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咏梅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张咏梅』无法掌控的想象力

1
1.其实看着还停留在810的博,她的内心就在不停地斗争,为她不能圆满回答诸如“你最近很忙啊”的问题。为她不能写出诸如今天看到了什么从而想到了什么的作文。为此,她每次在搪塞过工作很忙后,都会小有发狠地去想要写一写。但是,接二连三的八小时工作以内的事情,令她深刻意识到,没有心,观察是多么难的一件事,而没有观察的想象,又是多么难的一件事,那么,没有想象而坚持写下去,则更是难上加难的一件事。因此,她只有在每天都 […]

 『张咏梅』母女间·购物事

1
那母女其实本来在我们后面逛,没想到在我止步的那件裙子前,她们居然抢了个先,那母亲对服务员说,拿一件来试试......于是,我便没了再试的欲望。 这个时候,我也是正和老妈在商场里逡巡兜逛。 想起几年前,也是这样跟着妈在商场里挑衣服,拖拖地跟着老妈,幻想着能够一顺百顺硕果累累的购物战果,但是从来都是老妈说的算,该买的才买,不该买的一样也没得到过。没有办法,嘴硬钱包却不硬。 这次是我邀请我妈陪我来的。与几年前的情 […]

 『张咏梅』咖啡时光·重逢

1
喝咖啡,总把人带回一段遗落的时光却又不能重逢 但你,仍会固执地,与那些你相信存在的人和事,重逢比如已经不存在了的爱,和爱人 […]

 『张咏梅』原始的感动

1
推开朝北的一扇门,一眼就看见了烟雾缭绕中的师长。赶紧递过笑容和迟道的谦意,给酒桌上罚酒三杯埋下推脱的理由。师长职位升迁,同届同学研究生顺利毕业,还有三位考上了博士。三喜临门,还有哪顿饭吃得如此有道理。多年前,汪诗人就说过:喜鹊落在别人的枝头,那也该是俺们深深的祝愿(难得,许多年许多年过去了,俺,还记得这句娇情的话)。因此,响应了作一个道德青年的征召,俺,在自己这许多年丝毫也没有长进,捉襟见肘相形见 […]

 『张咏梅』散记

1
1.近日参加了一场空前,但不绝后的沙龙。见识了媒体和IT业名人若干,以及大牌主持人两枚。这场沙龙的每一个环节(海报、专题、服装、游戏),细至入场小卡片的制作,都是用了心的。所以,第一次的沙龙,很成功。到场的人都HIGH了。这无疑是一场可以载入公共知青沙龙史册的历史性事件,强班长和老于可以欣慰一下了。由此,可见,精彩的人生是可以实现的,只不过它需要条件,比如,你写博客,你是公共知青沙龙的一分子。 2.小葛到的时候 […]

 『张咏梅』公共知青沙龙启示:两处用心

1
在牧云人书吧,我们已经定下了这次活动的场所。有关活动的流程安排,我们也差不多考虑成熟。剩下的,就是重点地,隆重地,将沙龙两点用心之处介绍给大家,并希望得到你们的全力配合。再剩下的,就全是期待了。 第一:他/她是谁 [活动安排]:沙龙成员签到并交上装有个人介绍的信封。我们将所有的,装有个人介绍的信封收集在一起,由管理员随机抽取,并念出你的介绍信息。 我们很荣幸地,希望结识各位imedia成员,识识一个真实的你。 […]

 『张咏梅』世俗

1
部门小组重整,业务流程重构,这巨大的工作量终让俺,停下来,不再上气不接下气地对事事苛求。但是,但是心情是空白的,什么都没有。我使劲体会,还是没有,就象一心想要走出密室的人,却找不到出口。 所以,只好暂别繁衍逃避上来,看美好的文字。高玲玲在回味儿时的宠物,虽然玩法和叫法各有不同,却也让时光倒回,童年记忆里的乐趣是相同的。这家伙现在越来越懂得表达,和体味幸福了。而我不懂,因此在她的日记里有N个粉丝,而我 […]

 『张咏梅』转变

1
伊是我高三时的班长。同时来合肥读书,联系的很少。伊属于笨鸟先飞型的人物,一路从留校任教努力到了省农科院研究员的位置。天道也酬勤。 得知这一消息,赶去农科院为他道贺。站在门口等候,伊还没有到。其间收到因感情受挫即将去上海的K的短信,说他一个个房间搜寻要带走的东西,却带不走思念。想起他这么小的年纪却为感情如此负重,一下子就感受到他的真切,鼓励他要勇敢一些,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其实也是在鼓励自己。 短信发完 […]

 『张咏梅』歌友会,上当,兼其它

1
1看来我已经麻木了,居然可以放任徐贝思这家伙连发两篇文章(虽有灌水之嫌),而仍没有打算写点什么的想法。所以,我今天一定要振作一下,以克服掉内心强大的自我批评。可以灌灌水,但一定要比贝思这家伙的纯。 2昨晚,恩,传说中的06年06月06日,跟传说中的于大编辑去附庸了一场迪克老爹歌友会的风雅,那个另人不堪的大好时光啊,都白白破费在另人不堪的旗牌王牛仔秀,和若干电台主持人业余歌手秀上了。而真正的老爹秀,不过是,不 […]

 『张咏梅』无需呐喊

1
小S在去深圳的途中顺便来看我。我还记得以前在校园里,他总是斜挎个包,超长的带子。见到我,会用大拇指和食指构成90度的直角对准我,而我总会对准他的胸膛做还击状。这次见到,我们仍然不约而同,只不过,五年过去了。 小S三年级就离开在农村的家,到县里读书,一切生活自理包括自己做饭。我们同窗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到他超出同龄人的老成。高中毕业后他并没有考上理想的大学,后来自考读了法律专业。没有过硬的学校作挡箭牌,硬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