
木心有一首诗   木心有首诗,很喜欢。诗名就叫《从前慢》。   “记得早先少年时/大家诚诚恳恳/说一句/是一句;清早上火车站/长街黑暗无行人/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一生只够爱一个人;从前的锁也好看/钥匙精美有样子/你锁了/人家就懂了”。 去看赖声川的话剧《暗恋桃花源》,最喜欢的段落是江滨柳和云之凡在外滩边的告别桥段,两个年轻人荡着秋千,轻声哼着歌,以为还有明天。 年轻的云之凡 […]

 『陶妍妍』窗外

1
[gallery]  我还清楚记得去年5月,刚过完33岁生日的某个午后,和闺蜜坐在天鹅湖万达的星巴克矮沙发上,手指滑动着PAD上的穷游软件,计划着要不要去一趟巴黎。  青山七惠有部短篇小说叫《村崎太太的巴黎》。村崎太太是一家旅行社的清洁阿姨,动作利落,喜欢在傍晚时分随音乐做广播体操,然后在夕阳下静静打坐。小人物当然也会有自己的不开心,这时她就会想象巴黎的街道,想象埃菲尔铁塔、凯旋门、巴黎圣母院……想象自己就是在那样美 […]

 『陶妍妍』可可香奈儿的房间

1
隆重推荐“灵魂有香气的女子”公共微信号 资深媒体人、畅销书作家李筱懿、陶妍妍的女性主义原创自媒体。每周一、四晚9:00做你的闺蜜和心灵树洞,让灵魂带着香气入梦,让心身充满正能量出发。 “微信公众号:灵魂有香气的女子”。   办公桌上躺着一只黑色信封,邮戳盖着Belgium。 谁会给我从欧洲的十字路口写信来? 拆开一看,是张黑色邀请卡,The Ritz-carlton rewardas——利兹卡尔顿的度假优惠券。 觉得好神奇。因为我只 […]

 『陶妍妍』一封来自利兹卡尔顿的信

1
办公桌上躺着一只黑色信封,邮戳盖着Belgium。 谁会给我从欧洲的十字路口写信来? 拆开一看,是张黑色邀请卡,The Ritz-carlton rewardas——利兹卡尔顿的度假优惠券。 觉得好神奇。因为我只住过两家利兹,都只是在北京。 都说利兹卡尔顿是世界上最棒的豪华酒店,但我在那里,既没有见到绣着我名字缩写字母的毛巾,也没吃过为我特别订制的晚餐,所以“豪华”二字,跟我这种住标准大床房的普通房客,没有半毛钱关系。 但有两个细节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