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童尧

安徽电台知名节目《童尧夜话》主持人
微博:

 『童尧』2009年2月11日 有趣的笑笑,哈哈

1
笑笑两岁零九个月了,她会说很多话了。1、凌晨四点五十五分,笑笑醒了,说要便便,我赶紧拿她的专用马桶伺候。 她边便边说:“我便完了,妈妈就会给我喝奶奶了,喝了奶奶我就睡觉了,睡觉醒了我就出去玩,我听话呀,所以我想去哪里妈妈就带我去哪里。” 见我不回应,她放大声音:“妈妈--,妈妈--,你爱我吗?你永远都爱我吗?” 我闭着眼睛回答:“爱,当然爱。” “哦,妈妈,我也爱你。我喜欢你,我永远永远都爱你。”笑笑獗 […]

 『童尧』(更新)女心理咨询师手记 爱情,有什么道理 七上

1
  七 (上) 在心理咨询的过程中,为了更好的对求助者进行帮助,我们会邀请他的家人到咨询室。比如孩子的问题,我们会找到家长。妻子的问题,我们会找到丈夫。那么律师的问题,我该找谁呢? 我决定先见见他的妻子。 因为律师的梦境中有一个统一的情绪,那就是焦虑,而且是与性有关的焦虑,与律师有性关系的最直接人就是他的妻子了。可是,他的妻子会同意来嘛?很多时候,进行心理咨询的人都是瞒着家人的。律师是否能够说服妻子 […]

 『童尧』(更新)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 爱情,有什么道理 六下

1
         六 下 我匆匆忙忙的赶往医院。去看辛朝阳。认识他一年多,从没有听说他生病。而且病的蹊跷,据说叫丹毒。 我赶到医院的时候,看到辛朝阳的左腿,裤子被挽的老高,从脚面到小腿,静脉已经变成了红色的,蜿蜒崎岖,煞是奇怪。一个医生仔细看了看他的腿,转过身,边走边对周围的一群实习生说:“你们看,这个丹毒,多漂亮,让他们拿照相机拍一下,这个病例很典型。不要小看丹毒这个病,白求恩就是感 […]

 『童尧』(更新)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爱情有什么道理 六上

1
                 六 天戈再次坐在我的面前,我不免想到律师。在天戈的心中,律师对她毫无好感,而在律师心里,天戈已令他动心。但是,我却不能告诉天戈,我不想扰乱天戈的情绪。对她来说,一个已婚男人对她动心有什么好呢? “我又做那样的梦了,这次是一个丧妻的男人,我爱上了他,可是他不爱我。看都不看我。他喜欢死去的妻子。我很难过。”天戈说完 […]

 『童尧』更新,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 《爱情,有什么道理》五下

1
五(下) 从手被烫破之后,辛朝阳每天在网上看到我,都用警告的语气告诫我不要用电脑,以免伤口愈合期拖长。他竟然还会和葛大姐打电话,要她监督我不能碰水。我讨厌他关心我,讨厌他理所当然的语气,讨厌他在做这些事的时候还叫我“哥们”。 我去旅行。我去一个打不通电话的地方旅行,我不带笔记本,这样网上都联系不上。我坚决不能买当地的电话卡,避免自己忍不住会打。所以,我去香港。   在地铁站用八达通给冉冉电话过之后 […]

 『童尧』(更新)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爱情,有什么道理 五上

1
  五(上) 下午一上班,小李就说,律师来了。他会再来,是我意料之中,他如此迫切,而且没有事先没有预约,是意料之外。有什么急事?可律师说仅仅为了解梦。 他的梦境很简单。他梦到很多蛇纠结一起,缓缓滑动着冰凉的身体。他每走一步都有肯能会踩到它们。于是他只好点起脚尖躲着蛇们。旁边是悬崖,他很害怕再躲蛇就会掉下去。于是小心谨慎,但依然难免坠崖,于是惊醒。 由于蛇在梦中象征着性,所以我直截了当的问他:“你和 […]

 『童尧』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爱情有什么道理四下

1
星期天,葛大姐休息,我和冉冉两个人在家。葛大姐昨晚走的时候提醒我,中午一定要把客厅的暖气关掉,因为冉冉睡觉的时候好出汗,容易感冒。可上个礼拜,暖气改造以后,我压根就找不到开关在那里。 我把冉冉放进她的小餐椅,冉冉闹,我顺手把手机递给她。她专心研究手机,我专心研究暖气开关。 仔细观察了十分钟,终于确定那个类似门把手的有孔的蓝色的长条,估计就是客厅的暖气开关了。我自信的把它往上一抬,刚刚起身,便听到一 […]

 『童尧』(更新)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爱情,有什么道理四上

1
  四(上) dj天戈再次在上午8:00来到我的咨询室。这次,她穿着浅灰色的大衣。气色不太好,还有黑眼圈,想必昨晚失眠了。 “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他了。他站在我们单位楼下的大厅里,背对着我,一转头,对我特别灿烂的一笑,我当时想,一个大男人,还长着酒窝,但又不别扭,皮肤黑黑的,但很健康。我这样的大龄女青年,可选择的范围太小了。假如他比我小两岁,哪怕是个离婚的,我也努力的追求一下吧。因为很久没有一见钟情的感觉了。 […]

 『童尧』(更新)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爱情有什么道理三下

1
            三(下) 年末的某个周末,辛朝阳律师事务所宴请杂志社表达谢意。 满桌人推杯换盏,气氛热烈。我与各位律师以及参与的同事分别碰杯,先后喝了白酒,啤酒,红酒,等黄酒上来的时候,坐在一边的辛朝阳对我耳语:“哥们,别逞能了,你行吗?” 我最讨厌他叫我哥们,他一叫我哥们,我就叫他姐姐,“姐姐,”我说,“您放心吧,我遗传我爸,单喝一种酒不行,三种全会,就没有问题了,跟 […]

 『童尧』(更新)一个女心理咨询师手记:爱情,有什么道理三上

1
                             三     (上) 一般来说,上午的咨询者不多,尤其是约定八点的人就更少了。我让小李姑娘跟她推后半个小时,但是她说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