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徐燕

热爱文艺的自由职业者
微博:

 『徐燕』淮河六章首映礼及其它

1
周日上午在1912的中影参加了我们原来沙龙老友于继勇组织的纪录片《淮河六章》看片会。这部将于大年初一开始在安徽卫视播放的纪录片,我们这次先睹为快。来参加的除了各媒体就是我们原沙龙的各位同学,当然,这中间一半是这两种身份掺杂的,所以,这更象是一个沙龙的活动,作为沙龙的组织者,本片的总导演与总撰稿,老于看上去又兴奋又忐忑。 仅仅一个上午,我们原定的看完六章的计划并没有实现,但是,仅仅是第一集开始不久,我就 […]

 『徐燕』又到七月

1
不知不觉,一年过去了一半。在微博上看到有人说起焦虑,但我居然毫无所感。我一般很少为时间的流逝而焦虑,因为那显然是没什么意义的,我焦虑的是车钥匙怎么也记不得放哪了,翻箱倒柜到处找了一通,哪里也没有,然后最后,我沮丧地往床上一倒,被硌住了。。。。世间多的是这样的悲喜剧,我真的来不及为岁月而怎样,况且,我的人生计划到今天已经琐碎至死,尤其今年,能预见的只是11月的缅甸行,其它的,最多是明天的饭局,宏编大制 […]

 『徐燕』老谢 不再只意味着龙虾大王

1
  现在合肥人对于龙虾的感情简直称得上复杂,它们身价涨得太快,即使有我们的物价指数安慰,也绝对是不可思议的幅度。于是,如同曾经可以随意调笑的朋友,眼见得日益登上庙堂之高,距离感,疏离感随之而生。    不知道有多少人如我一样怀念并不遥远的十几年前的龙虾,现在再提起市府广场黄昏的农虾阵战,想起那动不动五六块一斤,动辄一吃一脸盆的往事,简直有闲坐说玄宗的沧桑与幻灭感了,后来,就身价陡涨,从十块 […]

 『徐燕』北京小兽--无处安放的外省文艺女青年

1
有一类朋友,于我象玉器,象古瓷,亲切温和,但你不敢不小心,不能轻慢,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里,有公路,有绿妖,名单不长,但个个说出名字的时候,充满敬意。她们其实还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就是漂在北京的外省文艺女青年。她们都是我在西祠混的那几年的惊喜际遇,网络盛产奇遇,我们的相识也可归于其中一种。真实的人其实一直不太熟,永远在见到之前,早已经熟悉文字,文字如同脉络,如同血管,如同地图,通向那不被开 […]

 『徐燕』吃鱼 脆鲩鱼

1
其实我一直是说自己不太爱吃鱼的,但每当此话一说,就必然招致一片嘲笑,可不是嘛,基本上是吃某家烤鱼频率之繁,简直快要被认为是地下股东了,而每次去吃某小著名的烧烤也必点烤小鲫鱼,甚至平时在皖南菜馆吃饭的时候,每当红烧臭桂鱼上来的时候也没见我少伸一筷子。。。。但是当我前天在财富广场附近,吃完某某烤鱼,放下筷子的时候,情不自禁地说了一句,真难吃啊。让我油然想起了我的不吃鱼情怀,所以,这次当听到是吃火锅的时 […]

 『徐燕』嘎嘎

1
如今去女人街去吃嘎嘎仿佛在实践一个不可实现的任务,事实上,临到巷子口才发现女人街正在发生着大的变化,路被挖得千疮百孔,走一趟,脚上的泥得有几斤,附近的卡旺卡已经关了门,半边门面让给了炸鸡块,转个角,看到嘎嘎还静静地在,居然内心一熨,仿佛一种安慰。 这家店从它草创时期就来吃,如今隔着岁月的烟尘往前想去,居然也有五六年了,如今自然可以揭去初初开店的逼仄窘迫,那由于生意不好带来的焦虑恐怕老板自己也忘得差 […]

 『徐燕』很早就知道他--《失败者之歌》

1
其实很久以前就知道李霄峰,当他还以LIAR混迹江湖的时候。在没有微博甚至还没有博客的那些年,论坛是我们网上的大本营,我得以结识很多朋友。某次聊天,北京的朋友天水丫头听说我来自合肥,若有所思地说,呃,合肥,那你认识小赖么?看我很迷惘的样子,又解释说,哦,他是写影评的,写专栏。 电影,音乐都还是心目中的乌托邦的时代,能写影评,必然看过大量的电影,能写专栏,必然影评有相当的份量,无形中,公子小赖在我心目中高大 […]

 『徐燕』那些年 这些年

1
总是觉得那些年是一个属于遥望的词语,我们透过时间的尘埃,望向遥远的自己,周围的一切都不真实了,甚至面目也不太清晰,但感觉一直真切。那些年,并不很久的那些年,与沙龙结缘的那些年,其实如一行脚印,已经延续到了今天,这些年,我与沙龙的关系不是愈来愈疏远,反而是愈来愈亲近,这种感觉,不是感慨与喟叹可以轻易形容。 缘起是初夏兰宫,这个场景被多次描摹,逐渐有了意境。人生若只如初见,那初见已略去了蛋炒饭等简餐的 […]

 『徐燕』又到了回忆的时候

1
每到年底,就不能不回头望下,仿佛不为这一年留个印记这一年就白过了。不论是工作,还是生活,不论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其实这五年来,变化都很小了,也许,我应该安慰的是,我正走在一条人人羡慕的坦途上,我,其实根本就没有抱怨的权利。 2011年,最大的恐惧来自于时间,是的,我突然意识到我年纪真的大了,连第三个本命年都过去了嘛。但与朋友玩笑,觉得自己才24岁的心情还仿佛就是在昨天。有次与客户吃饭,他说属虎的,我冲口而 […]

 『徐燕』最近生活及读书

1
最近心态浮躁,算来只有看书才能让自己重新沉静下来,周六去听了两堂讲座,胡思远教授年过六旬,但仍神清气朗,讲起海洋策略及南海局势,成足在胸,自信满满,让我们这无端为国担忧的心情也放下来了,到晚上饭局,又听到亳州一个朋友很强势地发出结论:再过二十年,我们的版图也许能再度伸到中亚。。。哇,我禁不住结舌,我倒不想我们再出一个康熙大帝,但我们的民众显然对祖国未来充满了希望。 人大张鸣是一个胖子,东北人过了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