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源平

张源平 老沙龙会员
微博:

 『张源平』你与记忆同在

1
《你与记忆同在》。有什么样教育方式,就有什么样的教育结果。仪式与实质,本非一回事。 “传统”教育,可以把一个身患绝症奄奄一息的孩子,“教育”成临死前只想去“广场”看一次“升旗”的好孩子,她与记忆同在。 对于她来说,在余下无多的日子里,本应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 而她的美好情感------以一种以“传统”为目的的教育结果样式,成为建康人无伤大雅表演中的道具。我一直以为,对于仪式化的敬重,和从心里真爱自己的国 […]

 『张源平』艺术如开房

1
《艺术如开房》。本届双年展方军工作室开放展海报做的另类,先以“开房”二字衬托,后假装校对勘正为开放,并以大红字示之,整个海报品格,很有唯恐天下不乱之气势! 张大哥认为设计趣味无意中,说了一件正事。 艺术创作,如艺术家与艺术私奔幽会,与情人或“相好的”戏耍恩爱同理。 我还要再提清代戏剧家李渔,他就艺术家与艺术行为和艺术作品产生的过程,比喻成开房相好的恩爱之事: “……尽有戏耍亵呷之中,做出正经事 […]

 『张源平』卖身救国

1
《卖身救国》。今天在发小群,各种意见纷纷。我说: 我觉得什么抵制啦,抗议啦,游行啦,就算了,因为这看不出你是个什么态度。 要搞就搞真的,就象我们同学中姚林海爸爸姚运良伯伯,赵光的爸爸赵一鸣伯伯,路敏爸爸路光伯伯们当年一样,废话少说,假动作不做,直接上前线打鬼子去了。 顶不济,也能学学常香玉,把全部身家换成飞机捐了。 有志者可留下少许饭钱,将家中金银细软,银行存折,取了交与中央军委多买些飞机 […]

 『张源平』何处可去?

1
《何处可去》。2016-2018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除了多媒体艺术方式,在网络运行近一年外,近来线下展览也将频出。 除了本届双年展崔岗艺术片区方军工作室开放展8月6日即将开幕之外,作为与2016-2018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中航艺术家工作室开放展并行实验绘画展、及本届双年展特设文化观察规划项目:“第二届《现象—新安绘画当代精神》绘画展",将在"现象”和“新安绘画”双重语境下,定于2016年11月19日在合肥久留米友好美术馆以绘 […]

 『张源平』合肥双年展方军工作室开放展

1
《方军工作室开放展》。“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工作室开放展将于2016年8月6日,崔岗市集同一天,在崔岗艺术家村"退步山房”举办: “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方军工作室开放展。 展览将展出著名艺术家方军油画作品、行为摄影作品、装置作品、师生义卖行为艺术外;届时还将邀请民间艺术家参演参展。 届时与方军艺术工作室方军作品对话表演的民间艺术,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重点保护观察的中国民间民俗艺术项目:舞狮 […]

 『张源平』失意是诗意的

1
   《失意是诗意的》。 人间很多趣事,都发生江湖行走里,和邂逅小城的浪漫中,比如今日我所在的建水。 大家齐聚小城,是不是期待着,能发生点什么呢?   倒底能发生点什么呢?让张大哥的朋友们帮我设想一下,也不错。   在古称"临安"的建水小城的酒吧里,我希望看到一些眼神迷茫的姑娘。这些姑娘,单身一人在小城头巷尾的各类酒吧里徘徊,她身影落寞,有点忧郁,有点期待,有点想象和回忆。她像是在寻找一种确证。一看那表情,你就 […]

 『张源平』艳丽的装置

1
《艳丽的装置》。昨日到云南建水县,先去古城城楼,下午和本地志愿者一起,去看几个内地到云南边远地区支教的老师,我们赶在六一前一天下午,给他们和孩子们送一些上美术课要用的材料,昨晚很晚才回到县城。 有朋友说我前个微信中老者神似吴冠中。见图1,我说,白发老汉颇似吴冠中,我就是恍惚中看着象落草之后的吴大师,他目光让我心痛。 但我清醒过来,感觉不是吳大师,而是一普通百姓。看他以庶民之身,欲言又止似有不尽之言 […]

 『张源平』体验人生

1
《当一年牧师,信一年佛》。近日昆明、个旧两市的会,张大哥总开算完了。昨日今日张大哥欣欣然在个旧市老城区瞎转,看街上什么都新鲜都好奇。比坐在室内快活多了。 张大哥最怕待在一个地方不准动,比如开会论证什么的,那我要难受死了。所以张大哥这辈子换来换去干过许多不同行当,图的就是人生的新鲜体验。 要是张大哥能重活一遍,一定要干更多行当,我一定听从朋友建议,扎扎实实地体验中国劳动人民最低层生活。我知道朋友说的 […]

 『张源平』天国

1
《天国》。这两天开会昏昏沉沉。 前面微信中,关于记忆和关于文化与生命关系的思考,是我将原先文字整理出来,用于这两天会上发言的一小段。 我白天胡说八道,晚上便神游万里。我昨晚做了个梦,梦到我在天国里游荡,好像有人在天国里带着我游荡。 他问我:你对他人常怀有敬虔之心吗?你一生无罪无垢吗? 我无言以对。 我能听到他的声音在引导着我,但怎么也看不见他的身影,就这样迷迷糊糊的向上飘着,飘着…….像嫦娥一样,又 […]

 『张源平』鸡与鸭的文化关系

1
《鸡与鸭的文化交流关系》。张大哥接着上个关于文化记忆的微信往下说: 中国文化一切境遇,都与生命和生命存在关系有关。生命存在,与生命遭遇环境关系问题,是文化关怀重点所在。如果说旧时代历史教育是与忠君意识有关,那么现代关于"人"的历史教育,就是"人"的真正有效意识的建立。因此艺术及艺术家在历史环境与生命两者之间,以文化的方式构建一种以超现实想象,反思社会环境和审视自我存在、及追求公平正义为基点的情境,就显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