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杨菁菁

一个挺败家的妞儿
微博:

 『杨菁菁』真真的离开

1
   11点30分,手机上忽然来了N多条短信安慰我。知道我是叶子----韩真真的粉丝,所以看到真真的落败就想到了我。只是我没有看这场比赛,也幸亏没看。若是看了,一定会哭。我想我老了,一看到李宇春式发型的厉娜尚文婕,我就很痛苦。她们很优秀,都是人中俊杰,只是会唱歌的女孩子实在太多了,不是每一个都能打动我。真真看起来不象一个1986年生的女孩子,她的笑容有种苦涩的意味。甚至想,在这繁华的舞台上,她能走进八强已是个奇 […]

 『杨菁菁』棋子的悲伤

1
忽然降温。穿了一条长而奇怪的裙子出门去,挟得一身寒雨。假如不去谋求变化,生活可以这样无滋无味且亘古不变地流淌下去。晚上误参加了一个无趣的饭局,在这样无趣的饭局中,哪怕有趣的人也会变得言语无味面目可憎。我对面一位青年男子,项上一根金光闪闪的链子,手持尺余长的大哥大,声言在安徽可以捧红任何人,且用很脏的字眼去形容一档选秀比赛中的某位女选手。我固然对那女选手一无好感,却也见不得在饭局之上以各种根本无味的 […]

 『杨菁菁』生命的颜色

1
生命的颜色       今天中午拍的。还拍了镜子里的自己。    […]

 『杨菁菁』闲来无事做肉饼

1
   我一向提防自己堕入小女人写作的巢臼里去。那就是:婚前满纸怀春,婚后文满纸散发着老公的汗臊气,生了孩子后文章里的奶水味扑鼻而来。但想入此门也殊为不易,我基本上已迈入大龄女青年的门槛,怀春早成上个世纪的事,结婚生孩子目前看来仍很遥远。闲来无事的结果就是:我年纪越大越娇惯自己。我无三从,有四不得:冷不得热不得气不得饥不得。这样活着就很艰辛,你想把自己当熊猫保护起来,还得看身边的人乐不乐意呢。 &nb […]

 『杨菁菁』这个周末很周末

1
   这个周末很周末。周五下午去电视台吹冷气,一面喝着冰矿泉水一面对台上选秀的选手们指手画脚。对别人评头论足是最不花本钱也最不费大脑的。营养度0,娱乐度90%。你要叫我上台去,我只怕连选手的一半儿也及不上,可是你若让我点评,我能给你吐出朵莲花来。正和小实习生胡扯得一身是力气,电话催魂也似响,那边小帅哥甜蜜蜜地:“杨小姐,你的合同已经在房产局备好案了,下午六点前可以来拿了哦!”     顿觉后颈皮 […]

 『杨菁菁』同学封伟国

1
     再失眠下去,我就要成哲学家了。刚开始睡不着,我只是想想食物,一周之后,我开始思索人生,昨天晚上,我考虑到了死亡。我估计再这么发展下去,很快能把宇宙都思考上了。失眠倒没什么,关键是这病太高雅了,而且,晚上睡不着,费电。    一失眠我就把认识的人挨个数。那天晚上想起了封伟国。老封是我工大同学,为数不多的几个毕业后还有联系的同学之一,江苏泰州人。我祖籍江苏盐城,就这么和他还能算半 […]

 『杨菁菁』我和小胖子

1
    小胖子李玖哲是我见过最可爱的艺人之一。好玩。中文说得不错,还会说诸如“梦中情人”这样的“成语”。夸张的是,刚见面,他就抱怨行李全丢在机场了,两天没有换内裤...汗ING。为了上电视台的通告,小胖子身上的衣服全是在机场临时买的,也没有办法弄头发,只好戴了顶鸭舌帽。   在酒店房间里一起喝咖啡,不着四六地聊些小笼包子和炸酱面哪个好吃的傻问题。他说喜欢活泼可爱的女孩子,要会吃,我好心提醒他,按 […]

 『杨菁菁』一只特立独行的蟹

1
   我又开始失眠。症状是关灯躺下之后,脑子里就开始过电影。前晚发现实在无法入睡,于是起来看红楼。随便挑了一章看的,就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众姝起海棠社、大啖螃蟹那几章,直看得深夜食指大动,印象最深的就是鸡油卷子、菱粉糕和螃蟹。我盼螃蟹已经盼了好几个月,连黄酒都在家备好了数瓶,就待我生日到,秋风起,从此可开始长达两月之久的饕餮盛宴。    对付螃蟹我略有心得。合肥周谷堆市场每天都有大批大批的蟹待 […]

 『杨菁菁』买房记

1
   高温,空调坏掉,早起。   去售楼处,傻眼,几百号人熙熙攘攘。   据说有昨天早上就来排队的,在售楼大厅坚持了一天一夜。这鬼不生蛋的大蜀山脚下,他们这一天都吃些什么?我好奇,没敢问。   拿到我的号,78号。我顿时后悔,不如睡到十点再来好了。八点一刻,该来的人早都都来过了,不见得有比我更晚的。对我来说,七点起床基本已是极限。  幸亏我早有准备。 带了本《风声鹤唳》,是京华烟云的后传。 […]

 『杨菁菁』我有病!真的。

1
    我发现我有病。真的。     狗熊的医保卡上有三千块钱,取不出来,但可以在药房买化妆品---只有玉兰油。于是他给我买了五十张面膜、十瓶润肤露加上大堆眼霜。一段日子里,连我外公家的保姆都用上了玉兰油水润面膜。后来由于我储存不当,装化妆品的大收纳箱进了水,一段日子之后竟然长出了小蘑菇!我无比恶心地把整只箱子都丢掉了。    露华浓凑3000积分的时候,我不顾一切地囤积了几乎够我用一年半的护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