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夏明

夏明,男,其人毕业于中文系,先后做过记者、编辑、老师,现为战斗在教育二线的国文老师。喜好我行我歌、畅游山水、寄情于文字,寄心于水墨。
微博:

 『夏明』漫步长城

1
        去过许多名山古迹,惟独对长城情有独钟。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全长一万两千多里,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建筑之一,它始建于秦始皇时期,历经沧桑,到明代基本形成今天的雄伟规模。??     秋色如水,太阳在天空里落寞地行走,四周的高山肃穆如神。我开始从长城脚下向上攀登,随着身后台阶的增多,附近的山峰渐渐低下高傲的头,每穿过一个烽火台,回首眺望。蓝天、白云、清风、山峰、绿树、黄土、 […]

 『夏明』蜡烛

1
    入暮,万家灯火,刚端上饭菜却突然停电了。于是忙不迭的翻箱倒柜,找到半截脏兮兮的蜡烛点上。本来黑暗的房屋一下亮了起来!看着那微弱的光亮,忽然想起在中学的时候,那一根根蜡烛。??        由于当时时常停电,在放满书本的课桌里,多了一包蜡烛。??通红的蜡,在每次停电的时候,给整个教室带来一份温馨、一丝光亮、一点浪漫。每次说到蜡烛,都会有那么一句诗:“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

 『夏明』城市的羔羊(2)

1
抛弃小可的那个男人叫孟建,是一个大公司的总经理,也是市公安局局长的公子,在本地是地头蛇,我有心去找他,可是看看镜子当中的我,再想想人家的奔驰,我退缩了。   我带着小可租了一个民房,房子不大,小可住里间,我住外间。住进去的第一天,小可笑着说她解雇了我,但是我却雇佣了她。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在这个时候,我不能见死不救。我给她下了命令:不许她再去红灯区上班!她乖巧地答应了!并且在我 […]

 『夏明』生命——如水无常

1
       打小就一直生活在我妈的医院里,所以接触死亡并不稀奇。我接触了很多的死亡,有病死的老人,有难产死亡的产妇,有被打致死的男人,也有被墙倒砸死的工人,稀奇古怪,各种各样的都有。这其中,有我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也有些人就是生活在我身边的人。每次看到这些鲜活的生命在我眼前消逝的时候,我就有一种生命无常的感觉,同时,我会在心里对自己说,死亡,就是一种状态,眼睛一闭,不再呼吸,没有什 […]

 『夏明』怀念

1
       看到沙龙里朋友写的帖子,突然对过去有点怀念,2003年,非典肆虐的年代,我正在大学校园里快乐的生活着,那一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而对于我来说,重要的事情是在那一年,我第一次学会了弹奏BEYOND的曲子。        作为一个80后的人,黄家驹,这个名字对于我们来说并不陌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他的歌声陪伴我们度过了一个时代。他的第一张专辑《再见理想》,在这张专辑当中,我 […]

 『夏明』《奇冤》之错过沙龙聚会!

1
       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为什么是今天,为什么我亲爱的老妈要今天返家,而且是晚上,我晚上可是有一个重要的聚会啊!抓狂,抓狂,再抓狂。           自从买了房子之后,远在老家的老妈就没有来过,一是太远,二是因为我那已经92岁的外婆卧床不起,一天24个小时都需要老妈照顾。这次好不容易趁周末找人照看下,来合肥玩玩,准备过两天再走的,谁 […]

 『夏明』一个新手的表白

1
       记得刚告别记者生涯的时候,我欲选择北京作为漂泊的下一站,后来因为一个追求来到了合肥,继续我的文字生涯。在那个山水环抱的小城的时候,我经常会在夜间秉烛夜读,无论魏晋、唐宋还是元明清的文学,无论是村上春树、普希金还是泰戈尔,无论是《旷野的呼声》、《十月的乡村》还是《六一词话》,我都如饥似渴地发掘着其中的秘密,而最喜欢的则是在周末,拿着一些资料和书,去滁州学院找中文系的景刚、张 […]

 『夏明』将军令

1
夜,如墨似漆。月亮似乎也被这个夜色吓倒在云端里了,不敢露出一点的脸庞。 荒江的岸边。一张酒旗在黑暗的风中颤栗,昏黄的灯光透过窗纸,照射着屋檐的茅草上,显出了一丝苍凉。 阴暗的屋里,一桌,一凳,一琴,一炉,三柱清香。将军冷冷地坐在桌边,三缕长髯随着窗外飘来的风摆动着。 寒风呼啸,冰冷的琴音荡漾在江畔。“血气傲笑骨如山,龙泉三尺裹尸还。断剑残刀……”一曲《将军令》,多少狼烟情。黄沙百战,将士的尸骨成就了 […]

 『夏明』城市的羔羊(1)

1
“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在黑暗的街角,身边偶尔窜过几只无家可归的流浪猫,夜的寒风在耳边呼啸,刺耳的警笛似乎在向我奔跑,我对着天空长笑,回答我的是无边的浮躁……”咀嚼着这几句不算诗歌的词句,嘴边泛起一丝苦笑。 来到这个城市已经三个月了,没有找到工作,也没有找到小琴。小琴并不像她在信中所说的那样在一个大的公司里上班,我差点把那个公司翻了个底朝天,最后人事部的科长把所有员工名单给我看了我才相信小琴真的不在他 […]

 『夏明』街头另类匪徒,何日回头是岸!

1
    近日,在街头行走的时候,偶见一拉着板车的老汉在街头叫卖,板车之上是红通通的苹果,让人不禁馋涎欲滴。于是,就想上去买一点。????正快走到板车前的时候,路边传来一声急刹车的声音,那声音太熟悉了,香港警匪片中经常有黑帮砍人的镜头,车停的时候就是这种声音,下一步应该是从车中下来一帮拿着砍刀、钢管的匪徒了。我不禁担心,难道今天在这街头也要遇上黑帮火拼?果然,从车上气势汹汹地下来了3、4个人,其中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