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章玉政

新安晚报采访中心主任。左手新闻,右手历史,著有《狂人刘文典》、《刘文典年谱》等。
微博:

 『章玉政』【皖江潮头看辛亥百年之四】暴力之思:革命或许并非唯一路径

1
暴力之思:革命或許並非唯一路徑 西元一九九五年,大陸學者李澤厚、劉再複在香港出版了對於中國二十世紀歷史進行深入反思的經典之作——《告別革命》。此書一出,當即在海內外“激起千層浪”。 劉再複在一篇題為《百年來三大意識的覺醒及今天的課題》中,對《告別革命》的主旨作了精煉的概括:“我們的告別,並非否定以往歷次革命的理由和它所起的歷史作用。但是,我們否定‘革命神聖’的觀念,否定革命乃是‘歷史必然’(歷史必由 […]

 『章玉政』【皖江潮头看辛亥百年之三】暴力之变:知识精英的自我否定与反思

1
  暴力之變:知識精英的自我否定與反思 西元二〇〇九年十二月,一部名為《十月圍城》的電影在大陸公映,立即引起巨大熱捧。電影講述的是,1906年10月,孫中山決定冒著被暗殺的危險,以赴香港看望母親為名,與十三省革命代表見面會談。而清政府則買通香港員警,布下了一張“天羅地網”。故事驚心動拍,情節曲折動人,但電影畢竟是電影,故事畢竟是故事。 事實上,歷史上並不存在所謂的“孫中山香港遇刺”這回事。這部電影要宣揚的 […]

 『章玉政』【皖江潮头看辛亥百年之二】暴力之殇:政治江湖的混乱与纠结

1
                    暴力之殤:政治江湖的混亂與糾結 皖江並不是一個正式的名稱。浩浩長江,流經安徽域內大約四百一十六公里,因而被人們略顯張揚地稱為“八百里皖江”。清代安慶府人朱書將皖江的地理範圍圈定為安慶府六邑,但民國至今,當地人更願意將之延伸理解為馬鞍山、蕪湖、安慶、銅陵、池州,以及滁州、宣城的部 […]

 『章玉政』为了告别的革命【上】

1
           为了告别的革命                ——皖江潮头看辛亥百年   转瞬之间,辛亥革命已经走过了整整一百年的历史。 这一百年间,关于辛亥革命的成败争论,似乎并未因为时光的流逝而尘埃落定。有人认为辛亥革命是中国历史上一次伟大的民主革命 […]

 『章玉政』江城子•庚寅秋日回乡参加同学聚会

1
   江城子·庚寅秋日回乡参加同学聚会             满城桂子蟹初黄,共还乡,聚一堂。            <SPAN style="FONT-FAMILY: 宋体; mso-ascii-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qu […]

 『章玉政』《刘文典年谱》后记

1
【后记】 这本书完全是一个意外。 2008年《狂人刘文典》出版之后,我曾决定离开刘文典这个人物,开始新的研究历程。作为一个兴趣广泛、喜好庞杂的人,我觉得没有必要在一个课题上花费太多的时间。然而,这一次,我没能说服自己。 这种近乎偏执的坚持,主要缘于我在接触刘文典选题后对于他由衷的敬佩。在他的身上,可以说是生动而完整地体现了那个时代中国学人的风骨与精神,而这正是我们当今社会所苦苦追寻并不断呼唤的。我想,只 […]

 『章玉政』【立此存照】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1
  【2010年9月12晚,应合肥电视台《都市直通车》节目华曙虹老师的邀请,我和老友刘勇去谈关于打假的话题,上午在家做了个提纲。到了现场以后,由于是直播,散谈,大纲没用上,立此存照,呵呵。】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

 『章玉政』安徽大学96新闻班毕业十周年纪念短片《十年》

1
 视频: 安徽大学96新闻班毕业十周年纪念短片《十年》 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9sh6G-PTxDM/     […]

 『章玉政』为周先生、董女士的主婚词

1
为周先生、董女士的主婚词   两位新人、两位新人的家长、各位来宾: 非常感谢新郎新娘的信任,让我来为他们主婚。结婚,对他们来说是第一次;主婚,对我来说是第一次。这第一次嘛,都难免紧张。今天来的嘉宾特别多哈,这舞台,这灯光,这音响,还真有点明星的感觉,但我只是个山寨版,假冒伪劣产品。 我跟周*很多年前就认识了,他大学时代就从事环保事业,后来成了我的采访对象,再后来就成了我的朋友。这小伙,大家看一看,看 […]

 『章玉政』带着别人的老婆去泡澡

1
        几个星期前,老于就来邀我:有空去金孔雀泡泡澡怎么样?我当时心里直犯嘀咕,几个大男人,脱得光溜溜的,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有啥意思?再说了,温泉本来温度就高,再搞得阳气那么盛,可怎么得了!       转念一想,不对呀,这不是老于的为人啊?一直号称“以食色为己任”的老于出马,尤其是去这种准声色场所,不可能没有美女尤其是别人家的美女相伴。心里窃喜,那就报个名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