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杨菁菁

一个挺败家的妞儿
微博:

 『杨菁菁』再见灰姑娘

1
    郑钧和刘芸结婚了。这个消息不奇怪——因为在很早以前,刘芸已经把两人的亲密照放上博客了。     郑钧为刘芸洗白,说她不是小三,是天使,是前世的修炼。当然,随便怎么说也无妨,郑钧为孙锋写的《灰姑娘》曾经打动过许多人,而事实证明,灰姑娘的灿烂总是那么短暂,大学同学,相恋14年,两人有一个女儿,这都阻挡不了变心。郑钧倒是把责任全部揽给了自己,可是有什么用呢,孙锋最好的华年都没有了,徒留漂亮 […]

 『杨菁菁』淘宝上的那些事

1
     失眠久矣,上淘宝买了瓶美国治睡眠药,拿到手一打开,一股中药味。     再一看说明,啥美国药呀,美国药成分纯中药。      看中条美裙。     客服建议我买中号,从善如流。拿到手试穿,大了。     遂寄回去换。如是好些天,终于拿到新裙,一试,正好。   &nb […]

 『杨菁菁』世唯多艰,才需人杰

1
    沈浩先生千古。托各种纪念活动的福,不仅得以到沈浩墓前瞻仰鞠躬,更听说了各种形形色色的事迹传闻。逝者逝矣,任何人口中的一个人都可能是误读,然而和平时期,以身殉职的事情毕竟不多见。小岗村治下百姓按手印留人留魂,固然可感,然而搬到戏剧舞台上,不幸煽情得有点让人感到发麻。党性人性固然是极好的事,然而弄得不好,不但难以让人感动,反而生出一股冷冷的塑料味儿来。     世唯有多艰,才需人杰。 […]

 『杨菁菁』烟雨桂林

1
好像发不了竖图,裁得很奇怪。 去的时候一直在下雨,烟雨漓江。 […]

 『杨菁菁』太平湖之春

1
淡季,绝对的淡季。随便走,随便拍。 […]

 『杨菁菁』春节琐记

1
      春节从未给过我什么甜蜜有味的回忆。无非是漫天的鞭炮屑、从窗户缝隙里钻入的轻微火药气息、寂寞的春联和关张的店铺。偶然有雪,或被挡在高楼之后的阳光,以及看似无穷无尽的静默时光。就这样年复一年,有点让人厌倦的故作喜悦,超市里喋喋不休的颂歌。大红色,是门上的福字、招财童子、中国结、除夕夜的压岁红包。春节强烈的仪式感和重复感,往往冗长到让身在其中的我难以忍受,然而事后想一想,又是轻快迅速的 […]

 『杨菁菁』比邻而居

1
 我偶然会想到我的邻居们。在我曾经住过十四年的那个大院里那些面容模糊的人们。我从未好好打量过他们的脸,当然,我确实知道他们的样子,也知道他们活着以及死去的故事。我甚至也知道,我阴郁的少年时代同样也是一个邻居的故事。我们比邻而居,在同样的时间和空间里互不交叉地前行,总有一天,会到达终点。     我家有个阳光罕至的院子,二楼的女人常常坐在阳台上和我母亲闲谈。她的声音很沉静。他们家有个漂亮的女儿 […]

 『杨菁菁』我想有一所房子

1
        我想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nbs […]

 『杨菁菁』饮食记

1
      每次吃桃酥的时候都会想到我的爷爷,想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上海产的大桃酥,颜色金黄,味道喷香。爷爷一次会买一塑料袋回来,发给我们做点心吃。那样甜中带香的好味道,我在任何一家宫廷桃酥皇里也找不到。     上海给我最温情的印象是好吃的。我从小最喜欢吃冰霜,两三毛钱一碗冰凉沁骨,坐在小店门口美滋滋地吃上一碗,是那时最大的乐趣。家里会买很多巧克力棒冰,每天允许我吃一支。我吃了一支— […]

 『杨菁菁』The banquet bug

1
    做惯了编剧的人,写起小说来一定会不自觉地想到“镜头感”。这是一种很好的职业本能。比如说《金陵十三钗》。“我姨妈书娟是被她自己的初潮惊醒的,而不是被一九三七年十二月十二日南京城外的炮火声。她沿着昏暗的走廊往厕所跑去,以为那股浓郁的血腥气都来自她十四岁的身体。”只有短短两句话,镜头已经切换了好几次。    我喜欢严歌苓,最近习惯每晚都读完一本小说再入睡。于是我读了大量阿加莎.克里斯蒂,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