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源平

张源平 老沙龙会员
微博:

 『张源平』爹俊俊一个,娘俊俊一窝。

1
昨天,有某机构朋友看到我昨日微信《纽约雅俗说川普》和我策双年展的微信后,电话远程采访我两个问题。 一:你常在美国,你认为特朗普的孩子个个俊美优秀,你认为造成这个巨富之家此种状况的原因是什么? 我回答:非特朗普教子有方。而是大环境利于孩子们成长。孩儿爹老特粗鄙有加,所以也指望不上。孩儿们的亲妈后妈三个娘玛拉,伊凡娜,和梅兰妮,也不懂东方文化,她们做特励志的事也不内行,因此也不至于为了教育小孩而弄 […]

 『张源平』泪似珍珠腰似弓

1
《泪似珍珠腰似弓》。今日乃农历十月初五,傍晚,张大哥站在巢湖北岸,看水天一色想人心不古,不禁肝肠寸断腰不能直,张大哥步胃溃疡寸断之痛余韵,特篡他人古意如下: 七道残阳扑水中, 半湖瑟瑟半湖红. 可怜十月初五夜, 泪似珍珠腰似弓. 打宋玉《九辩》始,便开启了中国文人的悲秋传统。古人一曲,道尽了秋思的韵律,张大哥眼前枫叶,无处不在地渲染着秋的惆怅…… 秋意渐浓中,形单影只的张大哥,在秋风黄叶漂零中,显得 […]

 『张源平』刀俎图

1
《刀俎图》。我上篇微信中图片是本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规划研究项目、合肥双年展线下展览项目之一的《现象》展,荷兰参展艺术家单刚的绘画与装置作品。 张大哥作为策展人,将和《现象》参展艺术家一起,搞一个动作: 届时《现象》艺术展展厅中,将以单刚上述布局为基础,以单刚多年收藏的明清家具中,一黄花梨条案为台面,设一座灵堂,灵堂正面墙上,挂单刚这幅《刀俎图》。 在灵堂中,用面粉加糖烘烤出形如牌位状面包,上 […]

 『张源平』纽约天空的靴子

1
《纽约天空的靴子》。本文是我对纽约黑帮社会调查的片言只语。我从滇西回来之后,抓紧写明年上课要用的理论与田野工作内容文字,写着写着,我想起我前面《洋人街上小乖乖》微信一文,开玩笑说了纽约黑帮的事,实际上我在纽约工作期间也和一些学者一起,对纽约黑社会做过一点社会学调查。 我先是从艺术社会学课程角度作《纽约街头黑人艺术》项目,不料由此进入后发现更有意思所在,就转向更广义的社会学调查,而进入了为期一年的 […]

 『张源平』文艺要向财主员外们学习

1
《文艺要向财主员外们学习》。我在滇西转一大圈,还应邀到文艺青年的乡村工作室、和他们城里的家里聊天。我突然发现文艺青年有点叶公好龙,处处在刷当代与时尚的存在感。 我发现滇西,有好几位文青,口不离“诗歌与远方”不说,在他们乡下工作室里,尽弄成大理丽江的旧与古、洋与土之搅拌乱搭,统一为中国艺术区工作室个性酒吧艺术咖啡店作派,古陶野花大磨盘,旧椅铜洋灯加西画,倒也胡乱看的过去。 唯独这几位在城里高楼和别 […]

 『张源平』洋人街上小乖乖

1
张大哥一早起来心事重重发了一个微信。听说又有歌手吸毒被拘,但中国青年迷幻状态不像美国青年5、60年代的妇女解放运动、黑人民权运动、反战和平运动、环境保护运动、同性恋权利运动等政治方面的“革命”疯狂,也不太像美国5、60年代摇滚乐、性解放、吸毒、嬉皮文化及神秘主义、自我主义的复兴等方面的文化“革命”风格真挚,中国假模假样无病呻吟的多。中国处在迷幻状态的文艺青年喜欢“诗与远方"。云南西部就是“诗与远方”们典型 […]

 『张源平』《名角迪伦“诺贝尔”,“滇西小戏"吹吹腔”》

1
张大哥前几日云南小文一篇,今日发到沙龙。《名角迪伦诺贝尔,滇西小戏"吹吹腔”》。张大哥又从滇西的漾濞县到了滇西古城巍山县古城,图一张大哥身后古城楼前二年失火烧了个干净,这是刚建的新城楼,张大哥看了一眼,很没劲。 这两天我本来要在本县好好搞一搞的,不料小小滇西巍山小城,也街头巷尾沸沸扬扬,古城就是文艺。来此朝圣的文艺青年就不用说了,连本城贩夫走卒,这两天也人人争说美国名角老迪伦…… 我去巍山县"非遗 […]

 『张源平』《名角迪伦“诺贝尔”,滇西小戏"吹吹腔”》

1
《名角迪伦诺贝尔,滇西小戏"吹吹腔”》。张大哥前几天在云南小文今日再发。。张大哥又从滇西的漾濞县到了滇西古城巍山县古城,图一张大哥身后古城楼前二年失火烧了个干净,这是刚建的新城楼,张大哥看了一眼,很没劲。 这两天我本来要在本县好好搞一搞的,不料小小滇西巍山小城,也街头巷尾沸沸扬扬,古城就是文艺。来此朝圣的文艺青年就不用说了,连本城贩夫走卒,这两天也人人争说美国名角老迪伦…… 我去巍山县"非遗办"去核 […]

 『张源平』那年今日

1
我很多年前看到顾城戴着他自制帽子这张照片时,就有看到一篇寓言似感觉,随着时间进程,在无梦无趣无痛无聊无感的今天,在人们意识以幻境方式慢慢走向世界尽头的隐喻里,在顾城这双明亮的眼睛,与这顶帽子一起消失在激流岛的刀光斧影中,你我所处群体的麻木与幻觉,将以现世镜像的方式再次清析显现。 今日祭此,那年今日。 […]

 『张源平』此身已醉方城里

1
《此身已醉方城里》。图一为张大哥拍某学校学生节日为外宾演出《扇舞》,张大哥曰:遥看"国际"西窗外,此身已醉方城里。 姑娘图穷匕首见刺客般表情,张大哥怀疑姑娘扇骨中藏有利刃。 以下为张大哥今日已发文字完全修改版。 第二张图片为我近日在画室静养身体时胡乱抽象一画。 张大哥近闻有标题《艺术荒漠如何打造国际范儿双年展》,来描述银川官方花大钱办“国际范”的当代艺术展,对此张大哥也不妨自认有一点点“国际范”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