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谢泽

艺术家、策展人、合肥香榭画廊创立人,合肥崔岗艺术村发起人。
微博:

 『谢泽』【布尔乔亚的胜利和室内派的诞生】

1
  ‘布尔乔亚’一词诞生于十一世纪法国,主要是指城市小资产者,这些小资产者享有充分私人资产权和城市管理选举权。 不过,布尔乔亚并没有在法国兴旺发达,隔海英国和邻国荷兰的布尔乔亚却高度发达起来。 尤其是荷兰,十七世纪叫尼德兰共和国。是欧洲率先实行共和、废除国王的最为民主的国家。这时的荷兰没有像法国有那么多贵族,也没有引以为豪的豪华城堡。荷兰更多的是城市小资产、自由人、手工艺者,可以说荷兰的社 […]

 『谢泽』【傻子才旅行】

1
  (最近在整理以前的文字,把一些散落的文章整理一下。有的原是系列的两三篇整合成一篇,这样叙述的更完整些。因是旧文,敬请大家原谅!) ---------------------------------------- ‘只有傻瓜才把时间浪费在旅行上面!’,我觉得爱默生这句话的正确翻译应是:‘只有傻逼才把时间浪费在旅行上面!’‘瓜’和‘逼’一字之差,但后者更能表达爱默生讥诮的批判态度。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旅行上的人们看到这句话会心惊肉跳,但爱默生下面 […]

 『谢泽』【长临河——外婆家的地方】

1
  外婆姓刘,是长临河刘罗蔡人,刘罗蔡后来改叫白马村,位于西黄山的西麓。再往西,是青阳山,再再往西,就是长临河、六家畈了,印象深刻的是家里很多老照片上都有‘六家畈照相馆’这几个字,大人们常说:六家畈出土匪!我知道,巢湖半岛地区向来是土匪和墨客的争锋之地。从‘山后’到‘山南’再到‘烔炀河’、‘长临河’、‘黄麓’,就是我父母辈的故乡、我的次故乡的全部地理范围。 青阳山的山后’虽说是我父亲的故乡, […]

 『谢泽』【山后和山南】

1
  ~本来这是为媒体约稿,后来发现跑题太远,媒体约的稿还得重新写,这篇就算做自留地了。在开篇之前想请朋友们调整一下情绪!做好为‘乡愁’飙泪的准备,这篇很抒情!第一次这么抒情~~~ 一直讨厌一个作者不停的说‘我’,讨厌自恋狂式的文风。我胆小却擅长嘲讽,通常也更喜欢晦涩的东西、酷的东西。但自打搞了个破瓦房,就在媒体的一再追问下不停的‘谈谈是怎么想起来要做这个的?怎么想起来要做那个的?’等等这些‘通俗 […]

 『谢泽』‘乡村的觉醒’­

1
首先,我想声明一点:崔岗村的发起和建设并非传统意义上‘乡村建设’这个概念。我再想说的就是:目前流行的有关‘乡村’的概念认识是漏洞百出和过时的。大家总认为乡村就是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景观,是小桥流水和暮归老牛的诗意组合;是耕读世家和宗祠庇荫的羊肠小道;是炊烟袅袅和五谷杂粮的丰收在望~ 可是,世界在变,乡村也在变。在二元制的城乡结构下,一些现代都市文人一边在城市挣钱,一边希望农村给他保留一种‘特权’:既 […]

 『谢泽』【呼吁206国道改道,保护涵养林,保护最美乡村公路!】

1
                              【请大家转发】呼吁保护合肥水源保护地、保护合肥最美乡村公路。   惊闻通往著名文艺村崔岗村的 […]

 『谢泽』【‘酒店控’眼里的好酒店】

1
                                    […]

 『谢泽』【从国王到人妖】修订版

1
                        十八世纪的泰国皇帝在听说荷兰没有国王时,他和大臣们都发出了嘲笑。这是东西方民族在有关‘家国天下’认知上差异导致的嘲笑。当时代进入到十九世纪乃至二十一世纪的时候,荷兰和泰国终于找到了他 […]

 『谢泽』【小灰同学——生活在别处】

1
  (引言)米兰昆德拉说:艺术的叽叽喳喳是永恒的。在我看来,生活的叽叽喳喳也是永恒的。     小灰同学在合肥‘行摄界’算是‘教母’级人物,也可以说是我和我的一大群朋友们‘发现另一种生活’的引路人。在2004年,国内的摄影热和私家车热刚刚兴起不久,于是在同样刚刚兴起的BBS论坛刮起一阵‘行摄’风,‘行摄’风的利器是一台在全球刚刚问世不久的数码单反和国人刚刚开上的‘私家车’。   2005年秋天,小 […]

 『谢泽』【安纳托利亚的超级视野】

1
    从安卡拉的机场一出来,立刻被一种全新的视野所震撼:梦幻般的蓝天白云!那种蓝不是西藏的蓝、不是PS的蓝、更不是‘艾派克蓝’。当时就一下想起台湾人唱的‘蓝色土耳其’,知道他为什么要哭腔哭调的强调土耳其跟‘蓝色’有关了。当然,本次旅行的标题也是‘蓝色土耳其之旅’,本来还以为是旅行社小编拿来对我们这些‘文艺狗’行骗的雕虫小技。去过西藏的人要不服气了,“不就是蓝色吗?我们去西藏回来发帖的标题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