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杨菁菁

一个挺败家的妞儿
微博:

 『杨菁菁』冬,至

1
       乱云飞渡的冬至让人想到雪。此时,将雪未雪的傍晚闲愁无限。下午从长江经过,雾气笼罩的江面水天一色,船只散出点点的微光。      沿路时有火光,是冬至为冥界的亲人烧纸。流光辗转,生命的痕迹在时间与空间中被愈碾愈薄。他们有的剩下名字,有的连名字也不剩下。     在这样平静的年华里,总是惶恐有什么事要发生。二十四史里,有名的盛世不过那么几个,长不过百年。在世界的那一端, […]

 『杨菁菁』走进北川----实拍这座城

1
    很幸运借着这次去江油见证安徽商报好赞希望小学的同时,得到了网友小白兔、江油市政协副主席张瑞光先生、以及某位中尉先生的帮助,进入了封锁的北川县城。     北川县是512震难中损失最为惨重的县城。尽管震中在汶川,可是除了映秀外,汶川县城并不惨重。但北川却遭遇了灭城之灾。      在512地震之后,6月10日,堰塞湖淹没了半个城市。9月24日,泥石流则将城市与山川同化。  &nbs […]

 『杨菁菁』网络小卖家:我的几次“转行”

1
 我在网上卖过的东西五花八门。团购、合论、还有淘宝都是我奋斗过的地方。从电脑、手机,到不穿的衣服、乃至帽子围巾、耳环,我几乎都卖过。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推销我的耳环和围巾----这些东西是从朋友不开的小店廉价接手来的。我断断续续在本地论坛上卖了有一两个月。东西卖得很便宜,耳环最贵十块钱一副,一米八的大围巾,也只卖到12到15一条。不过,也只有卖这些小东西,才能感受到经济危机的强烈。有一次一个女生看上一副耳环, […]

 『杨菁菁』不够聪明的人没资格婚外恋

1
 在轰轰烈烈的08结婚大潮中,已为人妻的伊能静却深陷“牵手门”。哈林的表现并不厚道,一句“没离婚,没分居”立刻将伊小姐归入万劫不复之地。难怪伊能静要情绪激动地哭诉“他撒谎”,指出两人已分居多年。不过,哈林的表现完全可以理解,绿云罩顶之下,不是每个人都有谢霆锋的境界。伊能静不够聪明,不够聪明的人没资格搞婚外恋,因为他们只会搞成天下大乱,毫无美感。她咎由自取。      第二个男人黄维德显见得更 […]

 『杨菁菁』我对他们好生相敬

1
    我对他们好生相敬:当得知张杰因为与上腾的官司而债务缠身时,张杰的粉丝组织立刻拟定了“拯救行动”-----募集100万,替张杰“赎身”。很快,他们就募集到了16万。     他们的规章很明确:不收学生粉丝的钱。每一笔钱都有来处与去处。甚至:如果张杰不收这笔钱该怎么办他们也想好了:捐给灾区,或者建一所希望小学。     当然,他们的举动受到了很大非议。一些网友甚至去报警,认为他们非法集资。   […]

 『杨菁菁』哪里是什么感情

1
     现实版的《金枝欲孽》更加精彩。富豪、美女、香车、豪宅。《苹果日报》娱记甘比为刘銮雄产下一女,引发正牌女友吕丽君狂怒-----甚至于要写中英文亲笔信到各大报馆,说这个bb并非大刘亲生。接下来的事情扑朔迷离,传说大刘恼怒,停了吕丽君的信用卡,而后者更加不甘示弱地回了娘家.....又有传言说,甘比原本指望生子以立足,谁知道,科学这么昌明的今日,生男生女一事,还是不由人愿。     刘銮雄这个名字一 […]

 『杨菁菁』晚上十点吃烤花菜

1
     站在西安落雨的街头,发现两个人瞬间一文不名,那时想,怎么会有这么糟的事?被偷,这件事本身并不太严重,但是,在异乡,加上所有的卡,加上计划被全盘打乱,这件事真是糟透了。     站在几个小混混的包围圈里,吵架、派出所、交警队、医院。原本以为并不太严重的父亲的撞伤,在三天后等来了一个脊椎骨裂的结局。每天吊三瓶八百块的水,不知道什么药这么金贵。看着满满堂堂的病房、闻着奇怪的气息,扛 […]

 『杨菁菁』命运的伤口

1
   一个人如果被烧死,那么他的躯体会呈现出什么样的姿势?答案是“拳击姿势”。     从来不敢接受任何恐怖事物的我最近在看法医的书。于是半夜醒转来,我幽幽地想道:这张床上,其实睡着一具裹着皮囊的骷髅啊。      今年五月的震难后,在那么多生命逝去之后,尽管我也参与捐款、以及做了一些发动募集的工作,可是我总忍不住地想,这些举动其实毫无意义。      地震是无法预测的, […]

 『杨菁菁』婚礼

1
上图片吧,呵呵。拍摄者:王志强           以下为网友同学拍的:   […]

 『杨菁菁』萝卜丝列传

1
忽然想到一个月没来更新了!   邹凯列传    邹凯,川人也,少而顽劣。凯父邹小龙,尝有志于体操者,见其行,不怒反喜。凯四岁入体操教习馆,五岁,随母访亲,堕车于闹市,众皆谓恐不治,凯竟无事。教习雷鸣爱其才,凯因得入省队。    其后,凯以轻灵矫捷,踔厉风发,率常屈其队友。国家队教习白远韶偶见之,曰:愿此子出我门下。凯十三岁入国家队,初,多不及众人。居间益自刻苦,年余,其才每折众人,崭然见头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