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章玉政

新安晚报采访中心主任。左手新闻,右手历史,著有《狂人刘文典》、《刘文典年谱》等。
微博:

 『章玉政』方枪枪和小红花(写在电影《看上去很美》之后)

1
得到一朵小红花,是方枪枪最大的梦想。 可是,在幼儿园里,他却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老师要求小朋友们大便过后要洗手,方枪枪不洗,夹在已经洗过手的小朋友队中就溜了,结果,被同学告发了。方枪枪丢了一朵小红花。老师要求每个小朋友要学会自己穿自己,方枪枪不会,于是不但没了小红花,还要被老师罚着在全体同学面前练习。 方枪枪站在黑压压的小朋友面前,使劲想脱掉身上的衬衫,却怎么也做不到。他孤独地站在那里,只听见周围 […]

 『章玉政』可怕的“偏执认同”

1
 早晨打开电脑,一条消息蹦到了眼前:中华书局将对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进行全面修订。理由是由于时代和资料的局限,过去的各史点校本均存在不同程度的缺憾。 历史在不断被改写。“时代和资料的局限”,是每个历史的记录者都不能逃脱的必然。但细读这条消息,也很容易就能发现上次的点校主要是在十年“文革”动乱前后完成的。我丝毫不愿怀疑当时点校者的学术良心,但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未免会让一些真实的历史在记录的 […]

 『章玉政』本人好为人师,有此文为证

1
 近日无文章,发篇别人采访我的稿件,自我陶醉一下。呵呵。)   考研与就业,我们将何去何从? 出处:团学新闻中心 时间:2006-04-01 09:58:39作者:欧阳艳琴 杨璐 陈美娟 王超 2006年对于安徽大学罄苑校区而言不是寻常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中,她将迎来第一波考研热浪的冲击,而在这其中,却也夹杂着不少的不定因素。 刘瑞超,安徽大学03级新闻专业本科生,一期不落地拿着奖学金,院学生会干部,积极活跃于各项文体活动……当被问及在二 […]

 『章玉政』白头争说当年事

1
应休宁胡宁书记的邀请,到黄山呆了几天,参加了一个齐云山旅游战略研讨会。对于旅游,我一窍不通,只是由于去年写了篇大块头的《委屈的齐云山》,陈述了齐云山在旅游发展上的困境。这篇文章已经被收录在《休宁:中国乡村旅游福地》一书中,这次又得到这次大会主办方的认可,被选为研讨会参考资料,也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 在休宁期间,也不闲着,找了辆车,跑了五六个地方。感觉印象最深的还是黄村。以前听《安徽大学报》的主编 […]

 『章玉政』当荒谬成为过去

1
早晨去了一趟市场,发现了很多难得一见的旧书,十分高兴。谢泳的《逝去的年代》,我已找了很长时间了,早晨居然在一个角落里被我发现了,老板只要三元钱一本,真是不亦乐乎! 当然,今天的最大收获还是购买了一批五六十年代的私人日记或会议记录和几本反右的材料汇编。从会议记录的情况看,这些资料都是来自上海方面的。其中一本红色封面的会议记录,非常详细,全面记录了五九年的中国政治风云变幻。真是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今天 […]

 『章玉政』我能说点什么?!

1
好几天没有写博客了。从北京回来后,身体极度疲惫。再加上一些与“小偷村”有关的没有太大意义争论,于是决定好好静一静。 关于“小偷村”,不多说了。我的观点已经多次阐明了,不再说了。唯一感到很悲哀的是,在这次争论中,没有看到太多“另一个”的声音。这种“一边倒”,太可怕了。 下午做了一个为时一个半小时的演讲,主题是关于在北京采访两会的。我重点讲了作为一个地方记者采访全国两会的局限和无奈。讲完后,我还怯怯地问 […]

 『章玉政』屈原流放地在太平湖畔

1
中午犯困,又没事干,贴个昨天写的新闻稿。) 知名学者周笃文新发现引发关注——屈原流放地在太平湖畔(主)      本报讯    近日,国内知名古典诗词学者、中华诗词学会顾问周笃文向本报证实:经过3年多的关注与研究,他发现“屈原的流放地应在安徽黄山市境内的太平湖畔”,这一成果已在国内权威媒体上发表。     周笃文先生早年师承词学大师夏承焘,是中国古典文学研究界学识颇为渊博的学者之 […]

 『章玉政』无法休息的周末

1
今年的事情特别多。去北京出差回来,到现在一天都没能好好休息上。 上午睡到了11点后,起来后便帮一个朋友看起了书稿。由于只有半天的工夫,于是牺牲了中午的休息时间,加班加点。书是关于绩溪的。我对于绩溪并不特别了解,除了知道胡适,其他的仅了解皮毛而已。对于书中的硬伤,也没办法一一找出。更多的只是作了一些语句上调整。 最近由于太忙,书也没顾得上看多少。从北京买了1000多元的书,只能一本一本地看了。北京之 […]

 『章玉政』果然不出所料

1
果然不出所料,我的关于“小偷村”的稿件被人转载到了西祠上。我觉得这位网友极其的不够善良,有点喜欢制造事端。本来这只是我个人想在博客里记录下我的思考,不想人云亦云,于是特意注明“请勿转载”,没想到还是逃不过这些无聊人士的搬弄,搞得我今后真不知道在这里还写不写真话为好。 当然,这篇文章也没有什么,我只是简单表达了我的担忧。在单位里,我早已表达过这一观点,并且也与一些领导作了沟通。我能理解他们的想法,但 […]

 『章玉政』关于“小偷村”

1
晚上,好友发来短信:她刚刚回了一趟老家,发现《新民周刊》上所说的“摸风”是实有其事。短信的最后只有一个沉重的“哎”字! 这让我不由联想起最近报纸上对于《新民周刊》的声讨来。由于前些日子一直在北京,同事又忘了给我保留这些天的报纸,因此也没有办法详细了解整个报道的情况。但我的观点是始终如一的:我并不完全赞同对于《新民周刊》的声讨。换句话说,从新闻写作的角度去审判《新民周刊》的报道,完全可以;但要从枞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