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源平

张源平 老沙龙会员
微博:

 『张源平』关于记忆的思考

1
《关于记忆的一点思考》。这几天在西南开会,以过去的一些思考,结合现在的看法,张大哥再写几句不算开玩笑的话。 近几月到处出差,看到各地、各种文化项目,以不切实际方式,热气腾腾的被人们讨论着、期待着。人人昐望着新的美好降临,个个断定奇迹必须发生。其状,让人担忧不止。 几十年前,中国发生过一场叫“大跃进”的赶英超美的政治经济运动,据说,当时人们内心是热腾腾火红的。几十年后,中国人以集体记忆的方式和当年 […]

 『张源平』粉红内裤之战

1
《粉红内裤的艺术意味》。昨日有好朋友看到我前个文章《检讨书》后问我,你文章照片中举的是检讨书吗?我回答:前个文章第六张图片中,张大哥手举正是检讨书,检讨自已为何不好好在国内待着,而去中东地区做志願者,结果给塔利班逮住当人质被斩首,见图1。 这张照片是我前几年在纽约工作时行为艺术照片。当时为抗议塔利班暴行,我在纽约布鲁克林艺术区,和当地艺术家一起做的行为艺术,作品名称为《斩首》。 当时学校里分两拨人 […]

 『张源平』检讨书

1
《检讨书》。张大哥细细斟酌和反省检讨有三: 一是前个文章《张大哥是一条虫》文中似改为这样表述,更恰当一些,改动如下: 张大哥作为策展人,当然带头回答《天问》之问:棕之甜,外敷糖,棕之咸,腹裹肉,似伯禹愎鲧,夫何以变化之二十八问,有“焉有虬龙,负熊以游”之鉴,张大哥果断回答:大禹是一条虫! 上述改动,受西安艺术家刘寰宇回复张大哥前个文意《张大哥是一条虫》之文字"这么大一坨粽子,如果是白粽子,就有点 […]

 『张源平』张大哥是一条虫

1
《张大哥是一条虫》今日清晨,我在酒店附近一农贸市场瞎转,见到有农村大嫂卖棕子,硕大的云南棕子,引起我的注意(见我拍的图一图2)。大嫂说,端午节快到了。我看到莱场另一位老兄拿一本屈原的《天问》,一边卖莱一边搓脖子的泥垢,在细细阅读。 其实,我因马上要开会,也没仔细看他看的是什么书。在芬芳的棕叶里,我已迷醉在我的端午我的屈原中,因此,我只能假设他看的是《天问》。 关于屈原《天问》中172问(有专家考证为162问), […]

 『张源平』画画与医闹

1
不会画画也可当艺术家。当今当代艺术别说策展人,就是参展艺术家也不用会画画。他可以用新媒体,装置,行为,文字,影像,记录片,声音等许多样式来表达自已的观念。 现在国际上重要当代艺术展上,绘画的比例,少到不能再少了。艺术=画画,或艺术家=画家。确实是老农民观念。比较让张大哥担心的是,如果艺术圈之外的人这样认为,也就罢了。但目前在国内,还有许多看上去好像特别懂艺术的人,也认同此事,看来在中国,艺术普及工作 […]

 『张源平』《虚拟计划》与躺在老虎蹬上之文化比较

1
《虚拟计划》与躺在老虎蹬上挣钱之文化比较。张大哥看了谢泽《虚拟计划》,和岂子老弟的黑色故事,感觉这类事,咱张大哥是老师傅。 我一个半月已来云南三次,去了二十多个市、县、乡寨。 为何频繁来此,除了我教学科研需了解西南文化多样性现状及资料搜集,我还参加各种项目论证,及各类研讨会,观摩会。比如这次滇桂出差,也无例外。 当下,全各级机构的展望、设想、打算、计划满天飞,能不能实行,有没有条件,一概不管,先论 […]

 『张源平』夜夜迎春院,天天斯坦尼

1
《夜夜迎春院,天天斯坦尼》之文化比较篇 张大哥作为策展人,为‘’少数派"艺朮工作室及艺术家momo,量身定做"少数派"咖啡艺术工作室参加本届双年展作品。 张大哥认为:亦生活非生活,似表演非表演,为人之至境。 "少数派‘’艺术咖啡店的老板娘momo姑娘,和她的‘’朱总‘’一起,每天以‘’少数‘’派之方法,媲美于斯坦尼、布莱希、梅兰芳三大表演流派。 "朱总人很随和,就是太爱拉屎"。 momo姑娘极具超艺术天赋,她上 […]

 『张源平』"社会雕塑”之第三届合肥艺术双年展

1
前文谈了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以"社会雕塑"的方式,和艺术作品展览馆展览方式并行的文化特征。 "社会雕塑"方式中,包含了对环境的艺术改造,对乡村的历史文化的调查纪录与保护。也包含对城市经济与文化建设的反思与建议。 研究展示艺术家的学术成就、和与其学术成就密切相关的艺术家工作室工作,也是本届双年展重要内容之一。 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目前已经介入的领域暂定为以下艺术群落: 环巢湖片区为长临河 […]

 『张源平』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最新讯息

1
《最新合肥双年展讯息》近期第三届合肥当代艺术双年展策展人之一的王兴亮,将于6月中旬四顶山下,巢湖边吴大海渔村吴大海3号艺术空间,以此届双年展策展人个人主题展(个展)形式,展出他三十年来,在中国乡村观测中,获得的各类环境人物图像。 本届双年展策展团队提出的《山水合肥 ,国际合肥》环巢湖艺术改造计划和第三届合肥艺术双年展"社会雕塑"样本之一,吴大海艺术渔村建设项目,将以一个渔村为实验范本,来开始今后的工作进程 […]

 『张源平』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1
《才下眉头,却上心头》。昨晚看朋友文章后回复企图以此,引入讨论艺术家与社会关系议题。果然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有艺术家开始进入我设议题。我姑且称这位艺术家为老弟。我拿这位老弟作文章讨论艺术家与社会关系。我昨晚对这位老弟在艺术履历中大书过五关斩六将,走麦城却一字不提一事开玩笑异议。张大哥认为,只要你作品以十分八分的诚意表达了,无论在何时何地发生,多少有些生效,不必太过于计较。如果挑挑捡捡锱铢必较,就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