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于继勇

沙龙主编,安徽电视台科教频道制片人,纪录片导演。
微博:

 『于继勇』《千年包公》的来龙去脉

1
2014年的夏天,新浪安徽总经理胡静找到我,说肥东县想拍一部与包公有关的纪录片,他问我有没有时间,和他一块去见时任肥东县委书记的杨宏星先生。、杨宏星喜欢看纪录片,他说:我看过你拍的《淮河六章》,肥东也想拍一部类似基调的片子。 第一次聊天很愉快,大家畅想本片的一些拍摄手法和细节。杨先生是爱读书的人,他推荐了《包公戏研究》和《包公传》等几本书,他甚至知道刚刚出版的一些书里哪些章节有与包拯有关的章节,这说 […]

 『于继勇』十年后,我们到大圩看什么

1
  2007年夏天,葡萄成熟的季节,公共知青沙龙最早的一批成员,自驾去大圩钓鱼和摘葡萄。 彼时,大圩的农家乐刚起步不久,主要项目就是钓鱼和摘葡萄。一些垂钓塘都配套有饭店,现钓现烧,看到从水里捞起来的活鱼,在眼皮底下下锅,仿佛鱼的味道也新鲜许多。 鱼塘里的鱼非常好钓,养得也肥,花上几十元,不管能不能钓到鱼,都不会空手而归。吃货们,有时候还会买走鱼塘老板下蛋的母鸡,再拎走一提土鸡蛋。总之,吃喝玩娱购, […]

 『于继勇』我们为什么要活得这么累

1
  先讲个退一步海阔天空的故事。 在深圳工作的一对夫妻,掏尽了所有积蓄,也不能为孩子买一套学区房。心灰意冷之后,这对夫妻卖掉了深圳的房子回到了武汉,用深圳的房款,在武汉买了四套房子。不但有了学区,而且有了丰裕的存款,衣食无忧。 再讲一个钻牛角尖的故事。 南京某年过古稀的老爷爷,在国家放开高考年龄之后,不顾年老体弱,连续数年报名参加高考,一开始,大家把他当作励志的典型,报纸电视关于他的报道扑 […]

 『于继勇』西行与东渡

1
  写这篇文章的念头,几年前就有了。 2012年,读到日本和尚成寻的《参天台五台山记》,里面有日记,描写了唐宋运河干线汴河上的各色人的生活。像打开了一扇朝向一千年前北宋民间生活的窗口。这本书常读常新,每次都会有一些发现。 后来,读到另一位日本和尚圆仁写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同样来中国求佛法,同样写了游记。圆仁的《入唐求法巡礼行记》,与玄奘的《大唐西域记》、马可波罗的《东方见闻录》并称为世界三大 […]

 『于继勇』穿越淮北大地的运河

1
1999年春夏之交,安徽省淮北市百善镇柳孜村,宿州至永城一段公路拓宽工地上,工人们被不断挖出的石条和瓷片震惊了。闻讯而来的考古工作者,经过数十个昼夜的发掘,一座由石条筑成的桥墩,九艘唐宋古船和成千上万件瓷片,伴随一段积满黄沙的河床,重见天日了。 这条河,就是历经隋、唐、五代、宋、辽、西夏、金、元八个朝代,断断续续通航七百多年,深刻影响过中国历史进程的隋唐大运河。 1999年,是它沉睡地下几百年后首次被发 […]

 『于继勇』开封,因一幅名画而鸣

1
  公元1186年春天,一位叫张著的金朝官员,偶然得到了一卷长画。身为鉴定书画的行家里手,他手不释卷的看了又看,磨墨提笔,认真的在这个手卷上写下了题跋与收藏心得,并写下这幅画作者的名字:翰林张择端。 此时,距北宋灭亡整整六十年。作为第一个在《清明上河图》题跋者,张著对张择端生平进行了介绍,这是目前有关张择端生平资料较为可靠的,也是唯一的文字资料。 在中国十大传世绘画作品里,《清明上河图》是一定要 […]

 『于继勇』扬州,盐商们的一宵春梦

1
  初夏。扬州。 傍晚时分,华灯齐放,这个以运河著称的城市河道交错,好像站在哪里,都能看到倒映在水面上的灯光和楼影,这让城市显得多情而旖旎。 “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相思》里,记录了淮河两条主要河流在瓜洲与长江交汇的情形。“淮南江北海西头”的地理位置,成就了扬州交通枢纽地位。两千五百年来,扬州因水而水利,成为沟通江淮的门户。河道纵横,园林密布,虽然气 […]

 『于继勇』亳,药与酒铸就的诗意

1
五月初,当蜚声中外的洛阳牡丹节,在比肩接踵的人流与喧哗声里,渐渐谢幕的时候,古老的亳州大地,阡陌相交的芍药花田,红的像毯,白的似云,惹人心动。 虽然外形上,牡丹与芍药非常相似,但是两者还是有区别的。牡丹为木本植物,花叶落后枝杆不枯死,来年仍开新花,花朵独株且长在株顶。而芍药是草本植物,花叶落后枝干即枯萎,花朵一般多株簇生在株顶。 两种极其相似,能分清楚二者的人还是很少,所以,在一些地方的大型牡丹 […]

 『于继勇』淮河三峡风物与血色残阳

1
  每年,当油菜花开到最盛的时候,淮河两岸的春季,就算正式开始了 这时,阳光变得有力,空气变得温润,土地变得松软,春鸭拔绿水,河水的温度不断上升,池底的鱼儿也变得活跃起来,在浅水处探头探脑,畅享着生命的活力。 当油菜花的花瓣漂落在河面,沉寂一冬的淮王鱼,也开始游出黑洞洞的岩穴,它们加快进食,让身体恢复到最佳状态,为一年一次的繁衍作最后的准备。 淮王鱼,又叫蝗鱼,学名“长吻鱼”,长得很像鲇鱼, […]

 『于继勇』明中都的兴与废(旧作新改)

1
凌晨四点,太阳没有出来之前,视野所及的树木与村庄,都还笼罩在浅浅的蓝色之中。启明星依然耀眼。薄雾里,早起觅食的水鸟,在河面上穿行。鸟儿的翅膀,在蓝色的背景里划下无影的曲线。 远处传来汽车的喇叭声,郊区农舍里,饥饿的猪和鸡鸭也开始了欢叫。越接近天明,声音的合奏也丰富了起来。 这里是五月的凤阳明中都城,一片曾经宫城万阙的地方,在变成荒墟之后,现在种又满了庄稼。 在收获的季节到来之前,庄稼和果实长势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