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杨菁菁

一个挺败家的妞儿
微博:

 『杨菁菁』悲歌

1
     多年前,女友C和他曾经是一对。后来分手,后来两个人各自结婚。      一次偶然的邂逅,一个无心的饭局。他看到C,向她深情诉说,他婚后的痛苦、生活的疲惫。她微笑倾听,仿佛听一个与自己很遥远的故事。他把这种倾听当成了旧情,末了,对她说:后悔当初没和她在一起。   她笑了。那些沉在水底的石子因水面波光粼粼,从岁月深处迟疑地发出闪烁的微光。难道他忘记了,当初的争吵、当初的决绝、当初那 […]

 『杨菁菁』偶然现象

1
      当然,娱记不是一个非常动听的职业,但这远未到让我感到难受的程度。    那天去采赵雅芝,老美女一个,近来也不幸沦落到了参加电视购物广告的地步。由于是个户外活动,场面很震撼,至少数十个保安都不大能挡住那汹涌的人潮。在芝姐正式出场前,还有诸多本地领导讲话环节,可惜观众不太配合,每个领导上台都遭遇嘘声一片。     采访安排在一个大约30平左右的会议室里,原本安排了背景板前留有芝 […]

 『杨菁菁』记者这个工作

1
记者真不是一个好职业。工作原因,你或许可以接触到很多重要人物,出入五星级酒店,可以看到许多事情背面的真相-----最后你忘了自己是谁。    眼睛很高,手很低。觉得许多事件很可笑,很多劳动很低级。其实自己没有任何话语权,也没有改变事情的能力。    体现到具体生活中,又使人变得很悭吝。百分之九十私人聚会上的记者不会主动掏钱买单,因为觉得吃饭不花钱是天经地义的事。除了吃饭,还有很多事似乎都不要花钱。 &n […]

 『杨菁菁』我和我的母亲

1
       一般别人看到我和我母亲,都会对她说,你女儿真像你。她很得意,回家就告诉我:你没有我年轻时漂亮。我皮肤比你白,眼睛比你大,而且我从来没用过什么化妆品,哪像你,堆一桌子都是瓶子,还长一脸斑。     她打击我向来不遗余力。从我生下来那天起,她一听说是个“女孩”,当场就放声大哭,失望万分。后来她还不厌其烦地和我渲染这个场景,甚至告诉我:你生下来太难看了-----你小姨进来看你,一看到你的 […]

 『杨菁菁』回忆跑跑给我的温暖

1
      今天是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tc简直大开慷慨之门,所有的跑车都可以试用。原来在游戏里,跑一把换一辆车的举动是为人所鄙视的,不过今天大家的耐心都很好,不厌其烦地换车、试车...中午上线去和老头跑了一会,今晚他就得回学校上课去了。高三学生真不容易...     去年11月3号开始跑车。猪把我带入了这个网络游戏的泥潭。刚开始时是小菜鸟,那段时间十分懵懂,跑了三四个月之后略有了些心得,可基本还是菜鸟阶段 […]

 『杨菁菁』下一站离家出走

1
        简直觉得要窒息,离家出走的念头一闪而过。窒息到连东西都不想收拾,一瓶润肤霜,一个化妆包加上钱包、手机,挽了提包就出门去。坐上公车,耳朵里塞着mp3,看似在听歌,其实一句也没听进去,一脑子全是冷笑。车是到火车站的,可是路上我改变了主意,我已经连等火车的兴趣也没有了,于是在汽车站下了车。人山人海,我捏紧我的口袋。    去扬州的车已经发完了。其时是下午四点,去青岛的车还有一班,但是 […]

 『杨菁菁』哪怕永远不如她

1
    到上海的晚上,每个人都在找朋友----同学、至交、亲戚什么的。只有我,像一个第一次来到上海的陌生人一样,在宾馆呼呼大睡。     是啊,怎么会没有朋友呢?有好几位混得不错的朋友,月薪从两万到五万不等,他们的通用语言不是汉语、不是上海话、而是英语或者日语,逢年过节他们会给我的邮箱发来充满感情的邮件,会盛情邀请我回上海来找他们玩。曾经我们是很好很好的朋友,可朋友是什么?远亲尚且不如近邻,更 […]

 『杨菁菁』装修日记之三:不断反复

1
    到今天为止,装修已经半个月了。如果说半个月都做了什么?真的很茫然啊,总之是每天都有事可做,一点零零碎碎的进展。然后就是很担心装修出来后,完全不是自己想要的效果。今天通知我,水电改造可以验收了。    此外就是不停的反复。感谢我那十分不怕麻烦的老妈,不管我买了什么,她就一个字“贵”。可怜我这种第一回买建材的人,哪能和她这种在建材市场上了好多年班的人比啊。可即使是在她的率领下买的东西,第二天 […]

 『杨菁菁』我中毒了

1
    中毒的起因很简单,被猫又挠又咬了一番。一只小野猫被我用一条鱼从树丛里诱骗了出来,可当我下手抓住它时,它一点没对我含糊。最后它成功逃脱,继续它的流浪猫生涯去了。我真想诅咒它被广东人抓去红烧。     一直拖到22小时之后我才去延医就诊,因为伤口肿了起来。晚十点,前来打针的人仍是络绎不绝,但很没面子,大家都是被狗咬伤的,只有我是被猫......     挨了两针,一针胳膊,一针屁股。医生告诉 […]

 『杨菁菁』到死,他还是处男

1
   我是今年8月10日知道白鳍豚灭绝消息的。作为一种只生活在长江流域的生物,白鳍豚的灭绝并非由国内宣布。     严格说来,白鳍豚不是灭绝,而是功能性灭绝。所谓功能性灭绝,就是一个种群的生物因为数量过少,而丧失繁衍的能力。其最终灭绝的命运指向无可改变。     任何一种生物的灭绝,都意味着食物链上的一环断裂。在短期内,任何人也无法估计它的影响。     生物的灭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