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云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张云』老子26

1
两天前过了26岁生日,和往年一样,几个好友大吃大喝,撑爆了肚子最后再和蛋糕拼了。今年一样,买了小肥羊的锅底,爱吃丸子的涮丸子,爱吃肉的涮肉,吃好休整一下,喘口气,最后吃蛋糕。今年的蛋糕很不讲究,生日前一天晚上去克利斯汀定蛋糕,人家不给定说要提前两天,那我说明天你们随便给我留个新鲜的就行了。人家说我留的你不爱怎么办,我说无所谓。于是人家给我签了个定单,上面写“生日蛋糕,无类型。”拿着单子出来心情很好, […]

 『张云』元旦,在海边(一)

1
(从前有片海,海上有个岛,岛上有座山,山上有湾湖,湖边有座庙,庙里有一个老和尚和一个小和尚,老和尚给小和尚讲故事,讲什么故事呢,“从前有片海,海上有个岛……。” 经过12小时的汽车,穿过浙江省全境到达福建福鼎市,再搭了十几分钟的快艇,一船脚步已经轻飘飘的人终于到达目的地——福建大嵛山岛。 除了小时候去过一次秦皇岛,高中毕业在川沙海边晒伤了皮肤,这是第三次接近海。       虽然已是冬天,岛上的 […]

 『张云』我的2006——出塞曲

1
看大家都在写2006的回忆与小结,觉得自己也有些东西可以记录一下。2006年说不定就是能改变我人生的一年,但说不好也不过只是告别青年时代的纪念。 2006,去了三次新疆。第一次是在工作达到顶峰同时情绪跌入低谷的时候,一个人背上行囊在24小时内来到了充满异域风情的南疆,之后上高原,爬雪山,穿沙漠,一人逛巴扎。结束旅程的前一天,独自来到北疆,与穿沙漠时产生好感的男人一夜情但未成功,再独自回上海。回头再看那段疯狂的经历, […]

 『张云』爸爸回来了

1
    自打高二爸爸妈妈协议离婚,爸爸就离开了上海,之后关于爸爸的消息大多都是从奶奶那里听来。奶奶是苏北人,20多岁逃难来了上海,过了60多年还是一口百分百苏北话,所以有些听的懂,有些听不懂。大致是爸爸去了云南文山,再婚了,盖了栋房子,去深圳做生意之类的。过年爸爸回来时拷问他,他却给你说得云里雾里,问他是不是结婚了,他说哪儿有;问他什么时候走,他说老爸不走了,结果年过完一个月,打电话让我去火车站送 […]

 『张云』原来我不是最有趣的

1
中午的时候请大学室友吃饭,由头是拜托她给我们做媒体版的调查问卷。虽然MSN互加了也快一年了,但前半年也总是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大致知道她还在某报做事,到处搬家之类,不过也好过和几个大学时很要好的朋友加了MSN却一句话都不说。请吃的是鸡公煲,因为我比较抠,加上最近也馋这个,室友也无异议。似乎室友与大学同学的联系不错,从她嘴里源源不断蹦出的名字,我却只能在脑子里画出几张模糊的脸,而且还长得差不多。其他寝室的出 […]

 『张云』我是大毒源

1
医生:“感冒啦?有什么症状?” 我:“鼻塞,咽干,痰多,喉咙痛,前天有5分热度现在没了,今天没有味觉还有……” 医生:“哦,给你开点药吧。” 我:“不用打针吊盐水吗?” 医生:“哦,看白细胞了,去验个血。” 于是验血,30分钟。拿着验血单子回去找医生,心里已经想好了要问一大堆问题,不能这么被轻易打发掉。 医生:“哦,你抵抗力很差嘛。好象是病毒性感冒,看上去不像细菌性的。打针不用了,还是吃药吧。病毒性感冒总 […]

 『张云』富春秋色

1
好象有本文学刊物叫做《富春江》,没看过。但似乎富春江的名声不小,也许得宜于它的名字,听到之后总是很难忘记掉。 桐庐是杭州的一个县,桐庐镇是富春江边的一个小镇。夹在浙江诸多4A风景区中,桐庐镇只能算个旅行中转站,富春江在各个小镇中穿流而过,所以也不会有人为了看富春江特意去桐庐,桐庐作为一个江南小镇的安宁质朴得以保存。 秋天的桐庐似乎和春天没太多区别,空气湿润,江水如蓝。镇子里的人喜欢在江边用石头划出一 […]

 『张云』今天要走了

1
昨天晚上和他的朋友吃饭K歌到2点,所以今天早上无论怎么也起不来给他做早饭。睡得迷迷糊糊中电话来了,他告诉我单位派他今天下午去乌鲁木齐,明天学习半天。按照我的行程是11号从乌鲁木齐走,那今天明天后天就都得待在乌鲁木齐。他征求我的意见,我不愿意。家里昨天才炖了罗宋汤,冲锋衣裤和大背包现在还没洗,打算好了今晚给他做红烧带鱼的,还有下午想去老城区的维族超市买阿尔曼奶茶,反正就是好多事情计划好了,不想这么早就离 […]

 『张云』暴徒归来

1
“新疆的户外团体喜欢一窝蜂,去年N个部队拥去喀那斯,今年全部杀来可可托海。不知道明年又去哪儿了。”在结束5天暴徒后遇上小羊军团的小羊,他如是感慨到。 也奇怪了,去年赶上了喀那斯,今年凑到了可可托海,居然我的新疆之行还很时尚。只是这次的可可托海把腐败路线走成了暴徒路线,据说所有去可可托海徒步的户外团中,似乎我们这队走得最多。前三天跟着哈萨克马夫在山里转悠,被马夫带偏离原定路线,走了一个大回环,翻了N个 […]

 『张云』八千里外的家居生活

1
    忽然想起今天差不多是买打折机票的日子了,新疆上海间的机票贵的吓人,这一年来来回回几次,就赛过去了几次韩国日本。来新疆已经一个礼拜了,天天柴米油盐的,时间过地飕飕得快。    昨天请了十几个驴友来家里吃饭,大家对我做的上海风味的菜还算包容,虽然看得出并不非常爱吃,席间到处是男男女女奔放豪爽的笑声,我好喜欢。明天又要请他的几个大学同学过来,因为要做猪肉的菜,所以就放弃请维族同学的打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