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王晓晨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王晓晨』谁是最可爱的人

1
五年前,我怀着惶恐、新奇的心来到分局刑警队报道,一个面色醉 红、衣服朴素的老年人找我聊天,最后拍拍我的肩膀:“小子,好好干!”我挺纳闷的:这看门老头讲话挺像领导的!有人介绍:“他是大队的教导员,我们称他为老教”。“哦——————呵!” 我们分局地处偏远,农村、城市、开发区杂乱其中。办公室外为田野乱草,每到夜深,只有小卖部昏黄的灯光在风中飘摇,荒凉,真的荒凉,这时我和队友互拍肩膀:农村刑警,好好干 […]

 『王晓晨』我如是说——对刑警职业的理解

1
好为人师,我这人就喜欢好为人师。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是值得尊重的,也是我向往的职业。但我本职工作是当好一名刑警,平时虽也有企业、学校邀请我上个法律课什么的,一是我没有什么空闲时间,二是冲着企业职工或者是初中学生上法律课不是我的特长,上侦查课显然是不可以的,所以往往我是拒绝了。一次一个中学请我去上法制课,走进教室,看到祖国的花朵真是很小,他们被要求听完法制课后才能回家,结果他们一个个如同 […]

 『王晓晨』火车站二三事

1
在火车站,人总是这么多,我最怕的就是排队买票,特别是快排到我的时候,这个窗口突然关闭,说是暂停售票,吃饭去也。我过去碰过这情形的,被气得半死。这次还好,上海站增添了不少售票窗口,所以我基本上没用排队就买到了到苏州的票,不过要等个两个小时后。其实这么短的路,本来我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不过我的小白马正在修理厂,只有把宝贵的时间交给火车站了。 我没事正转悠呢,一个黑人小伙子到处问路,问了几个老大妈后, […]

 『王晓晨』上班第一天的流水帐

1
毕竟是07年上班第一天,应该写点啥,就记个流水帐好了。 清早8:30照例是早会时间。早会我们一般称为早课,通常在总结前一天工作,安排当天工作之余,大家在一起共同学习点法律法规,分析点成功或失败的案例什么的。今天的早会我们称为收心会,目的是为了迅速进入工作状态。早会过后,我们按照各自的分工,开始新的一年的紧张的工作。因为工作需要,我到了几个单位调取材料,看到一些单位的工作人员似乎还没有进入工作状态,这也难 […]

 『王晓晨』一个女人的节日谎言

1
过节了,在路上散步的人不少,而公共汽车上的人不算多。这样也好,能找到座位,没有座位的公共汽车我从不坐,被人挤来挤去的感觉可不好。 在我对面的是一对情侣,从他们相互依偎亲昵的动作上我可以轻易分析出来。男的像个公司白领,系个青花领带,比我讲究。女的像卖服装或开精品店的个体户,这点从她每个指甲的颜色都不同,穿的衣服既时髦又俗气,身上叮叮咚咚挂了不少装饰品,等方面我猜出来的。在我向窗外张望,欣赏外面游 […]

 『王晓晨』蚂蚁游海南(下)

1
    这次我到海口,他深夜等我吃饭,我到三亚,他又和巧颖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赶到三亚请我喝酒,我回海口美兰机场,他又和志勇买来大量热带水果赶到机场送行,这样的兄弟,确实让我很感动。阿界说自己在海南有很多朋友,到那有啥事就招呼一声,这点我相信,他那么傻,自然没人忍心骗他,自然朋友很多,好人有好报,这话是不错的。阿界的孩子刚满月,家里正需要他的照顾,他这样为了我跑遍了海南确实过意不去,所以我说“ […]

 『王晓晨』蚂蚁游海南

1
终于和大队的部分队员,开始了海南之旅。海南我是去过的,不过海南这个地方就是去一百遍,也是不厌倦的。大队的队员们这半年来太辛苦了,几乎都没休息过一个完整的双休日,现在案子破了,也该休假了。  我们分了几批进行休假,这是必须的,否则一个大队的人都不见了,小贼们就没人对付了。第一批都是我大队的资深老神探,是一些很好的旅伴。老胡和老权都四十好几岁了,来刑警大队五年来没有休假过,他们因为负责大队的技术 […]

 『王晓晨』刑警故事之激情燃烧的岁月

1
  每日的生活如同忙碌的蚂蚁,枯燥、无味,没有周末、假日,没有特别的欢乐和悲伤,周而复始。感觉挺没劲的。今天翻开旧日的影集,看看自己年轻时的欢乐。97年仲夏,刑警学院组织学员到辽宁的偏远山区进行文化“三下乡”活动,何谓“三下乡”我也记不得了,大体上是唱歌跳舞给老百姓看,我是希里糊涂去的,只记得有趣,有趣。 当学院的两辆大客车停到面前,原本排列有序的队伍一下杂乱起来,看到大家都在占领座位,我也慌忙 […]

 『王晓晨』我的家乡,我的除夕之夜

1
我的家本来是皖北小城,自从父亲去世后,两年来我没有回去过。也许是怕看到熟悉的街道和院落。现在母亲和姐姐住在昆山,于是我自称是昆山人。那里有我的亲人,那里就是家。 独自在外很久了,近来心里老觉得空荡荡的,可能是想家了。我家在一个皖北古城,流去长江的沙河在此打个弯,将古城包围其中。肥沃的黑土地,甜美的河水养育了我的祖辈。从幼年至今,在这个小城不记得撒下我多少的泪水和欢乐,回味件件往事,桐叶、暖风、潭 […]

 『王晓晨』刑警故事之山路900弯

1
合肥到安庆的高速公路很好,为沥青高速,车流量不大,实在是开车的最佳路段。   我和同事和平哥从高速下来,进入了皖南某县。听说我准备来,上次已经来过的小马哥神秘一笑:你会知道我的车神手段的。他的笑让我心里没底。到了县局刑警大队,已经是下午4点了,接待我们的大队长了解我们准备到的是望天乡,立即催促我们出发,他说望天距县城110公里,都是山路,可谓安徽境内最为艰辛的山路。他问我是否开过山路,我称我经常到大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