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徐燕

热爱文艺的自由职业者
微博:

 『徐燕』忘了,忘不了

1
起这么煽情的名字其实和我自己的情绪无关,昨天我和朋友去K歌,点了这首我很喜欢的,可惜这么低的KEY我居然唱不上下不来,险些成配乐诗朗诵,哈哈,不过,倒因此我想谈谈我看过的同名这部电影,并聊聊里面的两个演员:张柏芝,还有刘青云。 上次去南方,有一段长长的旅程是和汽车联系在一起的,很疲惫,很累,现在想想都很奇怪自己居然那么兴致勃勃,去时一样,回时亦然。其实,原因很简单,有好的朋友陪在身边,说永远说不完的快 […]

 『徐燕』写在六一边上

1
其实每个六一对我而言,总是一次提醒,提醒我的童年不再,唤醒那些关于过去似乎已极其久远的记忆。而上次在宁波看过的一张报纸让我开始了思考,那个主题就是:童年从什么时候开始离开的。也就是说,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不再意识到自己是个孩子了? 我小时候应该是有很多照片的,因为父亲曾是单位那架理光的保存者。可是,现在翻来,并没几张印象很好的,因为大多要不面目不清,要不年少深沉,极少看到没心没肺纯粹是孩子专属的那样 […]

 『徐燕』同学少年都不贱

1
人的一生好比一场旅行,不断地会遇见一些人,然后,忘记一些人,没有血缘关系,很多感情便来得薄弱,比如同学。我小学的同学现在想来,一个联系的也没有。我小学在湖南郴州度过的,一共上过两个学校,第一个叫工农兵小学,是附近的部队,农村,工厂的小孩上学的地方,还分来甲乙班,以户口是否农业为分班标准。我第一批入队,第一批在胳膊上戴两道杠,是老师的宠儿,享受老师在上课前支使我去她宿舍拿粉笔的特权。我们同学中,记得 […]

 『徐燕』周末读阿城

1
阿城的这本《威尼斯日记》是四月寄给我的,台湾版的,直版,繁体字,虽是薄薄一本,也使我平时每每在开始阅读时要禁不住踌躇一下,觉得这会是一个大的工程,非有闲心,非有耐心,才有可能继续下去,但是,这个周末,用来对付它,着实完美。 阿城是我一直不太关注的作家,我所指的关注,是指很喜欢,会成系列地收集,这种热情,我曾用在梁晓生,王安忆,张蔓菱身上,而台港的作家中,我也曾以同样的痴迷对过苏伟贞,朱天心,黄碧云 […]

 『徐燕』我将背影留给你们--我所知道的梁文福

1
我最早记得梁文福这个名字,似乎是从红唇族的那张专辑开始的,天,那是多古早的事了,可是,我的记忆力又一次显示了它神奇的选择性,近二十年过去,我仍记得那首歌叫:年少时候,谁没有梦。而且能清楚地记得每一句歌词,并一次一次地在很多地方引用:人生的际遇千百种,但有知心最相重,人愿长久,水愿长流。岁月的水轻轻流逝,曾经的年轻情怀再动人,也终究要归于波澜不惊的平淡。再次被梁文福惊起,是在电视里,一首叫《新加坡派 […]

 『徐燕』日子正当少女

1
最近QQ的签名改成这几个字,于是,很有几个人跑来问我这个签名的意思,其实,签名只是一时的心情或是一段时间心情的反映,我觉得方娥真的这句话很对我这段时间的感觉,就写上了。 说起方娥真,我是从九十年代初买的安徽文艺出版的《人间有情》系列中看到她的一篇《佳话》才认识她,这也是我和公路同学结缘的初始,当时中国的出版何其贫乏,能收录有台港文学的,除了福建出的《台港文学选刊》,就是漓江出版社的那套五本的《台港女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