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徐燕

热爱文艺的自由职业者
微博:

 『徐燕』长假归来

1
台风过境.回到合肥的当天,就立刻感受到大风带来的震颤,几乎整夜,我的窗都被风的大手拼命拼命地摇啊摇,我只是捂紧了被子,假装是一个冬天的真正来临. 当然不是冬天,夏天仍有模有样地在中午盛大降临,秋天也在装饰着清凉的早晚,冬天,仍是一个遥远的,与冰雪相连的季节名词.当我们遥远地望着它的时候,所能想象到的,全是美丽. 距离,模糊了容颜,也突出了美丽. 长假,长达半个月的假期,说过就过了,重新坠入重重的工作当中,那一丝怅然 […]

 『徐燕』连环套-点名答题

1
据说这种点名游戏很有趣,不过偶还真是第一次玩,蒙戴纬和张琤的青眼,点名让偶也来答一答,就也来玩上一玩了。 http://www.imedia.com.cn/star/daiwei/archives/2007/7356.html 点名游戏规则: 1.被点到的名字要在自己的空间里把这20条问题复制下来并写下自己的答案,然后去掉一个你最不喜欢的问题再加上一个你的问题,仍然组成20个问题,传给8个人,列出其他需要回答问题的人的名字,还要到这8个人的空间里流言通知对方--你被点名了,被点名 […]

 『徐燕』学英语象爬山

1
其实我一直是自认为语言学习能力比较强的,从小跟着工作频繁调动的父母到处走,最后从湖南来到安徽,基本上都能以最快的时间学会当地语言,与当地的同学打成一片,融为一团.但是,对于,英语,对于学了几十年的语言,却到现在也只能心虚地觉得,学习N年,仍远远不够. 以前听过一个段子是说,文革的时候考试,有人交了白卷不说,还在上面堂而皇之地写上:我本中国人,何必学外文.在那个年代,这简直是英雄般的举动,但,如果放 […]

 『徐燕』最想念的季节

1
转眼又一个九月十号,早上起来时,很有一种念头去二十八中门口,等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给她一个一定是大大的惊喜,但是,一条正在修的且不知道几时能修好的高架路,轻易地断绝了一个看起来很浪漫的想法. 发短信的时候,我脑子中出现的,还是二十年前她的样子,甚至,背景的阳光也是冬日,上课铃打响了,匆匆忙忙跑进教室坐好,甚至大家腾起的烟雾还没消散,她便出现在了门口,阳光正好从她身后射来,她整个人笼在眩目的光影中, […]

 『徐燕』亲历合肥交通

1
关于城市的交通问题,我知道是大城市的顽症,不必说上下班时间的上海高架堵得那个厉害,光是北京的三环就是被誉为超级停车场,至于交道规划都有天时地利的深圳,道路畅通也几乎成了记忆,这几年的倍受美称的滨河大道,深蓝大道,及进出关口一到上下班时,也已是频频在交通频道被告知状况不断的多发地段. 但,我总觉得这一切和合肥离得甚远,我无论如何想不到,在合肥,我也能享受一下这个传说中的堵车,并且,一堵就是一个多小时. 周五,合肥小雨,我 […]

 『徐燕』单身女子军规

1
看到樊立慧转的哲言妙语,不由地也想起我看过的一个关于单身女的守则,是我若干年前看过的一个贴子,今天很意外的在另一个版看到了,因为那个朋友快满25岁,而这个贴子的原来名字叫做,25岁单身女子守则。 25岁,我怀疑这个贴子根本不是给25岁女子看的,因为,以我的切身体会,至少在我25岁时,对人世根本无法看得这样开,那时,还憧憬三十岁前要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坚信人群中一定会有一双眼睛和我温情相对,默契于心,那时,根本 […]

 『徐燕』旧贴:我看欲望都市

1
酷暑难耐,这个时候,去任何地方估计都不会太受欢迎,连我的父母都劝我“等天凉快一点回来好些,家里也没有空调”,我不能改变父母不装空调以不浪费电费的观念,但是,我却需要给自己找一些更愉快打发时间的乐子,于是,整个一个周六,我裹着毛毯,缩在床上,看完了新买的《欲望都市》第四季六张碟十八集。 《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现在提起应该对很多人不是一个陌生的词组了,它是一个从名字就打着浓烈美国标签的HBO电视连续 […]

 『徐燕』乱弹博客

1
今天突然想起这个话题,是因为我刚刚看了一个朋友的博客,为里面的精妙描写而感叹,放在并不很远的几年前,我怎么也不能想象,日记可以放在网上写,而且大大方方地展览给大众,看的人少了还得不爽,感兴趣的人少了也会倍感失落。 时代带给我们的,或是互联网带给我们的惊奇似乎是源源不断,且也没有断的架式。 曾经名噪一时的木子美,似乎给博客提供了一个宣传推广的机会,反正我是从那时才认识了这样的一个东西,并且也注册了一 […]

 『徐燕』偷得浮生几天闲

1
休了一个长长的假期.差不多半个月,给自己的一个说法是:休息.和以往拿了拿了大假就到处走的作派完全不同,这次真的只是休息,除了游泳,逛街,饭局,任何一个风景区也没有去,包括汕尾,南澳,大小梅沙,好象一点也没有兴趣,成天宁愿坐着躺着,只要什么都不想. 这十几天好象头脑都停止了转动,至少与工作有关的那一块完全停止了工作,甚至,好象一瞬间就失去了这个功能,那些与工作有关的人或是事,一下子被失忆,努力想就会觉得痛苦,于是,干脆不能想,干脆 […]

 『徐燕』关于游泳这件事

1
游泳是我一直到三十岁也仍没有学会的事.如果这辈子有几件憾事的话,绘画与游泳当列其二.我一直觉得我天生是不可能学会游泳的,某一天从某个莫名其妙的算命中,好象契合了此理,于是,就安于不会游泳,不能下水这件事了. 但,周围总有不胜其多的人想要以教会我来证明这事上没什么不可能的事.也因此,在我一路走来的岁月中,出现过很多的老师. 最早记得是99年的夏天,我失业在合肥.失业没什么关系,生活费有,还有点小外块,就是时间多得让人受不了.我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