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于继勇

沙龙主编,安徽电视台科教频道制片人,纪录片导演。
微博:

 『于继勇』大学时写的一个小说:某一天(三)

1
E:  三月学雷锋     今年的学雷锋活动要比往年更隆重一些。车站,广场和主要干道的护栏都被一些机关单位分了去清洁。许多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都挺高兴,多少年了,到了三月,这样的新闻题材一抓一大把。     从小到大,我先后在老师的教导下学习过雷锋叔叔、赖宁小哥哥、徐洪刚叔叔、李素丽阿姨、孔繁森爷爷,李国安叔叔。每年我们都要学习一个人的,在学习中成长。     我们每写体会和心得时总会写 […]

 『于继勇』大学时写的一个小说:某一天(二)

1
C:喷嚏也是个事儿           教授《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是吴天明教授。老头子熬到快退休了才扶正,分到了一套八十平方的三室一厅,而且是和小儿子共用。     由于共处一室,也就有不少传说出来。传说一天半夜里吴老头子要上厕所,刚推开卫生间的门,恰巧碰到小儿媳正在里面洗澡。老教授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小儿媳会在夜里洗澡,他刚开开门就急忙关上了。小儿媳可不干了,哭着找老头 […]

 『于继勇』大学时写的一个小说:某一天(一)

1
A:前四自然段          大头一边抠着臭脚丫巴子,一边读着这篇小说。当他嘴里啧啧称道的时候,我正坐在他的旁边,我的脸红得像猪肝。我也不知道自己花了两个半天弄出来的这个玩艺,算篇散文还是小说。     现在写小说的作家很多,作品也很热销。在H市,我经常看到作家们在新华书店门前签名售书,每次都排了很长的队,像换季商品打折时刮起的抢购风一样热闹。知名度越大,队就排得越长。每次看到 […]

 『于继勇』我请你吃饭

1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被别人请吃饭的次数渐渐多了起来。有时我也请别人。但请别人没有被别人请的次数多。不是我不舍得掏钱,是我总懒得去找个理由。 请我吃饭的概念不是要让我去填肚子,如果那样的话,我天天在单位吃盒饭也就行了。他们是想让我喝酒。喝酒,而且一定要到位。所以,一年多的时间,我的酒量,无奈地从一原来的一杯增长到现在的接近四两。吐酒的现象,近半年来没有出现过了。但喝酒失眠的次数,一天天增长,因为失眠, […]

 『于继勇』昨晚和今早抓拍片

1
练习练习手感。 […]

 『于继勇』合肥的情爱画廊

1
和几个MM打“八十分”,输了,抓我壮丁去请客。MM们说吃饭太俗了,要到茶楼喝茶。 喝茶绝不能喝绿茶红茶,龙井铁观音碧螺春黄山毛峰之类已经过时,如果喝咖啡、卡布其诺或者珍珠奶茶,更是要被人笑掉一排门牙。时下最流行的是喝花茶或者水果茶。这是每天至少有4个小时泡在茶楼的MM说的。此MM除了以茶楼为根据地外,还好康体与有氧运动,所以自号“院长”(康体美容院)和“厅长”(迪厅)。 绕了一个圈子是想说,现在合肥的茶楼和酒 […]

 『于继勇』我们老土,我们光荣。

1
我们是怎样的一群人呢?我想了又想。我们是一群普普通通的人。你在每天挤得像保鲜罐头的大巴里,在比肩接踵的人流里,在熙熙攘攘的菜市场里,在单位隔成鸟笼一样的格子间里,都能看到我们的身影。我们在汹涌的城市人群中,保持着大致相同的形象:头发干净,衣着大众,行为规范,行色匆忙。我们中绝大部分来自被城市人称作“乡下”的地方,有的来自端庄的小镇,有的来自朴素的小山村。我们按部就班地读书,从小学到大学,一步步,从 […]

 『于继勇』艳遇的成本价

1
最近看了几部关于外遇的片子,有《不忠》、《查泰莱夫人的情人》、《廊桥遗梦》和《杯酒人生》,还有几部想不起来名字了。我总是记情节,不记演员,也不记导演。他们都不是我们家亲戚,记住记不住无所谓的。看多了,脑子就会乱联想,想到现在网上的“一夜情”或者“换妻派对”,都是不太健康的东西。我知道现在人的性观念都很开放了,但上床这事儿,总不能搞得像握手一样,太简单了,就没有味道了。进入城市生活快十五年了,我还是 […]

 『于继勇』牛肉面

1
上午去安大办一件事,转了一下书店就一点半了,饿了。找饭店,一个人吃什么呢?想了二十多分钟,拿不定注意。盒饭我是不吃了,单位的盒饭吃得我有臆想症了,提到盒饭我就胃疼。现在还是。 两菜一汤或一菜一汤的话,进那种油里八哄的店,我又怕我的肠子受不了,我得肠胃炎有一两年了,总是治不好,吃凉的油的或者辣的都不行,准得很,肯定会拉肚。进那种看着很高档的饭店,一餐要二三十元,有点违反节约原则,反正是填肚子,一碗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