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于继勇

沙龙主编,安徽电视台科教频道制片人,纪录片导演。
微博:

 『于继勇』强迫症患者

1
这一段时间,我得了强迫症,这病不会立刻要命,但是得过的人都知道这病挺难自愈的。比如,下楼之后,再返身上楼去拉一拉门把手。比如,走了几百米之后,再返身去按一下车钥匙,听到嘀嘀两声之后,才宽心离去。再比如,每隔几分钟要摸一下裤兜里的手机或钱包,硬硬的还在,才算安心。我在公交车上被偷过三次钱包,所以我对坐公交车有恐惧症,我得一路摸着我的手机和钱包。 人多的地方,我会觉得我的双手没地方放,插裤兜,或者抱 […]

 『于继勇』我想留撮小胡子

1
清晨,举着剃须刀准备下手的时候,犹豫了一下,然后,决定给那抹新长出的胡子一天时间,看看它们的长势。望着镜子里熟悉而陌生的脸,想像多了一撮小胡子的骚模样。 脸长在自己身上,却是给别人看的,留不留胡子,其实也是给别人留不留风景。我年轻的时候(确实年轻过),校园里有几个著名的校园诗人,而且他们都留着马鬃样的长发。跟校园诗人们胡吃海喝的时候,都羡慕死叔了。我下了一百次决心,还是没敢留长发。我知道,如果我留 […]

 『于继勇』关于“泛文艺复兴”答吴丽华问

1
·吴丽华:如何看待合肥“泛文艺复兴”的四化?解释:文艺大众化、文艺利润化、文艺主动被异化、文艺明星化,堪称泛文艺复兴(文艺与商业跨界)的几大特征。你肿么看。 于继勇:文艺和生活从来都是一体的,人在满足物质欲望之后,会思考类似“我为什么活着”之类的问题,开始思考人生,会对公共问题发生兴趣,会看重权利和义务,那么文艺是他去实现这些理想的手段或者通道。在某些时候,文艺被视作是解放思想的工具,我虽然不太喜 […]

 『于继勇』香港的昼与夜

1
2005年春天第一次去香港,从合肥到深圳,一路南下,气温越来越高,大家的臂弯里夹着脱下的厚外套。从罗湖口岸出关,坐港九直通车到香港红磡站落车。大家一路兴奋的谈论着电影里的香港,铜锣湾的繁华,维多利亚港的风情和庙街的古惑仔。我们期待在某个街角偶遇自己喜欢的电影明星,或者遇到香港警察与黑社会街头追车的镜头,那将是难忘的谈资。 导游对此表示不屑,他说自己在香港生活快三十年了,还没有遇过警匪街头枪战,也没见过黑 […]

 『于继勇』一个文以载道家族的华丽影像——《流动的斯文》读后

1
即使在淮军集团的发源地合肥,知道淮军高级将领张树声的人,应该也没有知道他四个曾孙女的人多。张树声四个著名的曾孙女叫张元和、张允和、张兆和、张充和。关于她们四人的艺术成就爱情故事,被很多时尚作家写过很多遍了。美籍华人金安平的《合肥四姐妹》出版后,大家才知道这著名的张家四姐妹原来是合肥人。然后张家四姐妹,就成了艺术创作的热门题材。 事实上,四姐妹人生的大部分时光,除了张充和,其他三姐妹少女时代是在上 […]

 『于继勇』台湾初印象

1
对台湾最初的认识,来自琼瑶的文字,候孝贤的电影,郑智化的歌声。在文艺作品里,隔着蓝色海洋的台湾,充满诗意与浪漫的格调。那里有伞盖一样的老树,蜿蜒曲折的小路,穿城而过的淡水河。我们从小学到高中的课本里,台湾都被称作宝岛,是伟大祖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生活在彼岸的人,都是我们的骨肉同胞。当年余光中先生的一首《乡愁》,更是揉碎了很多颗脆弱的心。中国人对台湾的亲切感,来自于课堂教育,也来自于1949年后离乡游子 […]

 『于继勇』一段青春好岁月(代序)

1
如果几十年,或者一百年之后,有人要给公共知青沙龙写历史的话,他的第一句话,是不是要这么写:那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春天…… 2006年春天,和安徽商报社一路之隔的环城河衅,有一座茶楼叫兰宫(现在好像叫晚香亭了)。每天中午,如果很闲的话,我,周强、周祥新和苗同伟,会到这个比较冷清茶楼里,点几碗面和几杯水,饭后,大家霸着沙发不走,躺下来聊天扯淡。 周强说,现在流行写博客,要不然我们也建一个玩玩吧,大家都不喜欢喝 […]

 『于继勇』进城十八年

1
  现在的生活,是我来这座城市之前,从没有想到的。不知不觉18年过去了,如果仅仅用“好”或“坏”来评价18年的生活,就过于肤浅了。 在为一件新衣服一顿美食兴奋数天的年代,城市是个极其遥远的地方。我每天的最繁重的任务不是做家庭作业,而是放羊喂猪割草烧锅。每天从一睁眼开始,要忙到上床睡觉。夏天,被太阳晒伤的皮肤,在夜晚会火烧一样的痛。白天,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躲在树阴下睡懒觉。贫困是每个家庭都要面对的现实 […]

 『于继勇』朱元璋的城

1
凌晨四点,太阳没有出来之前,视野所及的树木与村庄,都还笼罩在浅浅的蓝色之中,启明星依然耀眼。护城河的薄雾里,早起觅食的水鸟,在水面上穿行。鸟儿用翅膀,在静止的时空里画下无影的曲线。更远的城市开始传来汽车的轰鸣和喇叭声。而郊区的农舍里,饥饿的猪和鸡鸭也开始了欢叫。空气有些潮湿,这是大地吐纳一夜的气味,五月,庄稼和果实长势奔放而张扬,它们要在收割之前,吸收天地精华,为辛勤的农人,奉献饱满的颗粒。 我们 […]

 『于继勇』走路时走神

1
  自三月末到五月初,手机上的咕咚软件显示,我已经行走了20次共计一百二十公里。以每小时7公里的速度,从家走到单位,这是几个月前我想都不敢想的。现在,只要有时间和机会,换身吸汗的衣服,一双合脚的慢跑鞋,就迈开大步走上几公里。而且,渐渐成了习惯。 走路本来是很普通的事吧,可自从有了汽车,人就仿佛忽略了双脚双腿的功能,两公里以上的路,好像没有电动车和汽车,就会觉得有些遥远了。人总是喜欢宠着自己,能躺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