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王岚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王岚』小妖精—pijiu

1
pijiu不是什么高深的学问,不过就是“啤酒”的汉语拼音,可这段时间,“啤酒”这个词只能以拼音的方式出现,都是被那个视啤酒如命的小小酒鬼小妖精给逼的! 不能看到绿色的瓶子,不能看到绿色的罐子,不能看到玻璃杯装着黄色的带泡泡的液体。如若不然,就会上演一场斗智斗勇的较量!不给!不给就硬抢!硬抢不成就放赖!放赖不成就智取!美人计/连环计/混水摸鱼计/声东击西计/顺手牵羊计/调虎离山计/36计最后一计:恶嚎!目的只 […]

 『王岚』七夕的沙滩

1
真不知道这算是个什么节,总之有很多人赶趟儿。我也在其中:一天都在期待有约会或一个小小的意外。可是,什么也没发生。 下班后鬼使神差的拖着死党F就杀到瑞景败了一双鞋(其实好几双凉鞋入夏以来还穿都没穿过呢),给自己一个理由先:情人节的礼物!再后去买碟(我在家看碟总可以吧)。最后F终于开口:晚上你和我们一起过吧。嘔耶!有人收留我啦(他俩经常收留我)! 我们一家三口一顿美美的老鸭汤之后又安排了下一场活动,F老婆 […]

 『王岚』小妖精——贵

1
下班回家,小妖精头顶一个银碧辉煌(银色的)的塑料皇冠在门口候着我帮我换鞋。我作幸福状:哎呀,姑姑今天太荣幸啦,有戴着皇冠的公主给我换鞋!小妖精:妈妈给我买的。我:多少钱呀?小妖精:一块钱。我:也就值这个价了(皇冠太劣质了点)。小妖精转脸问她爹:爸爸,一块钱贵不贵呀?她爹:不贵不贵。我又玩她脑子:王宝,贵是什么意思呀?小妖精一脸严肃认真:贵就是不买!(被笑倒) 本想借机给她灌输一点经济学的理念,没想 […]

 『王岚』小妖精——长大

1
小妖精:姑姑,你的发卡好漂亮哦,我长大了给我吧。  妖精:好,姑姑给你留着。等你长大了给你。(第一天) 小妖精:姑姑,你的手表好漂亮哦,我长大了给我吧。 妖精:好,等你长大了姑姑就给你。(第二天) 小妖精:姑姑,你的项链好漂亮哦,等我长大了给我戴吧。  妖精:好,你长大了就给你。(第三天) 小妖精:姑姑,你的包好漂亮哦,我长大了给我背吧。  妖精:好,姑姑一定给你留着。(第四天) 小妖精:姑姑,你。 […]

 『王岚』小妖精——永远

1
又到吃饭时间了,爷爷和小妖精的艰苦斗争又开始了,今天的小妖精提出的条件是:要让她看她的频道(少儿频道),她就自己吃饭。那叫一个好,终于肯自己吃饭(哼!我断定这其中有很大的水分) 果不然,小妖精只顾看动画片根本就没动一口饭,爷爷急了,把电视机一关呵斥小妖精快吃饭。只见小妖精脸一红脖子一粗就开始她惯用的恶嚎:“我永远不到爷爷家了,,,我永远不带爷爷玩了,,,我永远不理爷爷了,,,”一边嚎一边喷着她的两 […]

 『王岚』小妖精——本事

1
哥哥打来电话问:你这几天可教艾欣(就是小妖精)什么新本事了? 大脑快速一幕一幕回放,惑,答:没有呀?教她ABC她又不肯学,又怎地啦? 哥哥:艾欣昨天咬我了一口,手法跟你小时候咬我的手法一样! 晕倒!起急!辩答:我哪有教她咬人!!分明是她自己的本事嘛!那我小时候咬你不也没人教我呀!老大,我不咬人已经很多年啦! 哥哥:历史又重演了。 得意坏笑,答:哼哼,你恐怕忘了我小时候还掐你抓你了吧,你等着吧,且有你受的 […]

 『王岚』小妖精

1
妖精是大家伙送我的美誉,小妖精是我赐给小侄女的美誉(一个四岁半的小女生)。因为都说她很像我,我也认真的仔细的观察研究过了,不仅形似,而且神似。 小妖精放暑假了(我们什么时候也还能再放暑假呀?无限的期待)自然又是天天跟着爷爷奶奶混吃混喝混玩的(和我一样),屋里多了这么一个小活物,自是让这个屋里的每一个人都痛并快乐着(她听话的时候大家快乐,她不乖的时候大家痛苦)。每一天她最盼望的就是姑姑(我)下班回家, […]

 『王岚』闷骚

1
好友JJ发来短信:看到你的公开日记了(就是博客)。 回复:嘻,献丑露怯了,还请多指教。 JJ:没想到你还挺闷骚的。哈哈 回复:知道这个词现在已经有很多的用法了,请问用在我这儿是褒义还是贬义? JJ:当然是褒义,难道你不知道现在把写博客的人都称作闷骚吗?(闷声儿的文人骚客) 回复:别让我看见你,不然剪短你的长发!哼哼 第一次听说写博客的人叫闷骚,这又让我恍然明白了有一天一位前辈的感叹:怎么现在博客也都成了卡拉OK […]

 『王岚』七天,苦

1
中午看到桌上的牛皮纸袋只有一袋的时候,我的鼻子一酸:感谢苍天感谢大地,终于只剩一袋了!。。。 从老中医那带回了七个纸袋,遵医嘱喝七天的中药。妈妈也真够水准,一包草梗树叶似的东西她硬是熬出了1000ML的汁水,我的老天爷呀,这要都喝下去。。。不敢去想后果。没办法,谁让身体不好。很隆重的开始了第一杯:一口一口又一口。。。快近半杯了,终于咽不下去了,我浑身起了冷疙瘩,打了一阵冷颤,要吐了。。。放下杯子我的眼泪呼 […]

 『王岚』吃喝玩乐

1
前日,嘎嘎肉载我从A地去往B地(坐车的感觉真好,因为吃药造成大脑小脑严重失调,自己开车已是红绿不分了)。忽见一新开的饭店,兴奋大呼:等我病好,我要到这里来吃!拐了两个弯,忽地又见一个新开的CLUB,兴奋又呼:等我病好了,我要到这里来玩!话音刚落,只见嘎嘎肉怒目斜视:你烧退了吧?!有你不去吃的地方吗?!有你不去玩的地方吗?!。。。半晌不知如何作答,只在嘴里嘟囔一句:生活不就这点乐趣了吗。。。 想来这大概就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