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王晓晨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王晓晨』毕竟不是神仙

1
    最近比较忙,其实一直也就这么忙。前几天写过一篇文章是《快要当神仙了》,写的是我似乎没有什么睡眠的需要,一到夜里,本来无光的小眼睛变得贼亮,或者出去工作,或者写点东西,看点文章,反正就是不睡觉。这一年来,估计凌晨两点前睡觉的日子可以数得出来,最让我自己惊奇的是,白天竟然不困,所以我疑惑自己已经得道成仙了,不需要睡眠了。     我睡眠少,我们的队伍普遍睡眠都不足,一说晚上有行动,大家 […]

 『王晓晨』《老港正传》的人生如此真实

1
    最近一直很忙,昨天刚结束一项工作决定奖励自己安心看场电影。看电影是需要选择的,能看到《重庆森林》、《阿甘正传》、《甜蜜蜜》、《大鱼》之类让人回味许久的片子是很幸运的事情。如果看一个烂片,浪费了宝贵时间,就让人很生气了,比如前段时间看的《加勒比海盗3》,奇烂无比,好在我在影院美美睡了一觉,也算有所得。昨天我选的是《老港正传》,很巧,选对电影了。 这个电影里的四个演员都很真实、深刻的演绎了 […]

 『王晓晨』故园东望路漫漫

1
故园东望路漫漫 ??阿东       离家时的那两个日夜,火车把我的思念越拉越长。“相隔万余里,各在一天涯”。火车把我送到这个从未来过的沈城。我—直认为我是个适应性很强的人,我一直认为想家的念头不会涌上心头。日子一天又—天,心里越来越觉得空荡荡的,夜深时我竟无法入睡,看来我是真的想家了。     太和是座皖北的古城,流人长江的沙河在此处转了个弯,把太和包围其中,肥沃的黑土地,甜美的河水养育了 […]

 『王晓晨』我当记者那会的文章四

1
青春美丽却短暂,在走向独立的岁月里,切莫随波逐流,任青春岁月无为而过,任大千世界距我如昨。放弃思索,人云亦云,只能成为失去生活钟爱的匆匆过客。 ―――陈锡浓 绿  衣  歌  者 ――― 记警院诗人陈锡浓       是悠远漫长的铁路线/把心田刚刚萌芽的乡愁/延伸到北方。阿浓是我进警院103宿舍所见到的第一个兄弟。那时他正凝视窗外飘飞的柳枝,眼神中透露着一丝感伤,我想,他定是和我一样,突然从亲朋 […]

 『王晓晨』我当记者那会的文章三

1
霁月风光   朝气满园 ―――警园文化之我见 ??王晓晨 校园文化反映了特定阶段和区域内群体的生命轨迹。以其入主而不染的纯粹超然氛围,勾勒出当代“准知识分子阶层”特有心境,有着伸手可触的青春底蕴。 校园文化建设是一项需要各级部门予以关心的系统工程。它从产生之初,就以其清新的风格和特有的功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它融于社会文化范围之内,又有表现着自己独有的魅力,各大院校的校园文化,由于其文化主体,传统氛围以 […]

 『王晓晨』我当记者那会的文章二

1
一个拥有533枚军功章的英雄―――陆君祥 ◆王晓晨 他说:“我一定要为祖国做点什么,这句承诺,十八年来,他行遍了祖国的每个角落。 他太穷了,一辆自行车骑了30年,据说是沈阳最破的。 他太富了,一张口就拒绝了15万。 望着满墙的勋章,他呼唤共和国的荣誉制度,拉着妻子的手,他无语泪流。 十万里路访英魂 烽烟四起,金戈铁马的年轻已经过去,星云游移,战争的烈焰,政权更替的惊涛,已为纷扬而下的历史尘埃淹没,纷纭而起的美食 […]

 『王晓晨』我当记者那会的文章

1
从打工仔到刑事警官 ◆王晓晨 中国刑事警察学院被誉为“东方尔摩斯的摇篮”,警院吸引英雄,五湖四海精英之才汇聚其中,警院造就英雄,每年都为祖国输送大批铁血卫士。     警院人才辈出,想在这里出名很难,然而张长生却在这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九四、九五、九六、九七年,他连续四年获得辽宁省跆拳道锦标赛男子83公斤级冠军,九六年全国公安院校散打比赛第四名,他现任院学生会宣传部长.写得一手漂亮 […]

 『王晓晨』梦想与现实

1
梦想与现实 ??王晓晨 梦是现实的展望,现实是梦的归宿。 梦是超越现实的,有时会在现实中击得粉碎。     现实是梦想之源,对现实不满足时,人便开始做梦了。     有些人的梦以细面孩童做到白发老人却不能圆空余永恒的遗恨; 有些人的现实却如此满意,甚至此梦想还要美。 最大的幸福莫过于每日一个幸福的梦。 最深的悲哀莫过于每日连梦也不敢做一个。     年轻人的梦有太多色彩,没有什么不在其中,雪 […]

 『王晓晨』名利

1
这些天一直没有很好休息,所以也就没有精力写什么了。过去每天睡5个小时,现在被压缩到了3个小时。很多朋友好意劝说多休息,但真正忙开以后,确实找不出休息的时间。不光我忙,大队所有的人都这么忙。这个月,我们每位刑警平均抓了8名犯罪嫌疑人,我自己亲手抓了14个,那里还能找出时间。等忙了这阵子,也到了黄金周,但愿大家能过个平安无事的假期,陪着家人到好玩的地方溜达溜达。 最近被公安部在全国范围内通报表扬了一下,让我们全 […]

 『王晓晨』绝不卖假毒品

1
  前几日深夜,和阿星,小克哥在某酒吧门口抓了小毒贩“二陀螺”。随后开车带这小子回分局,一路上和他聊了聊。阿星问他怎么取个名头叫“二陀螺”,像人家“龙哥”,“大B”名头多响亮。二陀螺说:“我胆小,人家说我像陀螺一样滑,所以叫我二陀螺,大哥您要嫌这名号不好听,我想办法换一个。”“你胆小还敢贩毒,你不知道50克可以砍头啊!没有立功表现你麻烦大了!”。这小子果然识相:“要不我配合你们去抓一个大毒枭,大B手上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