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章玉政

新安晚报采访中心主任。左手新闻,右手历史,著有《狂人刘文典》、《刘文典年谱》等。
微博:

 『章玉政』致女儿书)好好珍惜你遇见的每一本书

1
致女儿书)好好珍惜你遇见的每一本书 亲爱的Amy: 早上刷微信朋友圈,被一个消息震惊了:诗人汪国真今天凌晨两点去世了。你可能连这个名字都没听过,但对于爸爸来说,这个人和他的诗,却是少年时光里无法忘却的记忆,怎么说呢,他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的韩寒、郭敬明或余秀华吧! 那时候,我在农村上初中,没什么书读,如饥似渴,大凡听说村里谁家有课外书,都要想方设法去套套近乎。村里有个比我大几岁的男孩,母亲是个哑巴,不知为 […]

 『章玉政』 关于多维度推进皖江文化研究的几点思考

1
近年来,汪军先生推进“皖江文化”的概念及研究最力,身体力行,四方奔走,取得了不小的成就。社会各界包括官方、学术界也开始逐渐认同这一观点。皖江文化研究的会议和书籍从无到有,从少到多,可见皖江文化研究的兴起。 但我们不能不承认,相对于徽文化研究来说,皖江文化的研究还处于起步、混沌阶段,还有很多基本问题没有搞清楚。当务之急,要对皖江文化研究的范围、重点、基础工作进行不同层面、不同角度的梳理,为皖江文化研 […]

 『章玉政』 【 致女儿书】爱读书不过是一种习惯

1
【 致女儿书·之二】爱读书不过是一种习惯 亲爱的一杭: 今天爸爸去博学阁书店买书,突然听到一位小女孩的抗议声:“你们别给我买这本书,打死我也不会看!”这时,又一个女性的声音响起:“你都读初中了,还一天到晚看童话,可好意思!”听语气,应该是小女孩的妈妈。 出于尊重,我没有抬头去看他们的模样,但心里却在品味着这一番对话:小女孩的家长利用难得的休息日带着她一道逛书店,不可谓不重视孩子的读书,但真的到了初 […]

 『章玉政』大家一起帮帮增知旧书店老朱!

1
     合肥的爱书人,不知道增知旧书店的人可能不多。我身边很多的媒体朋友、文化圈朋友,没事的时候,都爱往六安路上的这家小书店里跑。我的微博、微信圈里,经常可以看到朋友们晒从增知旧书店淘到的各种宝贝。       今天早上,我打开微信,看到书店老板朱传国发了个微信:“昨天,淫雨菲菲下了一天。这是人间苦难泪水的汇集,天阴沉沉的,似乎高兴不起来,天堂里也在缅怀亲人。我在床上躺了一天,全身无力,感觉不舒服。下午 […]

 『章玉政』《新青年》百年纪念学术研讨会

1
《新青年》百年纪念学术研讨会 时间:2015年4月25日 地点:合肥,具体地点待定 1915年9月15日,由安徽人陈独秀创办的《青年杂志》(后改名为《新青年》)在上海诞生。 《新青年》的创刊是新文化运动兴起的标志,而发刊词《敬告青年》一文则成为新文化运动的宣言书。更重要的是,早期的《新青年》作者群大多是安徽人或与安徽有关的文化人,如陈独秀、高一涵、潘赞华、刘文典、程演生、王星拱、高语罕等,可以说,是皖江文化的底色成 […]

 『章玉政』破茧之殇

1
黑,绝望的黑 是我身体里流动的血 看不见的时间 在刺骨的疼痛中醒来 人们说,那叫春天\\ 这是春天的夜晚 只听见肉体撕裂的声响 另一个我正在破茧 带着虚妄的向往 带着翅膀,带着迷茫\\    我是一只等待破茧的蝶 期待有一天 不经意经过你的窗前 你不需要看见我的出现 我只是期待有那么一天\\ 黑,五彩的黑 是我躯体内萌动的春天 每一丝疼痛 都意味着你的出现 骨骼在咆哮 灵魂在燃烧\\ 而我 只是期待有那么一天\\      […]

 『章玉政』三月

1
风,低吟着穿过村庄 麦子正在地里,生长 依稀记得三月的模样 是你当初的容颜\\ 你是初开的桃花 静静站在岁月的河边 夕阳绽放 映出你娇羞的脸庞\\ 你是三月的桃花 你是待嫁的新娘 你是岸边的丝柳 你是今生的守望\\ 你微笑着穿过我的心房 一颦一笑,一地忧伤 你是青春的梦魇 注定停留在风的年轮上\\ 你是三月的新娘 可曾记得故乡的方向 谁为你捡点的嫁妆 谁为你收拾的泪行\\             写于2015年3月28日回乡祭祖途中 オンライ […]

 『章玉政』老屋

1
老屋,在一条街上。 这条街的名字,变来变去。在我很小的时候,叫方家仓,据说因明代大儒方以智家族曾将这里作为粮仓而得名。但我并未做过考证,又似乎还没来得及考证,这里又变成了“方正街”,那是我所在行政村的名字。到高中时,乡里给家家户户装门牌,我家老屋上又赫然挂上了“后方街道20号”的铝牌牌。我当时所在的乡叫后方乡。 很多年后,我竟常常恍惚了,无法准确地判断老街的名字到底是哪一个。慢慢地,也就懒得去想了 […]

 『章玉政』迟到的获奖感言

1
  沙龙庆典已经结束好几天了,再不写点什么,我怕老于会找我吵着要收回奖杯了。 说起奖杯,我起伏的心情到现在都还没有平静。倒不完全是激动,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觉得老于不够意思,咱们这么铁的关系,他事先都不剧透一下,好让我现场发表下长篇获奖演说,类似于莫言到瑞典去领那个什么奖发表的演说一样。 我可是像莫言一样,连小西服都穿上了啊,就差个燕尾了。好歹我也算灵光,眼看着周围的人都纷纷上台去领了这个奖、那个 […]

 『章玉政』写给女儿八岁生日的信

1
亲爱的一杭:     今天,你八岁了。爸爸和妈妈一直在想着送你一份特别的礼物,想了很久,还是决定给你写一封信。     八岁,是童年最美的年华。不再是胡搅蛮缠的小屁孩,不再是人云亦云的小跟班,开始有了更多独立的思考,开始有了许多私密的空间。或许有时候,你会觉得爸爸妈妈有些唠叨,甚至觉得我们的很多担忧或叮嘱是多余的。但是,宝贝,你知道吗?可怜天下父母心,在爸爸妈妈的眼里,我们最大的期待就是你的健康快乐成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