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云

公共知青沙龙成员
微博:

 『张云』卡拉库里——中亚腹地的黑湖

1
    在新疆开车,就算老司机也经常会吃上限速的亏,在通往卡拉库里湖的路上,我们的吉普以120码的豪迈速度开过60码的限速区,阿克陶县的交警拦下我们后同样豪迈地开出2000元罚款单并处罚吊销驾执半年。幸好司机混喀什的,几通电话就解决问题,回头他摸摸心脏说道,还好这里有信号!     一通虚惊后,车子顺利开出盖孜检查站进入昆仑山脉,在这儿要再被拦下就只能吃进了,没有信号。路时而搓板时而平整,温度渐渐下 […]

 『张云』天山雪岭云杉——问世间是否此树最高

1
       周日很闲,寻思着还是出去爬爬山,于是把目标定在独山子“近郊”的阿拉山。最初男友提此建议时,我以为他又在拿我开玩笑,新疆人喜欢把上海人叫做“上海阿拉”。当我挎着个脸预备生气时,他一脸无辜,那座山确实是叫“阿拉山”。       阿拉山只是北疆天山山脉很普通的一个山头头,因为距离城市近,不少人爱在周末的时候过去渡个小假。为了和渡假的欧巴欧吉桑们有个区别 […]

 『张云』花眼看赛湖

1
       每年的7月至8月,法国的普罗旺斯因为薰衣草演绎着万众风情,成为全世界浪漫人儿心向往的地方。同一时间,在地球的另外一端,与普罗旺斯身处同一纬度带,新疆天山北麓的薰衣草在中国最西北的角落悄然怒放。        很庆幸似乎每次总是在恰当的时间到达恰当的地方,所以记忆中新疆所给予的光影充满了五彩班驳的绚烂。2006年7月,一年中最好的放牧季节,牛儿马儿羊儿憋了一冬的肚子开 […]

 『张云』妈妈

1
小白是个湖北女孩,小员是个徐州男人,小员曾这么评价小白:“我开公司第一个挖的就是小白,小白肯干,而且泼辣。”        今天下午,太阳穴爆着筋的我主动要求和小白一起做手工活,这种类似车间女工做的活经常给我们带来异样的安逸感,所以我们都爱做。 小白:“我今天晚上回去签租房协议,真舍不得原来租的房子。” 我:“那是,住惯的地方都不肯挪窝了。”       小白:“我想买房子了, […]

 『张云』人人都在掉链子

1
       电视中传来声音:“留在观众心中的声音都是出自老配音员,那新一代的译制片在哪儿掉了链子呢?”       一阵窃笑,这从武林外转中学来的台词已被我习惯于用来解释一切掉链子的人和事。例如:大战在即,办公室的女人们卷起袖子粗活累活,而男人们在电脑前我自魁然不动,掉链子嘛。家门口的菜场一夜间平地消失,谁敢不允许政府掉链子!周五被要求交整版文字PLUS设计,现在头脑空空,习惯性掉 […]

 『张云』天生小女人

1
在乌鲁木齐的五一夜市,和来自北京、厦门、韩国的女驴子吃着椒麻鸡烤全羊和啤酒,乌鲁木齐凉飕飕的夜晚,舌头有点大。 我和北京女驴友说道:“回回回上海嘴巴能淡淡出个鸟来!”北京女驴一脸兴奋,说:“我在上海的生活看到了希望!” 北京女驴马上要跟着老公来上海生活,而对于上海的重要印象来自于马尔代夫。她曾在马尔代夫看着一个上海女孩穿着漂亮的小裙子坐在离海一米的地方晒太阳三天,就是脚不沾水。“我恨不得把这穿着小 […]

 『张云』蚊子杀杀杀

1
今天的嘴唇有点性感,下嘴唇增厚了1厘米,在正中的位置。 原本内双的右眼变成了弧线很美的单凤眼,如果忽略右眼皮的话。 回想今天凌晨开着床灯伸出光光的手臂,以黄嫩嫩的皮肤诱惑美丽的蚊子。歼敌二名,负伤一名。 鉴于战役耗时成本太高,决定今晚用最土最黑的大盘蚊香。拭目以待。 […]

 『张云』上海晕眩

1
在肯定锦江司机没有坑我后,发觉出租车的起步价从10元涨到了11元。 在淮海路太平洋门前的十字路口迷茫地等待若干分钟后,发觉四向人行信号灯同时亮绿,车行同时亮红。 路口沿袭几十年的小路牌依然存在,但旁边矗立起更大,指向四通八达的路牌。 天天坐的隧道六线在早高峰时期必须看牌搭乘,有红蓝二色。 才出去两周,回来时就如同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晕眩。 […]

 『张云』中亚腹地——喀什噶尔

1
5月6日 16:00 清真寺广场 喀什正午的太阳热辣,坐在树阴下却立刻凉风席席。在没有汉族的区域,对于投来凝视的目光报以简单的微笑,然后低头继续发呆。 回想刚刚的走街串巷,在阴暗的走廊过道中闻着烟熏过的土胚散发的味道,和着自己身上由于午餐染上的羊膻味,居然相得益彰。喀什的老街正在渐渐蜕化,也许早一年能感受更多一千零一夜的故事,略微有些遗憾,但毕竟抓住了尾巴。 热得头脑有些发晕,突然明白为什么大片大片的维族人 […]

 『张云』死亡之海——塔克拉玛干沙漠

1
5月9日 19:21 塔克拉玛干沙漠 经过刚进入塔克拉玛干的兴奋不已,盯着沙漠十五分钟后的欲睡还休,4个小时后我终于可以平静地欣赏沙漠景色。从车窗中望去,塔克拉玛干并没有想象中的寸草不生。相反,在沙漠公路两侧数米均长着稀稀拉拉的小草垛,说不出名字的植被。再仔细看,所有小草垛都乖巧地排在一条条直线上,连接这些草垛的是细细黑色的小橡皮管子。而每隔7到10公里都会有个蓝色的小水井房,这倒使我想起了经常玩的游戏“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