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于继勇

沙龙主编,安徽电视台科教频道制片人,纪录片导演。
微博:

 『于继勇』医保的重要性

1
因为身体需要大修,所以最近频繁跟医院打交道。 昨天,医生说,你还是住院吧。我从报社拿了医保证,去办入院手续。有医保证的是蓝色卡,叫医保病人,没有医保证的是黄卡,叫普通病人。 我住的病房是心血内科一区,36床。病房里有单独卫生间,还输氧设备,是重症监护病房。35床是74岁的老人,儿女在合肥做生意,他是普通病人。 因为他是普通病人,医生给他开的药都很便宜。而给我用的药很好。一部分要自己付费,我同意,并签字。 因 […]

 『于继勇』我的女儿,于果然靓照登场。

1
前天刚照的。 不知道可不可以多贴一张。 于果然的招牌鬼脸,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张着嘴笑。其他还有撅嘴、吐泡泡。   […]

 『于继勇』失眠的夜里,我想飞得更高

1
一连三天失眠。十一点多上床,到零辰三四点钟方能睡着,七点钟不到,又会醒来。头裂开了似的痛。阶段性的,我安慰自己,过几天就会好的。 睡不着的时候,脑子转得非常快,想最近要办的几件事,要请某某吃饭,要给某某打个电话了,要置办的家具。然后想最近在看的几本书,构思下一期要写的封面文章。 想了一个很奇怪的小说,从开篇一直到结尾,还设置了一些细节。如果不是怕惊了老婆和女儿,我会起来敲在电脑上的。我睡的是钢丝床 […]

 『于继勇』春雨贵如油

1
中午出去吃饭,一阵小雨沙沙而来。想起流行于1989年左右的一首歌,是田震唱的,叫《春雨贵如油》,歌词大概如下。 朦朦细雨,朦朦下 花伞下面走着我和她, 手牵手,心贴着心, 相对一笑醉悠悠, 啊~~~~春雨贵如油, 啊~它下得满街流 雨贵情更贵, 啊~相依到白头, 啊~春雨贵如油, 啊~它下得满街流 雨贵——情——更贵——相依——到——白——头。 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好象已经开始上初中二年级了,在那年的春夏之交,我在田野里遇 […]

 『于继勇』我和女儿小手的合影照

1
[…]

 『于继勇』汉服、公祭与民族主义

1
这一段时间,时尚青年们真是可爱啊。今天着汉服进大商场购物,明天又公祭某某,仿佛某某是我们年关要敬的神。也许有些可爱青年,连某某的历史年表都搞不清,不知道对某某磕头作揖的意义。 可爱青年们玩网络游戏玩够了,终于要搞点新花样了。留长胡子是不可能的了,因为喝稀饭不卫生,坐牛车恐怕也不可能,城市里没有牛,也没有专门的牛用车道,读竹简做的书更不可能,木材成了环保资源呢。青年们能玩儿的,只有服装了,而且从集市 […]

 『于继勇』1996——2006,我眼中的合肥十年

1
按:老板给我接了一个私活,为合肥市委外宣办的画册写文案,所以很认真的对合肥进行了一个思考。1996年来合肥,至今已经十年,目睹合肥的变化,颇多感慨。1996年的合肥,在我的眼里,是一个大城市,至少比我们那个县城大多了。 一年以后,我对合肥“大城市”的好感降到零。那时候,我的学校就在大西门附近。班主任在新生见面会上介绍合肥,说了三个地方。一个是环城公园,全国少有的环城河,合肥最宝贵的财富,叫翡翠项链。第二个地方 […]

 『于继勇』大学时写的一个小说:某一天(五·完)

1
I :夜已经很晚了     回到宿舍,已经十一点多钟了。大头,肥儿,地主,唐力文还在玩“八十分”。肥儿和大头的脸上贴满了纸条。     肥儿一定是输急了,不停地冲大头嚷嚷,大头却对他毫不理会。地主冲着肥儿骂:“你个熊玩意能不能不用这么大的声喊,现在还不是春天,发情也不看时间。”     哥们们没有注意到我进来。好大一会儿,地主才和我打了个招呼。     “黄毛,又出去看录像了 […]

 『于继勇』大学时写的一个小说:某一天(四)

1
G:在厕所里想到的     虽然马丽在这个阳光明媚春风和煦的上午给我来了一封让我有点意外又有点难过的信,午饭之后,我还是决定要上趟厕所,排掉一些令我的大肠和膀胱难受的物质。它们本不是我身体的一部分,它们注定要从我的身体里离开,这没有什么遗憾的。如果这些东西总不离开我们的身体,我们会生病的。     我在厕所里努力的向体外排泄大便。连日的失眠,这使我的大便有些干结,它们有点像山羊拉下的粪便, […]

 『于继勇』“哈”死也个熊

1
第一次醉酒是在13岁。到镇里参加初中语文竞赛,考完了,带队的王老师说:都考完了,不急着回家,中午大家喝几杯。王老师喜欢酒,每次给人家倒七分杯,自己都满的,喝完了,还让嘴里发出“滋”一声的响。王老师给其他几个老师敬完酒后,斜眼看了看我,说:“虽然你还小,也是个爷们,今天喝点吧。”我没客气,端起杯子,一仰脖,全倒进去。虽然觉得喉咙里像硬生生的插进了根火棍子,脸上还是很坚强的笑着。王老师说:“哟,小家伙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