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陶妍妍

安徽商报副刊部副主任
微博:

 『陶妍妍』葬礼

1
我爷爷的葬礼,办的很像场乡间社戏。 邻村的锣鼓队,开了辆微面来,直接在大门口摆开台子。一个年轻姑娘,拿着麦克风,震耳欲聋的唱着《真的好想你》和《最炫民族风》。 老宅前方的场地上,搭着一个蓝色塑料长篷,塞了五张八仙桌,旁边支着两口大灶。一个村的人轮换着来吃流水席,从早晨就开始喝啤酒。 乡间的夜很黑,棚里点着两只40瓦白炽灯,散在初夏的星空下,像两只发呆的萤火虫。一桌人在甩扑克,另一桌人玩的是麻将。偶尔从 […]

 『陶妍妍』坏品味 好时尚

1
伦敦奥运会开幕式,把很多中国人吓一跳,原来英国人是这么“神叨”的。现场盖烟囱、打热铁也就算了,还让女王跳飞机,让憨豆做白日梦,让伏地魔搞暗黑……你确定这是一场体育比赛的开幕式噢。 如果你对英国的印象,还停留在大本钟、雾都、白金汉宫、莎士比亚……这些古典又古板的名词上,我只能说你OUT了。福尔摩斯也是英国的,但我觉得小罗伯特·唐尼版的大侦探更符合当代英国精神,笑话很冷,激情很足。 落在时尚这个点上,从四大 […]

 『陶妍妍』高尚生活

1
                                  老皮啪一下把新秀丽银色Cosmolite旅行箱掼上红木桌,皱着眉头捣鼓密码锁,“我都不敢把箱子放后备箱,只能随走随拎,看上去 […]

 『陶妍妍』鳄鱼的小尾巴

1
          偶尔会想念一下我的妇产科大夫。他是个太精彩的男人。   有次他跟我抱怨,我最讨厌给你们做产检了,浪费我给真正有需要的病人看病的时间。大部分孕妇都是正常人,怀孕是自然生理现象,唉我说你,两三周就跑趟医院,累不累?   我翻了他一个深刻的白眼。   临产前,我愈发紧张。他一边给我摸肚子一边慢悠悠的问:你知道,每年死人哪儿最多吗?我摇摇头。“床上!很多人都是睡死的,你天天担 […]

 『陶妍妍』东游日本图片

1
[…]

 『陶妍妍』东游日本

1
离开日本前一天,日方给我们每人发了张问卷调查表。 第一个问题是:经过一周访问考察,你看到的日本和曾了解的日本,有什么不一样? 我的回答是:日本人比我想象的更严谨;日本人比我想象的更文明。   我所见到的日本人: 东京的成田机场真让人失望。这可是大部分外国人进入日本的门户,却简朴的像我们一个省级机场。在关口等待入境,排在我们前面一个团,是来自台湾的旅行团。突然大厅地板微微震动,我大惊:刚踏入日本就遇 […]

 『陶妍妍』不准删除我的日志啊……

1
对不起大家,生娃娃带娃娃,疏于管理此博客,我对不起政府对不起党。自此一定好好改造,好好发博客,别删除我这个账号啊,这可是我第一个博客啊   好了,我登陆过了哈,立此为据,不准删除!!!!!! […]

 『陶妍妍』把茶饮成一场宿醉

1
和安徽人谈绿茶好像理所当然。就像每每参加全国性会议,结束那晚的酒会上十有八九会被人要求来段黄梅戏。其实作为合肥人,我连地道的安庆话都听不懂。所以虽然每过清明家人朋友就开始张罗买新茶,但我依然没被练就成一个老茶客。 对安徽的茶,最先有概念的是六安瓜片。 少年时读张爱玲的《半生缘》,有个细节记得清楚,“世钧的父亲叫他拿出他们自己带来的茶叶给叔惠泡杯茶,朱小姐早已注意到他们是讲究喝茶的人,便笑道:‘你们 […]

 『陶妍妍』不一样的东方童话

1
      村上春树的名作《挪威的森林》前段日子被搬上大荧幕,在影迷间风评很差。其实松山研一、菊地凛子、水原希子这样的新生代演员,也算是比较合适的卡司。导演陈英雄更不用说,当然算得上亚洲一线导演。不合适的是他们的搭配,产生了错误的化学效应。越南虾酱和日本寿司之间,虽然差之毫厘但总还是隔之千里的。    说起来也怪,明明同属亚洲,甚至统属于大东亚范畴,但日本文化的节制美学和越南等地的东南 […]

 『陶妍妍』《观音山》:走心也走神

1
            去看《观音山》那天,在黑漆漆的电影院碰到几位大神,和我坐同排。哥几个完全把影院当成自家炕头,那休闲劲啊,边看电影边吃瓜子还边现场解说:哎呦,你看范冰冰穿的网眼丝袜破啦!哎呦,你看肥皂放毛片啦!哎呦,陈柏霖的普通话还是不灵嘛!     他们欢声笑语说了半场,我耳根终于清净了。感谢《观音山》,它的压抑和走心,把几位话唠老哥硬给憋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