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童尧

安徽电台知名节目《童尧夜话》主持人
微博:

 『童尧』聪明的男人听得懂女人的爱

1
有位先生,看了我写的《聪明的女人听得懂男人的爱》后,说“你不能跟男人说说怎么才能懂女人的爱嘛?” 哈哈! 有段时间,微博上很流行一个图,说男人说话的意思就是那冰山上的一角,而女人说的那冰山一角,则代表了下面汹涌的波涛,潜台词巨多。所以,要男人听得懂女人的爱,确实需要足够聪明,我是说情商。而且要足够爱,这样你才有心思不怕麻烦的琢磨。 我听到过的最肉麻的故事,是同事小D说的:我爸今天早上没吃鸡蛋,因 […]

 『童尧』《创可贴》的问题:爸妈同时落水,你救谁

1
午睡后,想放松一下,挑部韩剧看看,被《创可贴》这个名字吸引了,特别巧合的是,清晨跟别人讨论过创可贴的问题。 姜一是消防员,但是三年前,却没有能够拯救发生意外的妻子。于是,他工作起来分外拼命,他期待意外发生,这样就可以见到心爱的妻子了,他说,如果能够见一面,立即死了都愿意。 可是,谁又不怕寂寞呢?谁受伤了,不需要创可贴来治疗一下呢? 医生美秀就这样出现了,故事很老套,积极向上的美秀很主动的接近姜一, […]

 『童尧』亲爱的笑笑措手不及的长大了

1
         笑笑措手不及的长大了,我本来还以为自己要熬到白发苍苍腰都直不起来的时候呢,哪知道在我还会胡思乱想的做梦的时候,她就已经淡定的长大了。         昨天跟她逛街的时候,问她要玩什么吃什么,她选的不再是孩子王,洋快餐,而是唐朝甜品店和张正麻辣串以及什么什么寿司,三者的风格相差的有点远哦,笑笑表示,随处走走吃吃,各种味道都尝尝,哈哈,这是女孩子的节奏呀。接下来了她在“纪念日”里逗留了个把小时。 […]

 『童尧』你想找个有趣的人聊聊天吗?

1
深秋的季节,虽然凉的让人缩脖子,但是阳光还是很耀眼的,这种日子,我因为生病得到了一周的假期,这种因祸得福的好事,从小到大没有几次,我得珍惜是不是?------此段与接下来的内容表面上没有什么关联。 中午的时候,和黑米以及可爱的小天去吃面,吃着吃着我就很感慨,其实吧,我的要求不高,就是在这样的日子里,能和一个有趣的人聊聊天。 黑米同学惊呼,这个要求尼玛实在太高了,这是人际关系中的最高境界啊,是精神追求,是无 […]

 『童尧』无关风月

1
有些欣赏,无关风月 有些互粉,无关风月 有些崇拜,无关风月 有些调情,无关风月 有些夜聊,无关风月 亲爱的你, 如果看到风月 说明你心中只有风月 而亲爱的我, 心无旁骛,无关风月… […]

 『童尧』心术

1
11月28日,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医院和以往一样人来人往。半个月前的惨案偶尔会影响医护人员的心情,但却一刻没有影响他们的工作。在医生的生命受到菜刀威胁时,他们却一分钟都没有停止的在用手术刀拯救着生命。。。。 手术台上,那个等待拯救的小男孩安静的躺着,医生和护士们正进行着术前的准备,安静的只能听到手术器械的声音。 第一次看到这个男孩,是在医院的走廊里,他的父亲一手牵着他,一手牵着他的姐姐。生活的艰难 […]

 『童尧』我们需要怎样的男子

1
                上个礼拜,听同事阿木说了一则资讯,说某个商场,因为停车场的弯路太多,某女性司机竟然吓哭了。切,得了吧,别哭哭啼啼唧唧歪歪了,没有人能保护你,能保护你的只有你自己。 刚上一年级的女儿告诉我,他们班有一个小可爱,生气的时候喜欢嘟着嘴发嗲说:“我要发怒了。”某天我在送女儿上学的途中,见到了“小可爱”,竟然是个男孩。 某单位开会,一只马蜂 […]

 『童尧』《善良的男人》

1
马陆xi被称为善良的男人。   姜马陆上辈子欠徐恩琪的。所以,两次,恩琪在生命最危险的关头,都邂逅了马陆,一次在飞机上,恩琪急诊,曾是医大高材生的马陆进行了最紧急的措施。再一次,恩琪飙摩托车掉下悬崖,被经过的马陆拉了上来。   再然后,马陆让28岁的恩琪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是爱情。尽管恩琪知道马陆是在利用自己报复前女友,但依然不愿意点破,因为点破了就无法继续。而马陆为了不伤害恩琪而点破了,于是,马陆的爱 […]

 『童尧』音乐主张:夏日清凉音乐推荐

1
1、恩雅:may it be 恩雅是爱尔兰的音乐家,是新世纪音乐的代表人物之一,她的声音纯美安静,是天地间最美的心灵对话,她天籁般的音色,给听者的心灵创造了一个纯净而清凉的空间。   这是2001年,恩雅受《魔戒》导演彼得杰克逊邀而创作了《may it be》作为电影的主题曲,获得了极高的学术荣誉。也被很多人誉为心灵受伤之后的励志抚慰剂。      2、Cara Dillon《Lark In The Clear Air》 卡兰迪伦是北爱尔兰的青年歌手, […]

 『童尧』笑笑求学记

1
笑笑马上就要加入数万人的钢琴考级大军了,今天早上她对我说,妈妈,假如现在你不让我学钢琴,我会有点不高兴,因为觉得有点可惜。,我差点哭出来。想起这15个月来,那真是呕心沥血啊-----不是说她,是说我自己。 夜深人静,我问自己,你到底在搞哼饿,为神马非要做一件费自己力却不讨孩子好的事呢,人家家长在教孩子拼音学算术为上小学做准备的时候,我天天对着拜厄、哈农、车尔尼跟自己较劲。 刚学的时候,一个琴童的妈妈说,千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