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吴谦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吴谦』洗澡行家

1
今天看到一篇文章写道:现代人分为三个等级:“劳动者、思想者、有闲者”,对应的生存状态分别是“劳碌生活、艺术家生活、风雅生活”。我小心翼翼地掂量了一下,像我这样每天在无数俗事杂事纷扰之下劳碌生活的人,充其量只能算是个劳动者,偶尔有些附庸风雅的精神活动,从未达到有闲的地步。有闲对我来说就像挂在高枝上的果子,看得见,够不着。 周末晚上,饭后,我提议去唱歌,小刘摆了摆手表示拒绝:“老是唱歌也没什么意思,我 […]

 『吴谦』该死的情人节

1
    但愿这世上从来没有一个叫做情人节的节日,好让我免遭一劫。       今年的情人节恰逢周末,我舅舅兴致甚高地来我家吃饭,刚一落座就掏出数张宣传单,说道:原来今天是情人节,难怪街上发传单的都比以往多了不少。我应合着:是啊,现在人都喜欢过洋节了。几杯酒下肚,舅舅的话渐渐多起来了,也不着边际起来了。本来明明是在跟我妈争论退休工资的算法,不知怎的,眼珠子就朝我这边转过来,话题也变成了 […]

 『吴谦』两个好朋友

1
一个是鸭子,一个是鹌鹑。 鸭子是先出现的。 夏末,我去城郊呼吸新鲜空气,在一片水塘边遇到浩浩荡荡的鸭群。小家伙们全身披着淡黄色的羽毛,当真是“乳臭未干,黄毛未退” ,红嘟嘟的小嘴发出滴溜溜的叫声,仿佛受一种秩序支配似的挤挨在一起。我见四下无人,心里产生了邪恶的念头,抓起一只塞进我肥大的裤袋里,那儿便鼓起一个卡其色的大包。然后人鸭一起逃离作案现场返回城中。 我拖出一个纸盒,把小鸭放进去,并摆了些菜叶, […]

 『吴谦』手信?短信

1
        翻箱倒柜整理旧物,不期然地,一堆书信掉了出来,洒落一地。我将它们归拢,一封一封翻看下去。信封上印着北京某著名高校的校名的,是婷婷寄来的。她为了考研梦只身北上,在看书看得昏天暗地之际撕下手边的笔记本纸页写信给我,字里行间皆是追梦人的苦与乐。伊北的字和人一样飞扬恣肆,线条框不住他的名字,反而被撑开好几处。这么想着,仿佛就看见他眯着微微上翘的眼角,抱着双臂说:简直不知道你在 […]

 『吴谦』阿宝的礼物

1
持续数天的阴霾天气让人的心情沉郁得如同一块铁青色的铅板,到了圣诞节这天突然地放晴,让人格外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欣喜之感。 刚走进办公室,就看到桌上有一个快递的包装盒。狐疑地望向收件人姓名一栏,正是我。再看寄件人姓名,那两个熟悉的字像两道电火花,激得我的神经线突然剧烈跳动起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手是抖抖索索的,迫不及待地拆着包装纸。剥笋似的除下所有附属物,见一白色纸盒,上面是一张名片,职位:总经理助理。她 […]

 『吴谦』怀念驴

1
100年前的北京城里是能看到骆驼的。 20年前的合肥是能看到驴的。 驴字从马,显然驴是马的亲戚。马是在公园里给人家合照的,驴是给人使唤来拉车的,什么都拉:拉稻草、拉煤球……就是让它拉一堆砖它也没法说:我不干。马路中间驶过一辆神气活现的小汽车,路旁一头驴在主人的鞭策之下垂头丧气地前进,现在是再也见不到这种场景了吧。20年前是前现代、现代、后现代打成一片的时代,人们对种种怪现状倒是见怪不怪的。进了城的驴子们腹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