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杨扬

爱岛码字儿的
微博:

 『杨扬』搬家

1
         房东一个电话,我陷入了“找房一族”的恐慌。        在所有的房产网注册了帐号,搜罗了一大堆中介非中介的电话之后,我终于在原先的小区找到了房子,爸爸挺满意:“就这儿好!看病出门就是医院,菜场的菜贩子我都认识了!”       找到房子的下一步就是找搬家公司。东西越来越琐碎,已经不可能再像大学时代,把被 […]

 『杨扬』沙龙的回复出现问题

1
只显示姓名不显示内容,咋回事儿??? […]

 『杨扬』We have moved on

1
         前天看《绝望主妇》,Gabrielle离婚之后,回到纽约,企图从离婚师奶变回当红名模。可是,为了爱情,在如日中天时候毅然结婚、隐退的她回去之后才发现,原来,世界照旧转动,照样有和导演上床的傲气凌人的新鲜当红小美女,《VOGUE》杂志上永远是艳光无限永远新鲜,照样有无数的聚光灯和光晕,只不过,已经不属于她。她的时代已经过去了,正如经济人宣判的这样一个事实:“We have moved on!”    […]

 『杨扬』皖江文化的小笔记

1
    11月的池州,漠漠轻寒,无边丝雨。    南方特有的湿润雾气笼罩着绿意葱茏的山水,让人想起1200年前的杜牧的那首让池州杏花村名噪一时的《清明》。25至26日,来自我省和江苏上海的学者们集聚池州,纵论人文历史,横看社会经济,关注东向发展,对皖江文化展开了两年一度的学术探讨。 关于皖江 关于文化     安徽建省是康熙六年,即 1667年,管辖区域下至江南,上及淮北。长江和淮河把我省分为三大自然区, […]

 『杨扬』痴情儿女江湖老

1
         近来少有读书,周末下雨,阴冷的天,躲在家里翻了一本《生死桥》,作者李碧华。新世界出版社,2006年1月版。        李碧华的小说,最适合拍电影,而且是三十年代的电影,有种末世的颓唐和不顾一切的狂热。里面似乎总该有个鬓发蓬松的、尖尖十指涂着红蔻丹的女人,裹在绣花软缎衣服里,夹着烟倚门探望。记得第一次看《胭脂扣》,就被那种阴郁诡谲给打了一下。再看《饺子》 […]

 『杨扬』老小孩

1
     爸摇头晃脑,瞪着眼睛望着我,一边口齿不清地叽里咕噜说话,一边挥舞着手,明显喝醉了,还是比较严重的醉。        “你!这个坏孩子!你……”,接着,blahblah……地说了一堆莫须有的罪名。无非是谴责我不关心他,不考虑他的感受,我是个坏人,坏极了,他要离开我。         下班回家,本来已经有点烦躁,闷头吃饭。   &nb […]

 『杨扬』生生不息的力量

1
         已经立冬,可阳光还是耀得人眼花,报纸上说,今天合肥的最高气温有26度。走在干燥的阳光下,眯起眼睛抬头看天,觉得那片蓝纯净得让人心里发堵,不知怎么是好。秋风不来,叶子还没有开始红,除了清澈微凉的风,不大让人想到季节。       msn上,朋友跟我告别,说是下周一要住院做手术了。除了祝福,也说不出什么。朋友29岁,山东人,才华横溢,而且有趣。自大二开始认识,已经过去了8年。他 […]

 『杨扬』偶来了

1
       很久以前在商报上看到公共知青沙龙的小广告,后来发现了于继勇和章玉政的blog,这二位都是我很欣赏的编辑记者,于是常常去看。然后咧,在《新安晚报》上看到李筱懿同学自吹自擂的文章,自此后按图索骥,开始在沙龙潜水,看得多,偶尔冒泡,在各个blog说话,除了李筱懿,也没人回,哈哈。      我写blog,大概是从02年开始吧,一直都没有公开,写起来难免心浮气躁,朝三暮四。想找个地方,给自己设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