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于继勇

沙龙主编,安徽电视台科教频道制片人,纪录片导演。
微博:

 『于继勇』乡村建设不缺勇气,缺公平

1
种种迹象表明,未来几十年内,继续推动中国经济高歌猛进的动力,将不再是珠三角或长三角的制造产业。由于人力成本的持续增加,以制造业兴起的城市,将会有一些工厂因为付不起高昂的工人工资,而选择转行或迁移。像富士康这类靠人海战术成长起来的公司,已经开始有步骤的把工厂向印度或者其他人力成本更低的国家或地区转移。 在这个年代,工厂的国别性质和文化属性被严重削弱,工厂可以像侯鸟一样,选择合适的地方重新筑巢,搬 […]

 『于继勇』怀念牛

1
   做梦,梦到家里养的最后一头牛,枣红色,记得它跟我们共同生活了十余年,后来有拖拉机了,它就被卖了。屠夫来牵它,它自知寿数已到,眼泪汪汪,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老牛最后的眼神刻在我心里了,这些年来,想起来就有些难受。 大约是1984年左右,我们家买来第一头牛,是头白色杂黑花的公牛,从集市牵回来,一路哞哞叫,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那时候刚分田到户不久,家家都很穷,一头牛价钱,要顶得上一家人近大半年的收 […]

 『于继勇』超短裙的诱惑

1
  据说裙子最早是由兽皮和树叶穿插而成的。又据说,当人类知道遮挡自己私处的时候,文明就开始萌芽了。 纺织技术发展日益成熟,人们对衣服的要求开始变得更高,身上的衣物开始分“上衣下裳”。作为“裳”的一部分,裙子被发明出来的时候,主要的功能仍然不是用来保暖,而是为了突出女人曼妙的身材。古代的男人和女人一样也穿裙子,渐渐的穿裙子的还是以女人居多。现在仍然有一些国家的男人穿裙子,基本上和珍稀的野生动物一 […]

 『于继勇』媚贵与凌弱流行之后

1
  少年时读《孔乙己》,读到孔乙己被众人奚落和嘲讽,总想发笑。而随着年纪增长,开始懂得那个场面里透露的悲凉与酸楚。嘲讽孔乙己的,是一些比他身份还低贱的酒徒或者无业者。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在半失业的状态下,这个落魄的读书人,连自己的尊严都保护不了,实在可怜。对于一个成年人来说,尊严,差不多是活着的意义和价值。 在鲁迅的另一篇文章《阿Q正传》里,阿Q以为参加了革命党便可高人一等。他参加革命党,不过是可 […]

 『于继勇』真诚的纪念

1
  去淮阳寻找包公庙,行前向开封包公文化研究的学者打听,他们都说淮阳没有包公庙,如果有的话,应该只有遗址了。我不肯罢休,在网上搜了又搜,发现几条不太确定的消息,说在县城幼儿园的后面,有一个包公庙。 到了淮阳,问当地上了年纪的人,他们说,没听说过淮阳有包公庙,也不知道在哪里。 淮阳古名陈州,有一折非常有名的豫剧叫《陈州放粮》,唱得是包公到陈州救济灾民,怒铡坑骗百姓的四国舅。淮阳的百姓说,铡四国舅 […]

 『于继勇』在历史和现实的之间的徘徊(《淮河六章》创作谈)

1
2014年,《淮河六章》播出之际,接受媒体采访,每一次我都会被问到同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拍淮河? 我比较官方的回答是:长江、黄河都拍过纪录片,被赞美歌颂过,但大家普遍觉得淮河是灾难河,嗤之以鼻。实际上,作为中国四渎之一的淮河,曾经诞生过老子、管子、庄子、孔子、刘邦、朱元璋,这里每一寸土地,都和中国的历史扣得很紧。淮河地处中国南北地理气候过渡带,‘走千走万不如淮河两岸’,这条河养育着中国九分之一的人口, […]

 『于继勇』书店如灯

1
  直到今天,我仍然记得第一次买书的情景。 那个开在小镇老街旁边的新华书店,一半空间卖文具和小百货,一半空间卖各类教辅教材。除此之外,是金庸古龙和琼瑶的书,但,这些书是只租不卖的。租书,是我们比较喜欢的交易,两毛钱一天,如果一目十行,看一本书只要花四到六毛钱。 能数得过来的文艺和社会类书籍,码在靠角落的位置,落满了灰尘。店老板是个须发皆白的老头,干净的要命,但是,他对这些书却常常视而不见。 […]

 『于继勇』每一种奋斗,都值得赞美

1
  乡村泥娃子变身都市白领,在三十年前只有两条路:考大学,或者参军。现在,似乎又多了一条路:打工。 起跑线虽然不同,多流些些汗水,多一些努力,现实就有可能变得公平一些。如果靠个人奋斗能换到公平,这也是不坏的时代。 银屏上热播《平凡的世界》,讲述了在共和国的大背景下,一代人的青春与奋斗,让人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思绪被拉回到几十年前。那个时候的中国处在改革开放的黎明前期。但是,民间的躁动,已经 […]

 『于继勇』2015公共知青沙龙第一聚:唐模古村落休闲赏花2日,来场说走就走的集体踏青。(现在开始报名)

1
  行程特色: ★尽情享受慢生活:骑行唐模,背背篓,挖野菜,趣味翩翩。 ★游览与体验相结合:游览潜口民宅和唐模,采摘品尝乡间土菜,畅想生活。 ★吃土菜、住客栈:特地安排法国风情客栈住宿,当地地道土菜馆用菜。 ★游览时间充足:您有足够的时间休闲放松,回归田园生活。     放缓匆匆的脚步,放下急急的心情;                             清晨,在薄薄的晨雾里,约三俩好友,开启探索 […]

 『于继勇』农民进城三十年

1
  2015年的春节,中央电视台没有刻意报道阜阳火车站的民工潮。 自1990年代中后期,每年春节,阜阳火车站的客流,都会成为媒体注目的焦点。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节目组,为抢播第一波新闻,不惜在车站架设临时直播间,连续多年,形成传统。阜阳火车站,成为关注中国农民工的窗口和标本。两三年前,央视悄悄取消了直播活动,新闻媒体对阜阳火车站的关注渐渐淡化。 自2011年开始,从阜阳火车站进出的农民工,已呈现逐年下降的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