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徐燕

热爱文艺的自由职业者
微博:

 『徐燕』这个三月,属于海子

1
28号晚上,今天,当我把北京来的朋友送上北去的列车,与一同送行的刘总在合肥站那明晃晃的大灯柱下分手,上了各自的车,我的心才感觉重重地放下来,这个三月,这几天,这件为了海子二十周年所做的事,算是彻底有了一个圆满的结局。 正如同所有的故事最初可能仅仅是缘起于不经意,这个海子二十周年故乡行的提起也是十分偶然的。MSN群中大家提起时,还是2008年的事,当时我记得大家群情激动,言语激荡,完全把它当作一件极为浪漫的事, […]

 『徐燕』早起 早睡

1
自认为是一个还算合格的生意人。所谓生意人,优点不用说了,劣处也无非是无利不起早,或是重利轻离别吗?不用细细想来,我清楚记得这些话都有具体事例落在我头上,为此我付出过许多代价,也放弃了很多感情,但是,这么自得地说起来,总归自己内心是赞许的。 生意人重要一点,是有时间观念。再具体落到我自己,我觉得早起是一件相当重要的美德。早起当然是为了早到。这件事好象并不需要人教,我不论是为人打工还是自己做生意,不论 […]

 『徐燕』忙与盲

1
我承认,我对于忙碌已经超不习惯。这段时间的忙有些雷到我自己了,我问自己,怎搞的啊,怎搞的把以前的闲适就那样搞丢了,虽然,我也对十点才起床在QQ上弄个刷牙的表情觉得有点过分,但是,七点多就起来,无论如何我觉得有点不习惯,另外,我认为早已经过去的出差的生活重新降临,真是残忍。 出差,早上六点多就已经出现在高速公路上,这是什么样的精神?而且是吃饱喝足的情况下呢~一个人,我总是不肯亏待自己,平时不吃的早饭,出 […]

 『徐燕』乍暖还寒

1
乍暖还寒时节,最难将息,这是李清照的感慨,是啊,三杯两盏淡酒,怎敌那晚来风急,但归根结底,我又觉得恐怕是如孔老夫子所言,唯女子与小人难养,这样那样的心潮起伏,不过只因为意难平。 天气渐渐好,但是,心底却仿佛个黑洞在逐渐扩大。很难说清是什么,也许是我自己纽结在一起的工作,两样,我以为可以做得好,却发现互相影响,并没有厘清的可能,又或许是我天生粗枝大叶,面对麻烦,小宇宙的爆发不是解决一切,而是结束一切 […]

 『徐燕』又下雨了

1
又下雨了,很冷,不想去公司,就焐在家里,其实有网络有电话有手机,世界早已是天涯咫尺的亲近,我于是安慰自己可以迟些再迟些醒来。 下雨的日子实在好睡,听着电视报着那些仿佛与已贴身有关却又迢遥万里的新闻,被某个关键词惊醒或是提醒,比如房价,油价,大学生就业。。。日子若是就这样懵懂中醒了睡又睡了醒,其实也很不错,至少,有了遮了风蔽了雨的心安。虽然,我也得承认,那些个名词个个都曾经给过我深刻的痛楚,但好在, […]

 『徐燕』寒春

1
这个春天有点冷。情人节前的那几天暖和得让人欢欣鼓舞,以为热闹的春天就此到来,就此可以把羽绒报,厚毛裤都束之高阁了,但,显然是假象,二十几度的温度没持续几天,温暖的大风过后,寒冷又不期而至。 在北京的几天,遭遇了大雪。在合肥没看到,在北京同样没看到的冬天的雪,在春天不期而至。也许路上因此湿滑,但是无人抱怨。更多的人是和我说相同的一句话,说你运气真好,一百多天没下雨,你来之前刚下,一整个冬天没下雪,你 […]

 『徐燕』北京一夜

1
北京之行似乎是盼望已久,但是,真正成行却又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一张机票让我脱离合肥的阴雨落身于北京的灿烂阳光之中,见识了机场航站楼三号与1号2号的遥远,可以遥想一下奥运期间的种种关于机场的故事了。 北京空气还可以,据说是因为前不久刚下了百多天干旱后的第一场雨。第二天,居然发现还下雪了,晚上我出去赴饭局的时间,雪不仅没有停的意思,还更密了。 饭局很热闹,一个接一个到来的身影都引发热烈的尖叫和拥抱,最没想到 […]

 『徐燕』声色度日

1
如果没有网络,我不知道我的人生是不是就此黯色失色,至少,度过双休不会这么从容。  周六周日,哪都没有去。天气持续地阴着,让人觉得在家里会是一个安全且妥贴的选择,正好可以好整以暇地把最近有名的几部电影全看了。  《本杰明。伯顿奇事》。又译作返老还童,大卫芬奇的作品,布拉德皮特的主演,一个逆时针成长的故事,注定这是一部叫好又叫座的影片。不过我的感觉一般,我不觉得主演演得多好,我更沉醉于美国南部的美 […]

 『徐燕』职场现形记

1
 《杜拉拉升职记》这本书知道的很久,在厦门的光合作用书店,它被放在最亮堂的地方,一个我们认为位高权重应该不太可能与流行同步的叔蜀居然也在闲谈中力荐,诧笑之余,我反而起了警惕之心,对它于是没有太大期望了。      自然作者一看就是有亲身经验的,不过,我看来,也只限于HR这一行,而且恐怕偏重于IT行业,要来当作外企工作指南实在是有点强求了,以我个人经验而言,各种行业的外资企业,关于文化及内部架构实在有千差万 […]

 『徐燕』新年乱弹

1
过年在家昏天黑地,怎么感觉眼皮子还没合几天,就又要上班了,真是假期太短了,我和全国人民的心声一样,几时春节放一个月就过瘾了。 回去和回来的高速公路上都没感觉太多的车,回来的时候,捎上了关卡上的一个收费工作人员,她到市里,闲谈说今年感觉都是私家车来去,大客车比原来少了好多。我心里想,那汽车站里人山人海又作何解释呢,又或许是税改费了,省级公路不收钱了,好多人就弃高速而去了吧,但愿我猜的是对的。 回家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