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杨菁菁

一个挺败家的妞儿
微博:

 『杨菁菁』大荷花与小蒸蛋

1
    先说说大荷花这一美称的由来。    她叫风举荷。我嫌不上口,于是自做主张替她改成风举大白菜。她不乐意了,我灵机一动,改成大荷花。这个叫俗中见真章,雅俗共赏。    她这人嘴碎,但更嫌我嘴碎。我俩在一起,将合肥话切磋得风生水起。有一天我所认识的一位高雅男士在电话里疑惑地问我:你有没有发觉你现在合肥口音很重?一向自以为智慧与美貌并重的我(小强班长语)大惊,去向大荷花汇报,她翻着一 […]

 『杨菁菁』别再“八十年代作家”了

1
 看到一个八十年代作家攻击余秋雨的帖子,谩骂连篇,无比愤怒。故顶了一下,回帖如下。    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当作家与报纸、杂志甚至与网络结合在一起时,都很少会被人斥之为低俗。而当一个作家与电视结合时,就会遭受巨大的讥诮。余秋雨之于青歌赛遭受的骂名,只怕不下于去年的万人签名抵制柯老师。无论如何,余秋雨仍旧是中国最优秀的散文作家与戏剧学家。在他的文化苦旅写成十年前,余秋雨在戏剧学上的成就已得到中外 […]

 『杨菁菁』一蓑烟雨任平生

1
一蓑烟雨任平生 上周日,雨。安庆振风塔顶,拍下了这张照片。 忽然懒得写字了,让图说话好了,有时候,图片代表我的心。 牯牛降的泉水,清澈见底。 好山色! 白墙黑瓦,是点睛之笔。 学大寨,是何时的事?难为朱字历历如新。 石台县城。 满眼绿色,一双小儿女。 大江东去。 赶江人。 […]

 『杨菁菁』王的男人

1
  […]

 『杨菁菁』一些散淡剧情

1
应命之作----      还记得第一次接触到剧风是一个黄昏,第一期请来的嘉宾主持有汪涵和阿雅。后来我们一窝蜂地扑进化妆间去采访,汪涵油光光的前额和阿雅刷白呆板的脸蛋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完全不记得那时都问了些什么了,不过阿雅那么精灵古怪的一个人居然说出那么一大串冠冕堂皇一本正经的话来,让我有些好笑。    那里的化妆间后来成了常去之地。明星来了很多,但印象深刻的,说实话,不多。面对媒体的那个艺人 […]

 『杨菁菁』和寂寞有染 与爱情无关

1
    抄袭来的标题,我很喜欢。就用了,在一个拉版看见。一直在泡拉版的坛子,我不是拉拉。但是喜欢那种柔软的氛围,像一种慵懒的熏香,无毒,但会成瘾。我喜欢那些或明媚或硬朗的女孩子们。看她们的片片,每天的喜怒哀乐,一些小小的事...拉拉们很少碰到类似我们的故事,但她们自有一套烦恼。女孩子的友谊与爱情究竟有多远,很难界定。曾有一个拉拉说,我爱上了TA,我只是不知她是个女孩子。但是爱了,我就不反悔。这样的 […]

 『杨菁菁』梦魇

1
    忽然对哈利波特产生了莫大的兴趣,在半个月时间里买齐了一套书。 一天一本,看到两三点。看完之后就开始做噩梦,梦到醒来时会庆幸,这一切不是真的。     一直没有很好的睡眠,世界杯对于我最大的恩赐就是早上可以不必起床开早会,睡到11点半,然后被下班的母亲没好气地叫起来。对我而言,每天都是下午开始的,在炽热的空气中开始我重复的一天天。    一个月,似乎发生了许多事,可是一切在过去之后都 […]

 『杨菁菁』答案在风中

1
     一个球星一生能参加几次世界杯?一个观众一生能看多少次世界杯?前者的答案一定是个位数,而后者,其实也是极为有限的。2006年,舍甫琴科第一次走进世界杯,他能率乌克兰队走多远,这成为所有人心中的疑问;2006年,齐达内在世界杯上的演出将注定是他足球生涯中的最后一次,是悲是喜,亦难预料。大力神杯之魅力,就在于它拥有那么多可能性,它是戏剧的体育性再现,是战争的文明版演绎,一个月的时间,却要让人用四年 […]

 『杨菁菁』王菲生子事件:媒体与公众的集体困惑

1
   王菲终于生了,这让举国的娱记都松了一口气。在这场媒体与明星的战争中,记者们明显落在了下风。铺天盖地的舆论让原本“发誓要拍到王菲孩子照片”的《明星BIG STAR》记者王小鱼出人意表地选择了放弃。王小鱼,知名娱记,被认为是能拍到王菲之子照片最有可能的记者。就是他,说出了“王菲之子照片的新闻价值相当于当年德国记者拍到麦当娜之子”的话。《实话实说》中,李亚鹏与王小鱼坐在了同一个演播室里,李亚鹏问:你有没有 […]

 『杨菁菁』2006超女:没有前途 继续娱乐

1
  新浪不知收了人家多少钱,超女天天挂在头条。炒作是心照不宣的秘密,让我这个今年还没怎么看过超女的人也知道了厉娜许飞李薇薇。又是黑幕谣言满天飞的时节,铁打的舞台流水的选手,李湘的笑容比去年要丰腴了,让观察入微的娱记们又发出了李湘孕事的疑问。PK现场,女孩子们的套路仍是拉票和流泪。大概谁也不相信这些女孩能在你死我活的PK中培养出什么深厚友谊,只不过有时煽情确实会传染,你哭了,我也哭了,台下的观众也唏嘘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