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徐燕

热爱文艺的自由职业者
微博:

 『徐燕』2011年新安读书月第一天

1
似乎从去年开始,新安读书月就安排在最热的八月,于是,用宣传词来说,每年八月,满城书香。而其实每年不到八月,我和我身边一帮爱看书,喜阅读的朋友已经把它当作一个节日来期待了,会早早地猜想今年会请到哪些名家,今年会有哪些精彩,而当那些一直在纸上出现名字,在文字后隐藏思想的遥远的人真的出现在几排或是十几排前,感觉真的很不一样。 去年的我除非特殊原因,比如撞车,几乎场场都到,今年,我希望排除一切特殊,落个圆 […]

 『徐燕』重返溪口

1
去溪口旅行的消息一确定,就开始隐隐地激动起来,往事仿佛被触动,不再有冻结的愿望,所有与之有关的记忆也由此喷薄而出。 我们记住一个地方,总是因为那里有喜欢的人,或发生过难以忘怀的事。那些附着在记忆上的灰尘,有着自己独特的气息与味道,稍一提及,就尘土飞扬,难以沉默。 那次去溪口,是缘于参加全国药机会,公司的一次集体活动。事实上,在十年前,我加入的那家英国公司在我生命中留下的印迹几乎是转折性的,它牵连了 […]

 『徐燕』万佛山散记

1
周末两天去了万佛山。仿佛与这个山有着奇异的缘份,从去年随沙龙准备筹备深山音乐节的采风活动,第一次去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幽静深邃之地,去年到今年,一年多时间,我已经是第四次去了。说起人与人,我喜欢用缘份之说,说起人与景,我也常会这么莫名地觉得不可不信缘,气场之合,确实无言可说。 这次是一次集体活动的召集,公共知青沙龙作为我在合肥最常混,混的朋友最多的一个组织,确实也是最最文艺最最有想象力的一个群体。 […]

 『徐燕』假山假水真风景 一池一壑皆匠心

1
一直自诩是湖湘派作风,散淡随意,关于江南,印象中就是杏花春雨,小桥流水,我于是不自觉地就有着一点隔膜,如同甜糯和麻辣似乎天生就不相干。人与人其实讲的是个缘份,人与景何尝不是呢,去过N次的苏锡常,但基本上没有过停留的意愿,也没有去过任何一个景区,公差与旅行确实是两码事,所以,对于江南,我着实算个过客,而对于苏州园林,印象还只停留在小学课本中。 然而,忽然之间,仿佛我和江南的缘份并非原来想象的那样脆薄, […]

 『徐燕』茗阳夜泡

1
茗阳温泉回来,朋友们说我成了话痨兼单调复读机,反复说的都是,去玩吧,那里真的很好,那温泉好舒服,那环境是特别宜人,那远山,那近水,是多么的溶为一体,离合肥也不远,两三小时车程。。。。搞得大家简直要严刑拷打我,怀疑我是不是已转行做导游,成为某公司的托了。但天地良心,当然不是。泡温泉,我一直还蛮喜欢的,觉得它就是代表了组织,代表了热闹,更代表了温暖。泡温泉永远和集体活动联在一起的吧,很难想象孤独地一个 […]

 『徐燕』大年初一来拜年

1
今天是2011年春节的第一天,大年初一,初一饺子初二面,我家吃的是面条。我爸妈虽然和传统观念还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在行为上已完全实现了现代化,不仅在吃的方面我行我素自行其事,比如我家的年夜饭就是两菜一汤,速战速决,吃好吃完绝不浪费,再比如在走亲戚方面,我妈也对所谓的迎来送往表现得极不耐烦,于是,今年居然没人来了,倒是落个清静。 我是大年二十四那天就往家跑了,说是躲大面积的风雪,但也是贪图早点回去享受 […]

 『徐燕』新的一年,从泡在一起开始

1
沙龙的年会每年都会提前期待,虽然今年从一开始很让人期待的河南落到了毫无新意的巣湖,虽然把杯夜聊暂时只成了一种憧憬,但毫无疑问,今年的沙龙年会最有意思,抛开了简单的吃吃喝喝从一到终的单调,这次的层次显然丰富多了,先从裸露身体慢慢袒露心灵,再重整容颜据案大吃,我相信至少这次年会是大家彼此记得最清楚,彼此聊得最透彻,回去以后回想起来记忆最丰富的一次。每年沙龙年会也是我不由要检拾起自己沙龙记忆的时刻, […]

 『徐燕』我的庚寅年阅读史

1
本来就是一个爱读书的人,但2010,这个即将过去的年份,我由于多了安徽省图书馆的两张借书证而凭添了更丰富的阅读的经验与选择范围。随便数数,过去的一年里,看过的书至少一百多本,闲的时候,每晚一本中长篇小说是常态,忙的时候,一周两到三本也是少不了的,所以,我的回首,多少有点去芜存真的意味,或是,这是一个由近到远的排列,能留下来的,就是收获。 年度最惊喜 其实主推刘瑜。如果很多人是由于她的《民主的细节》或是更 […]

 『徐燕』触电农村广播

1
第二次触电,仍然很紧张,我一直盯着我前面的那个计时期,盼望着它快点走,当它真的走到接近22点30分,并且在我们话没讲完,公益广告就跳出来的时候,我意识到,这次电台的经历,结束了。 和赵媚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屈指可数的几次,我总觉得我们已经熟透了似的。上次万佛山之行,一路闲聊,居然还能扯出更多不可思议共同认识的人,更让我觉得合肥真是小,世界确实象个家庭。所以,这次见面,虽然我没有如卜令峰那样大摇大摆地闯进去 […]

 『徐燕』关于农村

1
作为一个基本上没有农村生活经历的成年人,我的成长历史基本上是新中国知二代的典型,所谓知识分子二代,是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已经脱离了基本的靠天收的经历,父母都是体制内,过着有保障的生活,所以,基本上我的童年与青年都是学习任务为主,我没过过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所谓的汗滴禾下土也只是感觉到画面的真切却无法有感同身受的辛劳,但是,我并不以为这就真正证明了我与土地的无缘,我与土地的隔膜,或是,我与农村,农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