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源平

张源平 老沙龙会员
微博:

 『张源平』田野调查笔记之富宁篇

1
昨日始绝食今日腿发软。我在饥饿中从广西西部进入云南东部富宁,我绝食决心毫不含糊,一路上看着同行的几位爷吃吃喝喝,我原则上没怎么动心.后来看到他们吃的香喷喷实在有点忍不住时,就假装神情呆滞目光游离。其间我仅用眼睛余光飞快且简单地扫视过两三次他们吃剩的食物而已。 不能说吃的了,再说更饿.说说工作。 来富宁是与我另一个做了几年的艺术社会学课题《女性与符号》有关,我去年在湖南永州江永调查的《江永女书》这种在当地少数 […]

 『张源平』走到那坡之田野调查笔记

1
今日怪事也不少,我们由靖西到那坡,据同行在这一带打过仗的教授介绍,此地在上世纪中越作战时,是我41军防区,也是打的十分残酷血流成河的战场,张大哥先是看到此地一片歌舞升平夜泊秦淮总把杭州当汴州的样子,后又看到劳动力市场一个弓背的七十五岁残疾人孙老汉带着铁锨来找挖土方工作一下午无人用他,傍晚孙老汉伤心地回去了(见图一,我到他租住的破房里详细采访知道了还有穷的山穷水尽的人他一日无活,便一日无饭.我们几人帮他一点钱但 […]

 『张源平』走到大新和靖西之行走笔记

1
我们今日先到大新县硕龙村.同行朋友去看跨中越边境的德天大瀑布,我过去开会去过就在房间睡觉。 自入广西来一路上风景绝美,因为我不是旅行家所以对自然风景统统忽略,我在宾馆睡的正香时,被电话搞醒,原来昨日在龙州所见老兄又来电请我万万不要忘了他所托之事. 昨日 那位祖上老房子被日军飞机炸毁的老哥,以为我们从北京来,说此事外交部应严肃过问一下,他还向我打听外交部具体地址门牌,我知道外交部近日很忙,又怕他不相信我说那些与洋人 […]

 『张源平』行走笔记之三

1
前面说张大哥路上发文发不了照片,回来后接着发照片再发一次。此文结束尾部也有照片。 张大哥到桂滇田野调查边走边写笔记如下: 今天继续直播.不过照片还是上不了沙龙,可能与文件有问题 照片在微信上 在此先发今日工作文字 龙州:昨晚12点睡,今早4点起床,仍在龙州境内,抓紧时间发一条微信,昨天我发微信说到此行有观测”巫文化”任务,从艺术社会学角度看巫术中的暗示与幻觉与当代艺术的关系时.我以前在部队的战友,心理学家赵燕程也发 […]

 『张源平』今个接着继续胡乱走

1
昨日说张大哥到了龙州 张大哥到桂滇田野调查边走边说之事 今天继续直播.不过照片还是上不了沙龙,可能与文件有问题 照片在微信上 在此先发今日工作文字 龙州:昨晚12点睡,今早4点起床,仍在龙州境内,抓紧时间发一条微信,昨天我发微信说到此行有观测”巫文化"任务,从艺术社会学角度看巫术中的暗示与幻觉与当代艺术的关系时.我以前在部队的战友,心理学家赵燕程也发了一个微信讲了一个例子:她的一位亲人从北京到鹰潭讲课期间牙疼,赵燕程 […]

 『张源平』胡乱走走

1
我从今日开始今年的田野调查工作,目前已在路途中。 第一天:今日张大哥抵达南宁吳圩机场,结束自年初二开始的闭关式教材讲义ppT整理制作,今日始沿桂滇两省中越边境部分文化項目考察,线路由广西凭祥 宁明 龙州 大新 那坡进入云南富宁 砚山 文山 屏边 蒙自 陆良 曲靖等地 估计有些艰辛 但张大哥和有同好的朋友们和以往一样 喜欢这样一路胡乱走过去 第二天: 朋友在南宁机场接到我们后开着越野车一路狂奔至宁明县,我在此作一简短采访后,这位 […]

 『张源平』不让你看到我的心

1
年前一吉日,摄影家,JAC柏总和艺术家王兴亮邀大家相聚聊天,张大哥看到好多二十年前就深交的老朋友,省摄影家协会主席,中国著名纪录摄影家陈志勇兄,及凌军,王雷,李东,倪明,周冰,谢峰,余方明等近二十位曾见证了安徽摄影和艺术发展的摄影家,艺术家,媒体人,电视主播等朋友。 志勇兄和大家聊起省摄协在英国,瑞士的几次摄影展和其它文化交流,各位好友谈峰颇健,纷纷相互嘘寒问暖其间大家还谈到当年在皖南差点因《李东的艳遇:卖猫》所叙之事的喜 […]

 『张源平』我想请你,抱抱我

1
《苟利艺术生死以,岂因怪异趋避之》之“请你抱抱我”新春过年篇。我微信上鉴于字数限制文很短,现在发的是完整版。 那天我去纽约43街办事,又看到这个健壮的牛仔在街头弹吉它,观看者给钱,他很高兴,有的光看不给钱,他仍然对你微笑。更有过分的,不仅光看,还看着人家健美的身体对壮汉说:“请你抱抱我”,这个牛仔就勉为其难地敷衍了事地胡乱一抱,张大哥就端起相机猛地一拍。 这牛仔壮汉弹的唱的极好,与人交流时,也是谈笑风生 […]

 『张源平』兄弟,你哪年死的?

1
红衣女跪拜白鸟图片只显示一半要点击图片才显示整个图片才能看到红衣傣女 张大哥常赴民族区域游走张望和调查,那日在某地应当地艺术家朋友,在相关场合应酬之余,忽见一当代作品前,有面黛且着傣式红衣女虔诚跪拜,我便按具像的纪录方式,拍下图一,但得到的是,很抽像的感觉,似乎还与死亡有关。张大哥拍完白鸟红衣女图景,当然以江湖好事者,来胡曰文艺青年诗歌意像: 白鸟抬着担架出现,卑微的魂灵再也无须被暗影所遮蔽。 黄昏,从医院出来,向 […]

 『张源平』磨镜之党

1
4 #2 年头岁尾,派对频频,我上两周因事去上海,广州,武汉以至我所在的合肥,到处灯红酒绿,红男绿女,纷纷扬扬。张大哥厕身其间,顿感人物之头面,气质之上流,左右环绕不止。众人觥筹交错之中,当然以自拍合影为上。 看此情此境,张大哥谓之为”场合”。“场合”也,围棋战法之术语,指布局和形势之判断决策之方法。 因此之用为:人之交流空间,策略应用之场合。以上图片张大哥拍于上述某一具体空间。 上面派对中欢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