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源平

张源平 老沙龙会员
微博:

 『张源平』精神聚居遗址的沉积物(1)

1
    近些年,我全国各地拍摄乱跑,老是为单位工作出外景,还有公家的,私人的写字,搞的很累,就想调调口味,来胡画一通并谈谈绘画,摄影,图为我在离市内我家二十公里的摄影和绘画工作室的照片(我的工作室不是商业性的,是我休憩和耍玩的地方,还兼有居住的作用,一般我是每周都有的两三天雷打不动的在那个有二百多平米的空旷的房子里呆着听听音乐,画画写写,手工放放黑白照片,看看书,想想事,一个人,静悄悄的,挺好!,以前我摄影,写作,电视片制 […]

 『张源平』活佛与僧人

1
  我接着<<古寺前的教育问题>>一文往下说:      我还因为各种原因认识了不少高僧(比如在我将在此栏马上另发一帖 叫<<寻找>>里要正襟危坐来说)和一般的僧,先说两个,一个是道行一般 偏下的,另一个是高人就是一个朋友,他是活佛.我给他拍了不少照片!我 都是在他们两个在外出挂单(就是出家人到另一个宗教场所去做临时和 尚,有点像访问学者的味道)期间看到他们的. 先说那个一般偏下的!   […]

 『张源平』古寺下与教育有关的事件

1
    有朋友看了 上篇<<古寺前的较量>>说我象个说书的,我回答说我们的 现实生活就是一个章回小说,或者说,章回小说作为社会现状的镜像,还远远 不能完整反映生活的全部,因此,每一个人都有义务做一个说书人.共同来观 测我们所共同所处的社会和环境,同时用同样的立场和方法,来诊断一下我们 自己,以此来达到以下状况,即:如果不能改造到客观环境,也起自我主观警戒 的作用,,虽然不能能彻底改造我自己的劣根性,也能达到了纪 […]

 『张源平』古寺下的较量

1
在我写下<<2005年8月22日那天的事>>一文的几天后,我有到那怪桥和古 寺前去了,我一来到桥下就看到那个戴草帽的高人,他正很酷的对一位路过 的美女喝到:\"站住!\".那美女果然就站住了!见图: 当那个美女停住之后,高人对她细细看了一通之后却又摇摇头走了,当我再 次看到高人时,他已和一个比刚才那个美女还要美一点点的美女在一起了! 两人先是态度暧昧的拉拉手 两人来你来我往的搞了一小会后,突然那高人伸出三个手指,出了个\"三\" ,那 […]

 『张源平』2005年8月22日那天的事

1
我来说那天的事,为了证明那天就是那天(2005年8月 22日),我在桥下特别找了一个参照,就是这个人在看报! 报上的一条新闻是:日本放弃申请加入联合国常务理事 国了.在那天之前是没有这条新闻的!大家查一下就清楚 了!2005年8月22日前十五天,老A是不会提前知道这件 事的.不知老A说的国与国之间的事是不是指这件事呢? 那人与人之间又会发生什么事呢? 我正想着人和人在这个桥的附近会发生一些什么事 时,在这个看报的人边上还有一个人好像也很关心 […]

 『张源平』一位朋友的感慨

1
有位朋友看过我的<<员外郎的家>>一文后感慨地告诉我说: 我看过不少小说,再加上,平时喜欢看古装电视剧,因此,对古代官僚制度略知皮毛。说到这里,咱还得感谢CCTV、HNTV和AHTV。 员外郎,以前可能算不了什么大官,毕竟在京城为官,知府在外可算得上关外候,一入关内(长安)就成了羊头了。但是,究竟什么级别呢?按照现在的说法,吏部考功司员外郎就好比现在人事部一个副司长。怎么说,也是一个副市长的级别啊 […]

 『张源平』老A其人

1
  上回我在<<看厕人>>中说我和老A共同玩了一把,下面就说来: 我把这次互拍分两部分,一组是我拍老A,先上,后上的是老A拍我.      我拍老A.是按我看他我作为局外人的理解状态来搞(当然其中暗含的我的自我状态不管好不好或是我喜欢不喜欢也就自然在其中了跑也跑不掉).当然我尽量避免或减少由于摄影机本身的属性和我立场所带来的话语暴力倾向!    至于老A拍我时,他一定要 […]

 『张源平』员外郎的家

1
中国城市边缘聚居影像纪录之: 员外郎的家 不知是不是希望“俺们家有枪”(典故见我的《俺们家有枪》一文)的心理做祟,从小我就立志当官,因此,我便对历朝历代的官吏制度很感兴趣。但是,到今天为止,我不仅没当上官,更没搞清古代的官吏制度,比如“员外郎”是个什么职位,享有什么待遇,我就不很清楚,心想:连当官这个正事都没弄成,搞清搞不清“员外郎”是个什么鸟官也就无所谓了。近来为拍边缘聚居的片子,就碰上与“户部 […]

 『张源平』一个厕所引发的一个话题:"俺们家有枪"

1
以前我搞过一个东西,叫<俺们家有枪------着警服的看厕人和他的口号以及由此引起的问答>,说的是一个看厕人和其他的一些事,最近我又去了那个口号写的很好并且由着警服的看厕人所管辖的厕所,想故地重游一下,但它已被拆了,听有关当局说,要在原址上建一个文化场所,具体内涵待定,我对正好在场的一位官员建议最好以人类边缘聚居及其心理建设方面为指征来做此文化展示机构的文化内涵,那当局文化官员说我:“你不要瞎起哄”!如果没 […]

 『张源平』不问身归何处

1
<<不问身归何处>> 这几年我和一些从事美术,摄影,新闻,和社会学的朋友们,在断断续续的做一个名为<<聚居>>的综合文化实验活动。其中有一部分内容涉及某城与某事,也在其中插一点小小看似与主题不搭界的行为,之所以是断断续续的,是因为”聚居”这个最早来源于考古上的名词,在当下中国的社会变革中,作为一种重要的人群的精神和物质存在状态,变的有些难以琢磨了,正如我们在做这个活动的方案前言中画家陈宇飞所述: 今天中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