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章玉政

新安晚报采访中心主任。左手新闻,右手历史,著有《狂人刘文典》、《刘文典年谱》等。
微博:

 『章玉政』答师妹问

1
[晚上正在宾馆写稿,突然接到安大一位师妹的电话,说是在学校里当校园记者,要写篇分析考研与就业选择的文章,想请我谈谈我当年的选择。呵呵,一不小心成了被采访对象啦。 其实当年选择走这条路,有很多的不愿意。但车到山前,没有路也得找路啊。匆匆给师妹写了几句,感觉对自己的出身也算是个回忆吧,哈哈,尽管是有点辛酸的回忆(都是被于继勇给折腾的)。] 考研,还是就业?我想这是每一个大三学生都会考虑的问题。当时,我的想 […]

 『章玉政』北京这鬼地方!

1
昨天就和几个朋友约了,去拜望一位安徽籍的北大教授。一大早就起了床,赶到了久仰的北大。东门正在施工,一边萧条。保安显然也没有什么心思,任凭我大摇大摆到混进去了。 东门不远就法学楼,门口立着的是北大名人马寅初的头像。这位老人家因和当时的领袖意见不一吃了不少亏,现在看到他,肃然起敬。乖乖,要是早些年按他们老人家的意见办,我就不愁我儿子将来找不到媳妇了。(哈哈,不过那也未必就有我了) 等了一位在北大上学的哥 […]

 『章玉政』老章和老乡院士陆大道。怎么样,老章也有够酷的时候吧,哈哈!

1
[…]

 『章玉政』两会,难为代表们了

1
这几天每天都跑会,会上的人却越来越少,仔细一了解,开会是挺重要的,但许多代表有比开会更重要的事情。于是,能请假就请假。 就像许多行业有行话一样,不开会而忙别的事情,也有一个行话:“跑步(部)。”真挺难为大家的。昨天一位全国人大代表就说了,现在全国的“蛋糕”是大,但切蛋糕的人却在北京,于是许多人一个时间就往北京跑,“有的人跑到的钱比花掉的还少”。但没办法,不跑就什么都别指望。 这似乎也成了两会的另一种 […]

 『章玉政』两会手记之一:笑容像春天般灿烂

1
     当拿到湛蓝色的“通关证”时,我的心里仍不免几许忐忑:不知道能不能“逮几条活鱼”?     由于今天的会议主要是分组讨论,也没有重要的领导来安徽团,因此“好看的新闻”似乎少了不少。没有鲜活的内容,我就在代表团四处“搜索”,希望找到一些亮点。去年的努力显然还是没有白费。许多全国人大代表老远就主动跟我打招呼,有的则拍着我们的肩,笑着提供素材:“小伙子,等会儿来我房间,有好东西!” […]

 『章玉政』一个御用记者的命运

1
下午终于等到了来自北京的电话:采访全国两会的证件办下来了。这一个多星期,一直在为这件事而烦神,真没想到今年会这么难! 在此之前,国家有关部门还专门发了消息,说是“欢迎中外记者报名”,害得我们还真的高兴了一场。没想到最后得到的答复却依然是:名额有限,证件只有一报两台的份。 幸好去年摸了点底,今年希望按照套路去办,感觉去北京应该是没有问题了。没想到最后却突然发生了变故,希望从大到小,从小到渺茫。我已经 […]

 『章玉政』历史,到底是谁的历史?

1
早晨在花冲旧书市场买到了心仪已久的《史记选译》,1976年的本子,编者是“北京卫戍区某部六连《史记》选译小组”。尽管前言带有很深的阶级斗争色彩,但注解的学术性倒是很浓,很少受到污染。这或许也是那个时代的一个特色吧。 读到第一篇《陈涉世家》,不由就笑了。“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记得小学课本里就记载有陈胜大哥的这一豪言壮语。我当然不会轻视这个河南人的气魄和眼光。可是,这么文乎的字眼,愣要将之张贴在一个 […]

 『章玉政』呵呵,我也有博客了

1
晚上和“怀念驴”喝茶,不想被他拉来凑数。公共知青,一听这个名字就喜欢了。现在不允许提“公共知识分子”这个词了,那我们这些原本就算不上知识分子的人来这里“刻薄”一把,也无不可。 说起公共知识分子,最近对“张海鹏”这个名字挺感兴趣。说老实话,他在《中青报》上的文章我并没有细看,但我很钦佩他的勇气。我想,张一定是不屑于与公共知识分子打交道的人,我愿意怀着善意的心理去理解他,更愿意上帝保佑这个可爱的知识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