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作者: 张铮

就职于建设银行安徽省分行
微博:

 『张铮』点心

1
家里是不吃宵夜的,只是在下午的时候,喜欢点心点心。 小时候和奶奶一起生活,一到下午,奶奶带着我,要么用保温筒买回一份鸡汁馄饨,回家来盛到一个蓝花金丝边的小碗里,拿小勺子自己坐在小桌边慢慢吃,要么就直接去楼下那老大爷开的店里吃一碗桂花藕粉,藕粉、白糖,用凉水和开了,拎起旁边墩在煤球炉上的烧的咕噜噜冒气的滚开水,只一冲,便神奇地形成为了半透明的藕粉了,加上点桂花、青红丝,便是下午的点心了。 妈妈是喜欢 […]

 『张铮』割腥啖膻

1
琉璃世界白雪红梅,宝玉和湘云终于成功地算计了那块鹿肉,好一个脂粉娃割腥啖膻! 上大学时身处中原,宽阔的平原,肆虐的风沙,粗大的瓷碗,豪爽的同学,四年下来,自认为是长了不少豪情的,豪情到可以吃下一整条烤羊腿! 彼时,那是一条被茂密的梧桐遮了天日的小道,颇有几分静谧,到了夜幕降临,却是另一番景象:整条的羊腿在烤炉上连成排,几个精壮小伙子奋力地扇那炭火,羊油兹啦啦地滴在炭上,和了腥膻气的青烟便一路杀气腾 […]

 『张铮』闲话小吃

1
今天天气不错,泡杯茶,我们来聊聊小吃吧! 必须承认,我是一个爱好吃的人,而且是个泛爱主义者,具体表现在,我对小吃狂热的热爱!我总是偏激地认为,看一个人对一个城市的熟悉程度,很简单的一个判断,就是他对这个城市的小吃熟不熟悉,他在享受小吃时能不能同时享受“老板的人情”。没错,中国小吃是有着很强的随意性和很浓重的人情味的,不信话我给您举个例子啊!很多地方都流行一种小吃叫“麻辣烫”,不管在哪吃,总会有人这 […]

 『张铮』简洁地工作,简洁地生活

1
简洁这个词,总是给我的内心一种很舒适的感觉,简单而不失温婉的滋味。 简洁地工作,简洁地生活,一直是我人生的目标。工作是一定要做好的,但有的时候有的人为了显示自己工作的重要、工作量的大、工作复杂程度的高,而做出一些画蛇添足的举动来,比如,一定要加班,一定要在非工作时间电话联系工作,一定经常做义务讲座使别人明白自己在做哪些工作,让人时刻感觉到一种勤勤恳恳的磁场。在我看来,这样工作没有什么不妥,但是,不 […]

 『张铮』天麻猪脑汤涨价偶感

1
昨天晚上跑去“沙县小吃”喝了一份猪脑汤。 不知什么时候,制作规格统一的“沙县小吃”如雨后春笋般遍布合肥,最辉煌时光淠河路的短短一段上便有三家,更奇怪的是我到厦门去,当地人却说没听说过“沙县小吃”。那里的东西味道也不是特别好,只是,我喜欢吃猪脑,而小店里的天麻猪脑汤份量刚刚好够我过嘴瘾,于是我就成了小店的常客。要说我吃猪脑,也是四川火锅普及之后的事了,我本觉得那东西有点恶心,吃不下去,不想嫩嫩的从红 […]

 『张铮』我与电影----代首入沙龙电影院

1
因为奶奶在电影院工作,所以,从小我便看过很多电影。 我妈至今听不得李谷一大妈唱的电影插曲《妹妹找哥泪花流》,非歌不好听,实为我所拖累。话说当年我躲在我妈肚子里闹的她七晕八素的,电影院的宿舍里又无一例外地唱着这首歌,我妈就落下病了,一听这歌就发晕……听说唐国强大叔就是在演这部电影时被取了绰号“奶油小生”的,呜呼,可怜的大叔,一直到演了孔明、雍正才算平反,看来《小花》这部名片带来的故事还真不少。其实晓 […]

 『张铮』没有一只狗儿该流浪

1
去年的九月份,本该是一个金色的收获季节,但却因为打狗,而不得不沾染上浓浓的血腥。 合肥政府在“打狗”这个事件的处理方式上,也没有什么可以指摘的:爱狗,尽可以去办养犬证。但就这张薄薄的《限养令》,揭去了多少人伪善的面具!仿佛一夜之间,大街小巷都在唱:菊花残,满地伤,满城尽是流浪狗! 淠河路是我每天上下班的必经之地,那里在去年,真是有很多很多流浪狗。因为天天看到它们,所以可以注意到,流浪的大多是一些“ […]

 『张铮』在城墙头骑车

1
当我在西安的古城墙头迎风骑车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几年之后,我会每天在城墙头骑车,为生计而奔波。 其实,我在环城马路骑车,还是托大建设之福呢------目前要从三里庵到大钟楼,走环城马路是最近的一条道了。环城路真是条神奇的路,我因到处修路尘土飞扬而膨胀的一肚子怨气,竟然在环城路的奔波中,像中了化骨绵掌一样化解的无影无踪了,留下的只是熨帖到毛孔的畅快。 我听一个合肥本地的朋友对我说,环城马路的路基下其实就是 […]

 『张铮』记忆的剪影

1
    没预兆的,合肥下起了大雨,勾起我怀旧的情绪,翻出一个老帖,记录着我年少时的伤感。 下班了,很悠闲地看看贴子,真的感觉到了那深秋的寒意,从字里行间。但是,此时的我却突然涌上一段温暖的回忆,温暖的仿佛霜下的红叶一样。   十年前的一个中午,太阳也就那么慵懒地洒进一间小小的教室,照着每一个趴在桌上午休的同学。人,照例都是懒洋洋的,我当然也不例外,趴在桌上,头发也都像放松了似的垂在了一边,被阳 […]

 『张铮』向太太请假

1
合肥这个地方,夜生活有多丰富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和我身边的人,最常采用的娱乐形式就是饭局,大大小小的、拼酒不拼酒的、中餐西餐的……前些年饭后活动最常见的是打保龄球,这些年嘛,人多时去歌厅K歌,人少时去茶楼打牌,无非这么几样,以至于我真的倦怠了这样的生活,遇到饭局,能不去的也就不去了。 今晚的月亮真明亮啊!坐在桥下看看老太太跳舞,暖风醺着我,月亮照着我,虽然形影相吊,却也是自得其乐。不禁想起饭局开局前 […]