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徐燕

热爱文艺的自由职业者
微博:

 『徐燕』忘了伤心

1
电话响,一个皖南的区号,很久不联系的老同学的号码,接通,以为又是托我打听车价,或是小孩要来合肥参加比赛之类的事,所以当她口气慎重地说,鲍**,那个我们同班同学的,他,去了啊。我一时语塞,不知道如何回应。 我们大学的同班同学,现在也在开始凋谢了吗,他分明还比我小两岁,三年前,当我仍在那个不知名的外企任职的时候,还去那个小城出过差,他还请我们吃过饭,几个女生调笑打趣他的时候,他还呵呵笑,甚至,我今天的邮箱 […]

 『徐燕』不忘 不留

1
这个冬天,似乎也是感情的年底,所见所闻的分手,超过三例。 汪涵在回答记者问及和杨乐乐的感情,狡黠地回答说:最重要的三个字, 不是我爱你,而是在一起。是的,在一起,在某种程度上,它是超越形式的安慰,是一个短暂的平衡,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安慰可以温暖多久,这个平衡在什么时候会被打破。。。有时候得感叹婚姻并非全无意义,那个红本本类似一个瓶子,保证了瓶中之水的合理流动,如果水真的要挣脱而去,不是瓶破就是水蒸 […]

 『徐燕』新年

1
2010年如约而至,准备重在沙龙写点胡言乱语,虽然新浪仍是主阵地,但有个偏房,感觉应该也不错。 2009年,总体说来,收获很多,至少比失去多,快乐很多,至少比痛苦多,朋友很多,至少比敌人多,挣得多,至少比花得多。。。总之,好比坏多,我就很满足了,希望2010年,好的更多,快乐更多。 沙龙的年会争取参加 […]

 『徐燕』买房啦,我买房啦

1
其实我的心情并不象我的标题这样雀跃,但,今天不跃没准过几天会跃得不行,我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事情验证了我确实是那种后知后觉的慢热型。 买房那天毫无征兆,固然是在去赴婷婷的午餐饭局之前就知道有房要看,但是,我有几个没料到,一个是没料到吃一个简单的三毛蒸菜也能把我早上才穿的干净的仔裤弄上一大摊的油渍,二个是没想到我穿着这一大摊油渍的裤子就去看房,而且就订下来了,而且当天下午就和房主坐在中介那里把合同都签 […]

 『徐燕』震动心情

1
地震是最近周围热议的关键词。对此我也不能超脱事外,毕竟,我们拥有同一片地壳,当大地倾斜的时候,可能我家的屋顶也一样没有了。但是,没有经历,就总存着隔膜,或是说,我主要是天真地认为,那些事和我没什么关系。如果有一天我因为这句话遭了报应,请焚烧打印稿以表示嘲笑。 我没有准备急救包,不过,找个防水袋还是没问题的,我估摸着要放哪些东西进去,有几张存单,但没有任何金银细软,由此可见我的家底是多么薄弱。也由此 […]

 『徐燕』扫墓归来

1
清明的扫墓,于我而言,是一次回家的理由,也象征了一次家族聚会,更可能是,一次真正意义的踏青,虽然,时间一般都很短,不超过一个上午。 爷爷奶奶去世都有十几年了,每年和二叔三叔的见面,渐渐发展到不是每年,和二叔,甚至去年才见了差不多五六年来的第一次。 当时爷爷奶奶的去世,我不仅没有参加他们的葬礼,连消息也是事后很久才知道。上坟也是从去年清明放假开始的。很多人不理解,觉得我们家太过于人情淡薄,但是,我父 […]

 『徐燕』延伸阅读-困困:海子家乡草记

1
原文地址为http://catnap.blog.sohu.com/113248128.html 安徽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是海子的家乡。从北京坐火车9个小时到合肥,再乘大巴,两个半小时就到了怀宁,高河镇在县城北侧,那里有海子的高中母校高河中学,查湾村沿乡村马路再往北,路边有茂盛的香樟树、一片一片的油菜花、一汪一汪的池塘,还有牛牛在吃草。  火车上: 西川跟四个姑娘挤在一起,看餐车另一侧四个中年文人喝大酒,两个是诗人,两个是作家,他们干掉了4瓶自带二锅头,他们 […]

 『徐燕』转大仙文:阳光打在海子墓地上

1
原文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236e0f0100ckzv.html  最早读海子的“阳光打在地上/并不见得/我的胸口在疼/疼又怎样/阳光打在地上!”一段时间,我一直躲避太阳,生怕阳光打在地上,击中我的心脏,连同肝肠,还有盆腔,甚至脊梁,一起被阳光扫荡。    2009年3月26日,正午的阳光下,我来到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镇查湾村,阳光不仅打在地上,阳光更为坚实地打在海子墓地上。这一刻,没有一丝风,但阳光比风还强;这 […]

 『徐燕』转大仙文:海子,以命为诗

1
原文地址:http://daxian2006.blog.sohu.com/113469211.html 祖国,以梦为马;海子,以命为诗!从“活在幸福的人间,人类和植物一样幸福,”到“用我们横陈于地的骸骨在沙滩上写下:青春!”海子从25岁的死,到45岁的祭,20年在冥府鬼域中继续搏击,那份“秋天深了,王在写诗”的霸气依旧穿云裂石。     海子最喜欢的小说家英国籍波兰人约瑟夫·康拉德的墓碑上,刻有英国浪漫主义诗人斯宾塞的一首诗——劳累后的睡眠、暴风后的港口、战乱 […]

 『徐燕』流水不腐

1
今天是四月一日,早上去桐城,自己没开车。在包河大道等朋友车来的时候,我忽然恐怕说好的这次出行不过是她开的玩笑,立刻致电,结果,这个比我要工作狂百倍的人连今天是什么样的日子都没感觉,哪有觉悟来作弄我哦,一说,两人大笑。 我所有的朋友几乎都能容忍我脾气不好,耐心不够这个缺点,我偶尔良心发现的时候,会忏悔自己的过错,并且奇怪为什么我如此不靠谱的人会遇到那么多超靠谱的朋友。昨天我又重提要买房子的事,筱懿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