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徐燕

热爱文艺的自由职业者
微博:

 『徐燕』腊八

1
不知不觉就到腊八,年越来越近了。 过年,回家,春运,春晚,一年一度,时光过了又过,熟视无睹。以为一直可以这样,但是,最近听到好几个家人逝去的消息,我的惶恐于是显而易见。 必胜客,马鞍山路的又暖和又好吃,人又少,但我对于西餐,总怀着敬而远之的谨慎热情。身在其中也陶然,也愉悦,但,永远没有在土菜馆的适意。看来不止是贵族需要时间,口味同样需要。 虽然不过是习惯。习惯单身,习惯两个人,习惯三个人,习惯一大家 […]

 『徐燕』昨天

1
昨天还是没有上班。整个元旦后的假期,我统共只去了两天办公室。说起来似乎也并无惭愧,当然,也并不自在,自己做生意,象我这样的,迟早得关张大吉,不勤奋,总是不可能做到最好。 但最好又是什么呢,我总是记得冯仑说过的,人真正的自由是达到三个境界,时间,财务和舆论,就是钱够花,时间够用,不介意别人说什么。所以,我有时候想想自己的现状,虽然离大富大贵还远得很,但随手想买个东西也还是没问题的,最重要的是,我没单 […]

 『徐燕』今日大寒

1
今日是24节气中的大寒,对于传统,我虽已日日隔膜,但又总怀着莫名的亲近感! […]

 『徐燕』今日大寒

1
今日是24节气中的大寒,对于传统,我虽已日日隔膜,但又总怀着莫名的亲近感! […]

 『徐燕』最好的时光

1
我很喜欢朱天文,但自从她搭上侯孝贤,她担任编剧的那些电影,几乎没一部我能看得津津有味的,我承认,我是一个没有情趣没有品味,不止舌苔上的口味重,心灵上的口味也不轻,我喜欢的都是那些名字,比如《恋恋风尘》《千禧曼波》,也只是名字,整部剧总是一个盹接着另一个盹的中间,结束了。 这几天在看《鲤》,主题不同,最喜欢的是这一期是:最好的时光。有朱天文的采访,平淡,恬静,一只猫卧于稿纸前方的那张,仿佛自成一个世 […]

 『徐燕』走走更健康

1
车有几天没在了,连看大门的大爷也好奇地问,不开车了?但我只是笑笑,车似乎突然成了我生活中可有可无的东西,当然,前提是我的重心不在工作,而且,我并没有需要按时赶到办公室或是客户处的计划,于是,感觉这几天,我的生活换个节奏前进,反而更愉快了。 周五打球,是朋友开车来接送我的。坚持打球好几年了,无可置议,车是一个很重要的载体,否则,要换的衣服,鞋子,还有球拍和球,要不就是披挂着,要不就是放在包里带着,怎 […]

 『徐燕』影响焦虑症

1
昨天晚上都七八点了,还被接待外地来的同学的本地同学挟持着去吃如一坊。我弱弱地声辩我现在晚上尽量少吃,保持中年妇女最容易沦陷的体重,但,后来,我发现,我吃的并不少。其实他们也并没有劝我,只是我看他们大口大口地吃,不自觉地也加快了频率,更何况,服务的小姐总是猝不及防地捞起就直接往盘里放,而我觉得突然出手相拦也太过于唐突,所以,我后来总结,不管如何警省,只要和几个胃口好的家伙吃饭,我肯定就会毫无悬念地成 […]

 『徐燕』昨夜 沙龙四岁了

1
不知道怎样才是一个象样的开头,缺席了沙龙09年的三周年生日,离开了沙龙半年多的我,在昨天,似乎又找到了08年的热闹,以一个新人的姿态重新加入了这个组织。 我说过,沙龙于我的重要性,就是在这里找到了一批同声同气的朋友,每周聚会的女人帮,可以分享彼此快乐与伤感的好友,以及绝望主妇与欲望都市两个世界的碰撞。。。。这些,都让我的单身生涯过得有声有色,沙龙在这里的作用功不可没,我想,新的一年里,我希望还会有新的发 […]

 『徐燕』年底 年会

1
每到年底,都似乎分外繁忙起来,那些禁锢迟钝一年的感情细胞在寒冬的刺激下,在辞旧迎新的感召下似乎纷纷复活,旧朋新友,新知故交,都从电话本中生动起来,电话多了,饭局多了,见面的机会也多了。 那天和朋友聊天,说到功利性,成年人的功利性是最强的,它并不止是体现在势利上,那只是一部分,更大的一部分是体现在时间上,成年人充分知道哪些时间是应该花的,哪些是无用的,或是宁可当它是无用而舍不得去使用一下,于是,宁可 […]

 『徐燕』热伤风

1
天如此冷,瑟缩家里不知如何是好,就跑到好友办公室去避寒,斯不是陋室,很是德馨,有大柜机调到30度源源不断地吐出热气,有饮水机持续提供热水,喝的更有咖啡红茶绿茶等等,但我暗嘲生来是苦命,经不得穷,也耐不得富,如此好日子只过两天,就感冒了。 整个人如同一个发脓的细胞,源源不断地制造废物,填满手边的纸篓。半夜醒来,喉咙如同灼热的管道,又干又涩,而且没有热水可喝,咳咳几声,又牺牲几张纸巾,落入床边的纸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