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云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张云』飞跃幕士塔格,too!

1
9月份《中国国家地理》的主题是飞跃幕士塔格,看着封面熟悉的卫星图,不免有些手痒痒,闷了快半年的照片也想拿出来晒晒。 幕士塔格是我攀登的第一座7000米以上雪山,当然不是登顶。今年7月就有好几家登山探险队组织幕士塔格登顶活动,费用1万以上,时间1月以上。即便我有这个时间,也没这个钱,按照目前小本买卖的攒钱进度,八成1年才能有这爬山的钱。即便不登顶,幕士塔格也不是游客随便爬爬的,南疆许多景点已经被中坤集团收购了 […]

 『张云』小贩也来玩接龙

1
被方方点了名了,看大家接得那么热闹也早就心痒痒鸟。只是最近忙着做小本生意,一手铜臭,翻书的时间少了很多。。。有点惭愧。。。 1\\一本你不止读了一次的书 上来第一个就难住了,我的书除了工具书每次只看几页,其他的都是翻了又翻的。因为读书习惯不好,第一次都看不仔细,得后头一遍遍返工才知道人家写了啥。最近回翻的比较多的是凌力的《少年天子》。 2\\一本你如果身在沙漠时想读的书 穿沙漠的时候,其实很无聊,很困。。。 […]

 『张云』人人都是阿凡提

1
上海居住的小区门口有个卖哈密瓜的中年维族人,他的瓜卖得很火,他的一双儿女人见人爱。只是这维族汉子大有些哈萨的热情,每次经过瓜摊时总能听到背后一声长长的口哨。我幻想着怒目而视然后维语骂人之词滔滔不绝,惊得汉子跌落手中的哈密瓜,唰地一声,白子黄穰。可惜只会一句维语“宁特赛”,还是用来对付小偷的,罢了罢了。 现在已经不大记得第一次在吐鲁番看见满世界维族人的又喜又怕了,新疆整个转了一圈,到了乌鲁木齐就往 […]

 『张云』一组马背照

1
10月份去北疆正是时候,白桦树和胡杨树抖落一身金黄,大地如同打翻的调色板,赤橙黄绿青蓝紫四处泼染。前文曾提到喀纳斯和白哈巴,在此线路上还有另外一个景点,叫做禾木。而北疆色彩,毫不吝啬集合于进入禾木的路上。 我们选择了从贾登峪骑马入禾木,大约34公里,哈萨克骑要花3小时,我们一行6女1男花了6个半小时。到达禾木之时,早就等在驿站前的哈萨克老板被我们的速度吓得目瞪口呆。关于速度,还有很多女马贼的故事,以后有机会 […]

 『张云』新疆的颜色——艾得莱斯丝绸

1
和田,古于阗,是新疆最南端的城市,维吾尔族占总人口80%以上,走在和田的街道上,根本感觉身处中东某个城市。 和田这两个字很多时候是和玉组合在一起的,和田玉早已名扬天下,下一篇将会对和田玉主要开采点——玉龙喀什河作个介绍。今天想先聊下和田另一个著名的民族产品,艾地莱斯丝绸。想说这个,因为翻到了这张老妈妈在手工作坊工作的照片。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张照片就想到了外婆…… 曾经挎着个艾得莱斯丝绸做的小包打车 […]

 『张云』红其拉甫山口——西天之西

1
中国与巴基斯坦、阿富汗、塔吉克斯坦交界地方,是前文中提到的帕米尔高原上的塔什库尔干。那里是中国最西的国土,坐标东经75度线。沿此经线向南,是巴基斯坦和印度的国土。而且从新疆喀什到巴基斯坦的吉尔吉特有一条国际公路,中国人称之为中巴国际公路,而国际上将之称作喀拉昆仑公路。 红其拉甫山口,是这条国际公路出入境的地方,其山脊线即国境线。路旁立有两个界碑,朝中国一面是中文字的铭文和鲜红的国徽;而面向巴基斯坦一 […]

 『张云』上海·恐怖袭击

1
昨天下午,与恐怖袭击擦肩而过。 我工作的办公楼位于南京东路步行街口,22层,百联集团所有。百联集团是上海最大的百货零售连锁机构,下有第一百货、东方商厦、第一八百伴、百联世贸,是百货业大佬中的大佬。 下午6点一刻正准备下班的时候,忽然晚上要来上课的学员打电话上来投诉,说楼下的保安不放他们上来。于是行政打电话去物业询问,物业告之,这栋楼收到恐怖分子的警告,为防意外,现在只能出人,不能进人。我们老板对于此类 […]

 『张云』帕米尔高原小城——塔什库尔干

1
塔什库尔干的监狱曾30年没有关过一个犯人。 塔什库尔干是西域36国之一的蒲犁国。城市很小,用当地人的说法,一个囊滚在路上就能滚出城。塔什库尔干标志是只大鹰,在雪山的包围下似乎随时都会展翅高飞。目前主要居住的多是塔吉克人,是我国惟一的白种人。不过高原的热情阳光硬是把我过唯一的白种人晒成了西藏人。 对于旅游者,塔什库尔干是上中国巴基斯坦的边境——红其拉莆的中转站,必须办边防证才能到达。由于海拔近3200,到了 […]

 『张云』白哈巴——秋天的童话

1
立秋那天没有下雨,那今年的秋老虎概率很大了。好在不出意外的话,我的秋天还将是在白桦树、胡杨树闪烁骄傲金黄的时节在新疆游荡。 白哈巴,中国与哈萨克斯坦交界处的西北第一村。许多人只是在去喀那斯湖的路途中路过白哈巴村,拍张照片,喝碗奶茶,然后继续风尘仆仆地赶去大名鼎鼎的喀那斯湖。许多旅行社安排的路线甚至根本没有白哈巴这一站,因此我绝对不推荐朋友跟旅行社,错过了白哈巴,扼腕的程度并不亚于喀那斯。如今的喀 […]

 『张云』她们的笑

1
在南疆喀什有幸保留下了这张照片。    那是抵达喀什后的第一天,午饭后和新疆本地的驴友们一起去逛喀什的高台民居。因为城市改造,这些沉淀了太多时间和故事的维吾尔族居民区正在慢慢消失,现存较有规模的居民区集中在艾提尕尔大清真寺一带及已经变成旅游景点的高台民居。    高台民居的维吾尔族人世代聚居,房屋依崖而建,家族人口增多一代,便在祖辈的房上加盖一层楼,这样一代一代,房连房,楼连楼,层层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