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于继勇

沙龙主编,安徽电视台科教频道制片人,纪录片导演。
微博:

 『于继勇』寿春往事

1
知道寿县是在1991年夏天。 淮河特大洪水,把寿县县城围成了汪洋中的孤岛。古老的城墙,抵挡了洪水,救了城中百姓的性命和财产。电视新闻里,除了守堤的民工,城内的百姓,工人上班,学生上学,面无惧色。 一个月后,洪水消退,除去城外道路上的淤泥,一切又井然有序。自此,城墙成了寿县的地标性建筑。 如果没有1991年的大水,寿县城墙会不会在疯狂的城市扩建浪潮中被夷为平地,也是个未知数。至少在五六十年前,中国绝大多数 […]

 『于继勇』 思想的翅膀

1
  1882年秋天的一个夜晚,54岁的列夫·托尔斯泰,面对社会和宗教的变革,在灯下写出在他内心纠缠很久的困惑,在这篇名叫《忏悔录》的文章里,他写道:“在探索生命问题的答案过程中,我的感受和一个在森林中迷路的人的感觉完全相同。” 在《战争与和平》和《安娜·卡列尼娜》等著作出版之后,列夫·托尔斯泰名扬世界文坛。荣誉和成功并没有给列夫·托尔斯泰带来太多的快东,相反,他却感觉到自己失去前行的空间和方向。 1893年, […]

 『于继勇』粮食的革命

1
   杭州城外有一个很特别的景点,八卦田。这是南宋皇帝赵构移都临安时,筑造的和天坛地坛类似的仪式性场所。不同的是,这块八卦田里种植着八种作物。 每年春耕开犁鞭打土牛的时节,南宋皇帝要在这块八卦田里扶犁劳作,并举行祈福仪式。扶犁当然是表演性的,目的是劝诫百官百姓重视粮食生产。 明太祖朱元璋对农业生产更重视。这个社会最底层奋斗出来的皇帝,登基伊始,他大举兴修水利,对因水患和战乱荒芜的土地进行复耕。 […]

 『于继勇』乙未年阅读史一一2015,我对区域经济和历史地理兴趣偏浓

1
2015年读了30多本书,粗读20多本,细读的只有十来本。还有一部分是与自己业务有关的书,比如电视拍摄或者纪录片工具书。所读过的书大概有《前清秘史一一入主中原之路》,《蒙元入侵前夜的中国日常生活》、《黄的海》、《一百个人的十年》、《故国人民有所思》、《包公传》、《李良学说包公》、《我的村庄》、《北宋开封气象编年史》、《宁波帮》、《宋朝简史》、《明清家具之前》、《草原帝国》、《庐山会议实录》、《最后的旧书店》 […]

 『于继勇』被保护的运河,与被淹没的城

1
  1680年的夏天,淮河上游山区的阴雨天特别多,终于,雨水汇集成浩浩荡荡的洪水,直奔下游的泗州城而去。 挡在洪水和泗州城之间之前的是十余米高的高家堰。大家认为坚不可破的高家堰,最终还是被洪水漫堤了,高于堤坝半米多的洪流,像脱缰的野马,越堤而下,冲垮环绕泗州城一周的城墙和几个城门,只有须臾,这个淮河流域最著名的古城就变成了一片泽国。 匆忙之中的百姓,或登上房顶,或跨上小船,抛别家园,携妻带子,奔向 […]

 『于继勇』在最肥沃的土地上打仗

1
  喜欢看《动物世界》的人都知道,这类纪录片,拍的最多的就是动物觅食和打架。 打架是动物的天性与本能,为了争抢食物或交配权,飞禽走兽会打个天昏地暗。动物界的打架就是打架,不像人类,动手前还要辅以跳脚骂娘作铺垫。 很多群居动物中,往往会有一个首领,它依靠威望管理族群,决定着和异族冲突时发起战斗的时机和规模。比如猴群中的猴王,既妻妾成群,又享受最好的食物,但是,它的一生,也是遭受攻击最多的那个 […]

 『于继勇』阜阳,从一个城市看淮河的风水流转

1
2006年春天,到一个人气爆棚的水乡旅游采风。水乡一步一景,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粉墙黛瓦深宅大院,甚至还保留了一段带车辙印的石板路。啧啧称叹后,有人问陪同的经理:同是江南水乡,为什么独独这里的古建保存的这么好。头发花白的经理嘿嘿一笑说:旁边的几个村,老房子和私家花园比我们多多了,但他们都比我们有钱,所以十来年前,他们都拆老房子盖了新楼房,填河修了大马路,我们也想拆,但没有钱啊,就保留下来了。 很多时候, […]

 『于继勇』从崔岗现象谈中国城市近郊乡村的发展机遇(崔岗论坛稿)

1
  经过20多年的持续发展,中国各级城市的规模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但随着城市人口快速增加,也出现了交通拥堵供水供电吃紧的“城市病”。由于房价高企,城市发展渐渐逼近瓶颈状态,一旦房地产业的泡沫受到挤压,城市发展的速度必然放缓,居民消费力受限。如果城市发展放缓,未来20年内能促进和拉动中国经济发展的动力,理应来自于中国农村。 毋庸置疑,虽然同样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中国农村在发展速度和现代化程度上, […]

 『于继勇』帝国的乍暖还寒

1
1126年,靖康元年。这一年的正月,开封的冬天特别冷,大风雪围城,地冻数尺,道路阻断。因为寒冷,城中的食物涨价,比平时高出数倍,买不起食物的穷人被冻饿而死。皇帝急的在院子里跺脚,喊了一批和尚和术士祈求老天放睛,给百姓留一条生路。 为了表达对上天的诚意,皇帝宋钦宗是光着脚站在雪地里祈祷的。皇帝的诚意,没有换来老天爷的同情。 正月初七,本是万家灯火的日子,开封城下,却来了一群如饿狼般的金兵。 金兵来自 […]

 『于继勇』水利万物而不争

1
  每天清晨,伴着朝霞,桐柏山顶云台禅寺的钟声,都会回荡在周围的山谷里。这座坐落山顶的寺院,横跨两省,如果下一场雨,落在山脊左边的雨水流向淮河,而右边的雨水流向长江。这条山脊梁,就是江淮分水岭。 人类文明的脚步,是伴着对水的认识和利用向前行走的。从沿河而居,利用河流的自然比降灌溉,到挖井修渠拦河筑坝,把高处的水引向低洼的田地,可以耕种的土地变得更多。而粮食的丰收,也养活了更多的人。 水和阳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